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27、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27

李安宁的思维抛物线一向很平滑,很少会有外物能让她心神不宁,但头一次谈恋爱多少有些情绪波动,最后跟爸爸通电话的时候都差点讲错词。

回想起父亲大人今天的建议不禁又迷惘了几分,爸爸要让她去G市工作。如果她去G市了妈妈要怎么办?根本是不可能会答应的事情,但是,父亲大人又不是那种无故讲废话的人。哎,头疼。

“安宁,我的移动硬盘又打不开了!”沈朝阳突然的声音拉回了某人的思绪。

“运行里输入cmd(命令提示符),后台打chkdsk盘符,冒号,斜杠,f。”

朝阳不得不佩服:“我的女神啊!”

“Google才是女神。”安宁叹笑,“可以了吗?”

“‘非法操作’,丫这么说!”

安宁走过去查看:“冒号后面要空一格,别跟着就写f。”

朝阳看着她,忽然道:“把你嫁出去还真不舍得啊。”

安宁轻笑了下:“那就留着吧。”

蔷薇带着外卖走进来:“祥和咖啡馆收小费还真是名声在外又在内,不过总的来说,服务态度还行,收钱也利落。”

朝阳闻香而起:“每天让你这么破费真是不好意思啊!”

蔷薇说:“破费的不是我。我刚进门就碰到阿喵她男人,啊哈哈哈哈,我才上去叫了一声而已,就受益匪浅。”

朝阳好奇:“你叫什么了?”

“妹夫。”

“……”安宁抚额走开。

当晚收到徐莫庭短信:“下周可能都不在学校里,有事打我电话。”

上次的一条类似短信没有回,这一次安宁在睡前终于回了一句,然后关机睡觉。

隔天下工安宁赶去坐地铁,说到坐地铁,其中一大乐趣就是看每个人手上的电子设备。一般来说,PSP(一款多功能掌机)是最为普及的,几乎横扫所有年龄段,无视性别。而且也经常性地出现其山寨机,正面看像N73反面像立体声喇叭的机体,非常之有趣,安宁一直佩服国人在某些方面的大胆创新理念。

而她这天也碰上了一位达人,加班晚了,上车的时候人很少,于是随便找了一个位子,然后拿出BB(黑莓)翻看新闻。眼角扫到隔壁一个爷爷转头看了下她的机子,也开始掏包。安宁坚信地铁是神人出没的地方,于是开始猜测,爷爷是不是也会掏出BB呢,或者PSP或者一个MP4。

然而,事实总是超乎想象的,安宁瞠目结舌地看到这位北北掏出了一只电子词典,开始玩俄罗斯方块了。

爷爷迅速败了一局之后,转头问安宁:“小姑娘,你的手机能不能借我打一通电话?”

“可以。”安宁关了网页递给他,对方笑道:“我让我儿子到车站外头来接我,你帮我拨一下吧?”

安宁拨通之后老爷爷讲了两句,还给她时道了声谢,最后问:“小姑娘,要玩俄罗斯方块吗?”

“不用了,谢谢。”安宁婉拒。

那天安宁折去洗手间一趟出来时,旁边一辆车开过来,到她身边时喊了句:“小姑娘,送你一段路吧?”

安宁这才看清车里的是先前的老人家,开车的是……徐莫庭的同事?上次在影院碰到过的。

“不用了,谢谢爷爷。”

但车子已经停下来,西装笔挺的男人下车对她说道:“是在X大吧?上来吧,我是顺路。”

安宁已经往旁边走去,嘴上也没停:“谢谢,我还要去买点东西,拜拜。”

这话倒也不假,先前蔷薇电话过来让她回去的时候带两条丝巾,也不知道要来干嘛?

于是转道去某大街,在经过中心广场时,瞄到一幢大楼上金光灿灿的一竖立大字“XX省监察厅”。

安宁走进去的时候才觉自己行径莽撞且莫名,只一会她就发觉这里进出的都是衣冠楚楚的工作人员,而她的一身T恤衫尤为显眼,如果理智,应该立即调头,但安宁发现自己已经在服务台前询问,不过前台小姐的回复是当事人正忙,如果要见需要等一下。

“等啊。”也算是庆幸,跟对方说了声谢谢,就准备撤退。

这时电梯里出来的人叫住了她:“安宁?”此人正是苏嘉惠,已经快步走过来,“真是你啊,来找莫庭?”说着笑眯眯地往后看去。

安宁下意识侧过身子,看向离她只有几米远的人,眼神交错的一刹那,安宁觉得自己的心脏莫名地一紧,可能是因为自己先越界,有些窘迫。

这边徐莫庭也确实是意外,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见到她,站立了两秒钟,习惯性双手插袋慢慢走过来。

“看来我这餐饭要记在下一顿了。”嘉惠笑道。

“没事,一起吧。”

嘉惠已经举了下手后退,“谢谢你的邀请,但我可以确定这是外交辞令。”

徐莫庭也不勉强,等苏嘉惠走后才认真看向身侧的人,而他的手已经轻牵住她的左手:“特地过来找我?”

那个“不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呐呐道:“买东西,刚好在附近。”

他瞥了她一眼,最后说,“请我吃饭吧?”

安宁跟出来的时候心里哀叹不已,怎么看都像是自己送上门来的。

徐莫庭带着她穿越人群,手一直没松开过,在过马路时,他索性揽住了她的腰,后者刚要开口,他已淡淡一扯嘴角说了句:“再动我现在就吻你。”

第一次听这个斯文的男人讲这种类似于威胁的话,安宁一下懵住了,侧头看他,一直觉得徐莫庭周身聚集着一股气场,凌厉深敛、无法揣摩,回过神来时她已经坐在餐厅里,暗自摇头抛开纷乱的思绪,清澈的眸光扫视了一下室内,环境幽静,非常适合情侣约会,不由脱口问道:“你跟同事经常来这边吃饭吗?”

对座的人没接腔,安宁似乎也意识到什么,忙摆手道:“你不回答也没关系。”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他看着她说:“这里我是第一次来。”

安宁一听此言,然后不知怎么又想到自己前天回的信息,擦过面颊的气流都仿佛是热的了。

对方倒像是完全没察觉到她的“不良状态”,抬手叫来侍应生点餐。

饭局到最后时徐莫庭接了一通电话,那头的人讲了起码有五分钟,莫庭一挂断,安宁马上说:“你忙的话先回去吧。”

他只是望着她,正当后者不明所以时,徐莫庭站起来俯身过来,气息慢慢靠近,嘴唇覆上她的,安宁这时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第一反应是后仰,可对方已经先行一步按住她的后脑勺,他轻咬了一下,安宁吃痛,“唔”了一声闭上眼,心如鼓跳,他把舌头探进来的时候,安宁全身都僵住了,睁开眼睛,下一秒便跌进了一双深色的幽黑眼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