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第六章名正言顺2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六章名正言顺

难得的周末野餐,蔷薇在接到家姐要来的消息时,瞬间萎靡了。

毛毛问:“你姐什么样的?”

蔷薇答:“据传说,很小就出门打架,曾经抄着砖头出去打,除了上房揭瓦什么都干过。传说很多,标准级的杀伤力5000,噩梦啊,我表哥一辈子活在她的阴影下,说起来我哥早年很帅的,近几年——唉,不说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就是早残了二三十年么。”

“……”

朝阳惊恐:“她只是来看看你比赛而已,应该不会做什么事吧?”

蔷薇深沉摇头:“你是温室里长大的,不会明白的。”

毛毛转头看向某处:“我们怎么忘了还有一个隐秘杀伤力一万的人在这里!”

此时正靠着树干睡觉的人被众人一喊,睁开惺忪的眼,安宁只见面前三双发亮的眸子正闪着某种光芒注视着她,“开饭了吗?”

傅家大姐来的当天,也就是隔天,蔷薇寝室全部列队恭迎,毛和朝阳也在,只有安宁当时项目小组开会缺席,其实阿喵宁愿去列队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

“还有什么问题?”熟悉的徐式官方语调,此刻首位坐着的人正是他们组被临时安排进来的顾问,也可以说是成员,直白一点就是幕后老大。

安宁坐尾端,另外两合作人各坐左右,其中某男似乎有些跟首座人较劲的意思,连番提刁钻问题,对方倒并不介意,从容作答,最终某男颓然败阵,问无可问,他私底下跟阿喵关系不错,于是朝她挤眉弄眼妄图得到“组长”支持,安宁真的很想告诉他,一、你向他问问题就已经是你输了,二、她像是会去自动找茬的人么,而且对象还是他。

女生E君开口:“能否问一个私人问题师兄,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您啊?”

某男啧了一声:“你这招也太俗套了。”

“你管我啊。”姑娘说着倒有几分生气了,在有好感的异性面前是最恨别人拆台的。

安宁扣指轻敲了一下桌面,阻止两位同伴起火,首座的人翻了两张资料纸,抬眸扫了一眼在座的人,最后对E君道:“我算不上你的师兄,至于是不是见过,同一个学校,也不是没可能。”

安宁觉得他讲话可真是周全,然而跟她说话的时候总是词不达意,好吧,她有时也是词不达意。

“李安宁,你的资料没填完整,怎么回事?”

他正看着她,安宁回过神来,“我填得很完整了啊。”

“出生年月,家庭电话。”

这种跟项目无关紧要吧……“可不可以不填?”

他的目光闪了一下,严肃了些:“你说呢?”

某男逮住时机立马帮腔:“其实这些不填也没事的,而且,李安宁怎么说也是我们组长。”意思已经很明确,你得听她的。可显然徐莫庭并不在意,“我没说她不是。”

虽然回答了却等于是没回答,但也无从挑刺,某男饮恨,忘了对方还是外交系的。

“我再补充一下吧。”安宁觉得她现在是典型的墙头草了。走到他旁边填写的时候,原以为浏览资料的人不会注意她,“这里。”

安宁一愣,“恩?”

修长的手指点了一处,“出生地。”

“哦。”为什么连这种都要填啊?唔,感觉像是人口调查。

那天项目大纲讨论完后,某男是第一个走的,E君要赶去硕导处,于是安宁负责善后,而剩下的那人,闭目养神中。

将手头修改的资料归档后,朝靠坐在椅子上休息的人望去一眼,柔和的光线打在他的面颊上,脸色竟看上去有点透明了,想到他感冒可能尚未痊愈,就来这边忙了一下午,愧疚之心油然而生。

“徐莫庭……”

“恩?”他睁开眼睛,望向她。

“恩……你感冒好点了么?”

他微扬了下嘴,“托福。”

今天其实是挺“和睦”的一次,只是两人在离开时倒是发生了点意外,安宁刚打开小教室的门,发现外面以之相连的实验室有人在,一男一女,而且,画面儿童不宜,虽然是傍晚时分,但还没到夜黑风高啊。阿喵当场愣在了原地,后面的人轻揽住她将她往后拉了一步,下意识要出声时对方很明确地捂住了她嘴。

“你傻了啊。”他的声音里似乎还夹着些许叹笑。

安宁是反应过来了,可是。此刻身后人的气息吹拂她的颈项,她的后背全贴着他,可以清晰地感觉他胸膛均匀地起伏。安宁竟比先前看到那一幕纠缠热吻还来得紧张了。

莫庭靠近她耳边低笑道:“别舔我手。”

哪有?她只是想说话,刚决定拉下他的手,结果外头两人似乎察觉到这边的动静,“谁?”

安宁再不敢动一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听着外面让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声,让她死了吧。

李安宁生命中迄今为止最尴尬的一次记录。

当晚跟毛毛她们说起这事,当然前提是屏蔽自己当时这一边的处境,然后得到的结论是:X大真TM越来越开放了!以及傅家大姐的一句:“恨生不逢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