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5、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25

当蔷薇在吃下最后一个龙虾派时才想起关键性问题:“这大餐谁买的啊?”

朝阳指了指某人:“标的物。”

毛毛狞笑:“谁想泡阿喵啊?”

朝阳同笑:“毛,注意遣词用语,回头有你叫的。”

“切,畏首畏尾的,怎么做大事。”

安宁问:“什么是大事?”

毛毛说:“比如XX,XX和XXX。”

众:“……”

安宁还是很好奇什么是大事?

这时毛毛突然“啊”地一声:“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急速跳动起来?”

蔷薇问:“平常都不跳吗?”

“加速,是加速!”毛毛看着安宁,颤着声音开口:“莫非,我刚才吃的是某位帅哥买的晚餐?”

“……”

安宁本来决定随便找一个托词,但她停顿片刻说:“恩……他叫徐莫庭,我跟他目前貌似是在交往。”

此话一出,满座皆静。两分钟后315寝室炸开了锅。安宁一向能做到不惊不扰,看着朋友们闹腾,形色平静,只是不知道这三个字这么有威慑力。

而这一边的徐莫庭也是首次在签单时不免摇头苦笑,竟然做起这种事情来了,庆幸理智犹存,没有头脑发昏地打电话过去问一句“味道如何”,否则真像是在讨便宜的小鬼了。走出餐厅,有人提议去酒吧再坐一会,莫庭看时间:“我不去了,还有事,酒钱算我账上。”

“老大,不会是人约黄昏后吧?”老成男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试探。

徐莫庭只拍了拍他肩,说:“回去了,你们玩得开心点。”

当晚一伙人在酒吧里猜测徐老大的心仪对象究竟是何许人也,老三和另一名男生是见过的,而最清楚□□的自然是张齐,不过张兄明哲保身,未经当事人允许还是少说为妙。

徐莫庭抵达公寓,洗了澡便开始坐床上发呆,这算是千年难得,最后叹了一口气躺在床上抬手覆住眼睛,这么首尾不顾地对一个人孤注一掷,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如鬼迷心窍了。

安宁最近都是天蒙蒙亮就开始出门奔波劳碌。兵慌马乱的两天里倒都没见到徐莫庭,虽然未觉异样,但写报告的时候偶尔会一个人陷入思考,只是回过头去追溯又毫无所获,所以她将此归结为“单纯性发呆”。

当周五安宁与朝阳她们为蔷薇的最后一场比赛加油时,见到了徐莫庭,他似乎是受邀来颁奖的,这个男人只是从容地立在那里,坦率持稳,便惹来多方关注。

刚从酒店过来的傅大姐不由感叹说:“要是早生两年我就追他!”

毛毛跟朝阳去后台帮忙了,C君听到此说辞立刻挪位过来跟傅大姐聊天:“是吧是吧?很有型吧?我打听出来了,人是外交系的高材生,姓徐,独生子,高干子弟,孝顺,有抱负有野心,无不良嗜好。”

旁边某人听地不免有些坐立不安,刚要借故起身,C君便朝她招手,“阿喵,毛毛说你跟他认识的,来来来咱们唠嗑唠嗑,资源共享啊。”

安宁不确定毛毛出去乱说什么了,对着C君满脸期盼的表情,只能硬着头皮开口:“其实,呃,我对他的了解还没有你多。”这算是实话实说。

C君一听如此,深受鼓舞,再接再厉奉上自己的□□消息:“现在我们寝室里有两人立誓,谁能追到他就给创办此节目的人送一份红包,以报知遇之恩。”

安宁忽然咦了一声,心想,盘根究底起来这红包是不是应该送给她啊?当然,就算是她也没胆拿便是了。

安宁这时才发现,他以前的“默默无闻”被她的“想走后门”打破了……唔,罪过。

而那天的最后,某人的“默默无闻”也被打破了,徐莫庭在为破天荒取得季军的傅蔷薇颁奖时,后者在麦克风下朗声道:“感谢李安宁的男友给我颁这一个奖项!谢谢!当然,也谢谢各位!”

“……”

此时站在台上神情自然嘴角迷人被众人聚焦的外交系老大,没有一句反驳的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