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2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22

傅大姐来X市主要是来出公差的,顺带看看妹妹,两天下来已经跟毛毛她们混熟,此时她正靠在315寝室的窗户边,一手夹着一根燃着的烟,仰望天空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毛毛:“这几天青岛在大阅兵,N多水兵啊!恨不能飞去围观调戏一把!”

朝阳摇头,“哎,连军人都不放过啊。”

蔷薇呵呵笑:“毛你越来越风流了。”

毛毛说:“人不风流枉少年啊。”

傅大姐道:“谁的风流比过我。”

“恩……□□吧。”一道慢慢悠悠的声音:“14岁正太时娶了19岁的夫人;24岁和23岁的烟花女子同居;32岁在黄埔军校见到14岁的小萝莉;34岁终于推倒了16岁的小萝莉;42岁时迫于政治,不得不搞定了30岁的御姐。”

“……”

傅大姐眼角抽了一下:“小姑娘,你写小说的吧。”

安宁莞尔,指了下电脑,“别人写的,挺有意思的,也算是符合史实。”

蔷薇:“姐,你放过她吧,她不是有意的!”

傅大姐:“你脑子有病啊。”

当晚傅大姐便搂着阿喵同学去看电影了,大姐看人一向凭第一直觉,相中就相中!可怜阿喵这只日行性动物,夜间活动堪比精神折磨,可又不擅长拒绝人,而旁边朋友更是全躲墙角毫无义气,于是只能半夜……其实也就七点钟,出门看戏了。

看的是《蝎子王》,对于一个喜欢考据的人来说,很痛苦,故事发生在金字塔时代之前……最早有史料佐证的阶梯金字塔始建于公元前27世纪,应该是第三王朝时期。与此同时,黄河流域的熊氏族长姬轩辕正在和九黎部落掐架,“如果影片大环境是设置在公元前27世纪之前,那应该是一个遥远的近似于传说或者神话的时代,这个时代会有马镫和火药吗?唔,虽然他们自称是中国来的魔粉,可是,黄河流域还是氏族社会啊。”

后半段阿喵完全是歪着脑袋在睡觉了。直到身边的人咳了一声,“小姐,散场了。”

安宁睁眼发现右边位子上的大姐不在了,而自己则靠在另一侧的一位男士肩膀上,立刻端正坐姿,非常不好意思地道了声“对不起”。

对方笑了一下,“电影很无聊?”

“……还好。”

他的笑容似乎更明显了些,站起来时说:“你朋友去厕所了,她让你在外面门口等她。”

安宁点头道谢,跟着这位衣冠楚楚的男士走出场,对方见她哈欠连连,忍不住挪揄:“睡了一个小时,还没醒?”

安宁有些赧然,不过也没再多说什么,她处事是有些认熟的。

走到外面的马路边等时竟就看到了一位面熟人士,恩……他跟她前世一定有过五百次的擦身而过,在这种地方都能碰到。从对面大厦出来的徐莫庭也看到了她,安宁几乎是立即的精神一凛。

今天的他穿着正统,黑色的西装,一看便知的精英分子形象,安宁稍有些失神,然后脑海中闪现出那天在小教室里。他低头在她肩颈处亲吻了一下。轰地一下,一股亲密的感触涌上胸间,而他朝她这边微颔首,跟先前一起出来的几位人士坐入一辆黑色轿车中离开。

大姐过来时就见阿喵在发呆,“怎么了?”

安宁抬起头,眼中的波光流转让问的人竟愣了一下,俗称“惊艳”,而阿喵这时幽幽说了一句:“想睡觉。”

这学期的任务进入正轨之后,安宁惯例要去龙泰实习上班了,这是李太太给她找的一份工,因为地点比较远,所以基本上每天都要6:30起床洗漱,7点前揪着背包赶出门,然后和小学生一起排队买早点,和中学生一起赶路挤地铁,这个作息时间表每次都让她像是回到了遥远的萝莉学生年代。

安宁:又要开始去实习了。

安宁:周末不能回家了。

安宁:接下来只有加班的份了……

安宁:太悲惨了。

表姐:==!

表姐:我每天都是假期。

表姐:等我这次出差回来,再买一个相机玩儿。

表姐:蔡司的样片太美了。

安宁:我希望今年能活着去九寨沟。

表姐:真可怜,我想去哪里随时都行。

表姐:哦,自由啊!

表姐:你看上礼拜我陪导师玩深圳,这周又陪公司一拨人逛香港。

表姐:累死了。

表姐:要是我也学物理就不会有这种悲剧了。

当晚表姐被拉入黑名单……一周。

毛毛气喘吁吁跑进门:“运动了一小时,然后吃了很多,妈的,还不如不动不吃!”

朝阳:“毛毛,你是不是动了我的移动硬盘啊?”

毛毛:“谁动它啊,大概下界为妖去了,3天了,小U盘都生了吧?”

“……”

朝阳,毛毛均下意识看向趴在桌子上的人,安宁:“怎么了?”

“没没!”

安宁这一边在想的是……徐莫庭,沉淀了一下情绪,终于拿出手机,这还是她头一回主动地拨了他的号码。只不过对方接到时正在开夜车。莫庭看到来电显示,示意两位同僚暂停讨论,转身走到窗口接听。

“你好。”他说地纹风不动,但嘴角已经轻轻上扬。

“我只是想问,如果我明天请你吃饭,你比较喜欢吃中餐还是西餐?”

徐莫庭的确是一愣,随后说:“什么都可以,你决定吧,我不挑。”

安宁知道自己一定脸红了,心跳也有些加快,于是干脆结束通话:“那,明天见。”

这一通电话对于徐莫庭来说可谓是撩拨心神的,一同僚站起身时看到他温柔明朗的神情,不禁脚下停步。一向不走柔情路线的徐莫庭,此时眼睛像沾了水似的清亮。

“怎么?”

“没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