29 29、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29

安宁在学习工作两头忙的情况下,近来又多了两项任务:约会与腐败,前者自然是跟某人,至于后者,因傅蔷薇突然对各类娱乐活动兴致勃勃,于是开始经常性地伙同毛毛朝阳等人出入酒吧,ktv,十足一副吃喝嫖赌的架势,安宁虽然不爱凑热闹,但目前有一种心态:需要分散注意力,所以偶尔也会赴约。

某日,蔷薇一进门便大力推荐:“姑娘们,明天各大院校大型联谊活动,有没有兴趣?”

不用想除了安宁全都有兴趣,不过毛毛坚决要带上阿喵,为了缓和气氛,以免冲动起来发生流血事件,于是安宁也没逃过一劫。

活动是在隔壁大学的礼堂里举办,当天被布置成舞会现场。毛毛和蔷薇都是裙装出场,朝阳一如平常,但也是裙子当道,唯独安宁穿着最不专业,亚麻衬衫搭牛仔裤,毛毛连连饮恨,资源浪费!

当晚男多女少,女生几乎一进场就被男同胞上来邀去跳舞了,自然也有不少男士过来跟安宁攀谈,面对陌生的人她并不习惯多交流,所以只礼貌应付,还算和平。只是中途一位别校的大四生对她穷追不舍,直至一通电话替她解了围。

“在忙么?”对方似乎是刚出办公楼,能听到一些人在跟他打招呼。

安宁想了想还是据实以告,“在联谊会上。”

“哦。”对面的人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说,“有钟意的吗?”

他生气了么?安全起见,安宁立即说:“我是被迫过来的。”

“是吗?”声音里有笑意,“我今晚过去,你要有时间见一面?”

“这是疑问句吗?”所谓的“脱口问出”。

莫庭这边轻按眉心。

一时间安宁不知该如何“补救”,但是却莫名地觉得这样的静默很舒服,听到毛毛朝她嚷过来,“我要挂了,朋友在叫我。”

莫庭应了声,最后提醒,“别喝酒。”

他的口气怎么老像她是酒鬼似的,一转身,毛毛已经站在她旁边:“你家男人呦?”

“叫我什么事?”

“刚蔷薇碰到上次欺负你跟朝阳的人了,原来两丫是这学校的,哈哈,对方似乎已经被校方处理过,又是批评又是留察,这边的领导真是英明啊。”毛毛乐得合不拢嘴。

安宁心里想的是:应该是朝阳把她们欺负了吧?

过八点的时候安宁提前回去,刚到寝室楼下,见到站在门口的人不由惊讶,这个身穿深色风衣的男人转身看到她,拧灭了手中的香烟,然后走到她身前:“刚好在附近,就擅自过来了。”他道出缘由,合情合理。

安宁点了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实在不熟。对于爸爸那一边的“亲戚”,她不排斥,当然也不会特别去在意和关注。

对方似乎也没有多停留的意思,只说:“你父亲让我带一句话,如果有时间回G市一趟。”

安宁再度点头,原以为他接下来就要走了,却发现没有动静,她抬起头时他正看着她,“有空吗?找家餐厅坐一下吧,我没有吃晚饭。”

安宁没想到局面往这方向转去,一时无以为继,而对方只是等着,并不急躁。

最终还是答应了,虽然勉为其难,但也确实难辞其咎。在刚进餐厅时倒是碰到了从里面出来的张齐,后者看到面前的两人有些意外,但表情未变,随意交谈两句便告辞,走开时忍不住问了句:“今天莫庭说要过来是吧?”

“恩。”安宁莞尔,原来男生的联想力也可见一斑。

张齐自觉捞过界,最后笑着道了别转身出门,门关上的一刹那又往后看去,眼睛闪烁了一下,是真的吃惊——周锦程,监察厅的第二把手。

“有什么可以推荐的?”他坐下后问。

安宁反应过来是在跟她说话,“这里的铁板烧不错,不过你可能——”

“那就试试吧。”他笑了笑,伸手招来服务生。

这种每天都是山珍海味的人吃铁板烧?好吧,偶尔清淡小粥也是需要的。她自己叫了份果汁,在联谊会上已经吃了不少。

十分钟后一名身着简单T恤的清俊男子走进餐厅,当莫庭在看到窗口这一桌人时暂缓了脚步,原本是想来给她带晚餐的,看来不用了。轻抚了下额头,退到身后边的一张桌面入座。喝了一口服务员端上来的温水,之前的胃疼稍有缓减,而手机也在这时候响起,是短信,“我现在在清和面吧,你打电话来好不好?就说有急事,我跟这位小舅真的不知道怎么交流。”可以想象表情有点可怜。

安宁这边咬着吸管耐心等回复,不须臾对方回过来:“吃完了再出来吧,我没什么急事。”

寝室里的人都在联谊,发短信俱不回,所以只好找了某人,还真是“见死不救”。

而周锦程这时抬眸看了她一眼,“在等人?”

安宁想如果自己真是猫,此刻一定全身毛都竖了一遍:“恩……你试过灯影牛肉吗?”

他笑了下:“没有。”

“还有北欧的一道特色菜,生鸡蛋拌生牛肉?”

“没有。”

安宁头一次有出力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于是沉默。

从餐厅出来时,服务员告之账单已经有人付过,一个是惊讶,一个若有所思,最后周锦程转头对她笑道:“看来我是沾了你的光。”

奔驰车开走的时候,安宁沉吟,其实她应该是不喜欢这种亲戚的吧?这些权势在握的人,一直是她的心结,好比爸爸,所有的事情都夹带着利益关系,不知道有多少付出是出自真心。

这厢徐莫庭回宿舍冲了澡,张齐对着正擦拭头发的人啧啧称道:“我现在知道女人为什么这么迷你了。可惜你不爱张扬,否则绝对能压过文学院的江旭。”

徐莫庭对此话题没有兴趣,拿起桌上的腕表带上:“这学期硕导对你赞赏有嘉,可以更上一个平台。”

“升博吗?是有这个想法。”说到这边不免问:“你呢?如果你想应该轻而易举。”

莫庭笑了一下:“目前没这个意向。”

“也是,你也不差这张文凭了。”张齐见他要出门,突然有些欲言又止,被后者看出来:“还有什么事?”

“这个,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刚看到你媳妇跟你们单位的周锦程吃饭了。”

徐莫庭随意“恩”了一声。

张齐讶异,“就这样?”

“不然怎么样?”口气平淡,不像说谎的样子。

“我以为至少应该有点介意。”看来是他小题大做了,张齐一放松忍不住开玩笑:“说真的你家那位算是大美女哪,不时时看着放心吗?”

正扣衬衫纽扣的手指停了下来,到这里徐莫庭不否认有点影响情绪,但开口的话却是平静异常:“又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