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19、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19

因由自己说了感冒,不出意外最后被朝阳拖着去店里买了药……现在看着手上的几盒感冒退烧药,安宁头痛,这计划是一回事,操作起来却显然有点难度,难道还真跑去找他递上这几盒药以示歉意不成?

最后犹豫不决地……跟朝阳一起回了寝室,安宁实在有些垂头丧气,走到宿舍楼下时倒是见到一道颇熟悉的身影,江旭是背对着她的,而此时面对他的人是毛毛,熟悉的音调传来,“要不你从了我吧?不然,我从你也行啊。”

安宁按了按眉心,最近有些精神疲劳,还是绕道走吧,只是,她忘了身后还有一个朝阳,“阿毛!?”

毛毛“啊”了一声笑着蹦跶过来,“小伙子来找蔷薇,我说要不陪你聊聊啊,他说好啊。”

“……”

这会江旭已经走到安宁身边,“好久不见。”

安宁也回了句“好久不见”,接着似乎要她开话题了,“你找蔷薇?”

“算是。”对方这话回的有点意味深长。

安宁哦了声,一低头,手机又响了,说了声不好意思到旁边接听,“喂?”

“你找我?”稀疏的语调,不容错辨的嗓音。

安宁第一反应是为自己先前的鲁莽行为默哀,于是,临时抵赖,“没啊。”

那边停了一下,“是吗?”简短冷淡到极点的回覆令握手机的人呆了一呆。

毛毛问:“阿喵,谁啊,是不是蔷薇?是让她赶紧回来,有人等着呢。”

本想装得坦率地再说点什么,可毕竟不擅长,就在这时江旭凑来过跟她说了句:“完了么?我有点事情跟你讲。”

安宁皱眉头,下意识后退一步,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说了句“算了”就要挂电话,“等等。”唤出来之后才觉自己没有理由。

“我买了感冒药。”还是讲了出来,有些紧张,如果对象不是徐莫庭,她的表现能稳当得多,但不管如何,安宁希望自己至少要做到坦诚,“你在哪里?”

“宿舍。”

“我过去,你等一下。”

他应了一声,没多废话,收了线。

他淡漠的态度让安宁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人家都去医院过了,怎么可能还没配药呢,一转身,发现三双眼睛都盯着她:“怎么了?”

“是那个人?”毛毛笑着,似乎掌握着第一手□□,“帅哥跟你讲什么了?”

朝阳也顿悟过来,“好啊阿喵,前面说感冒其实是另有其人是吧?”

安宁难得面露尴尬,然后毅然决然往外走,不多作停留,“我出去一下。”

那天跑出去后才想到还不知道他宿舍号,但碍于对方身体不佳,慎重考虑之后给其室友拨了电话,结果对方一接起就转给他,“莫庭,你女友电话。”

安宁:“……”

“4号楼,217。”原本冷淡的语调此时似乎已经消融了,不过,他也太神通广大了吧?她都还没问呢。

这男生寝室楼,安宁是头一次进,不免有些胆战心惊,在敲响那道门之前,有人比她先一步,张齐的笑脸闪出来,“动作真快啊,老大还让我下去接一下你呢,进来吧!”

安宁温婉一笑,尽量表现镇定,“打扰了。”

“呵,这是我们的荣幸。”

“老张!”里面有人佯装等得不耐烦地冲这边轻嚷,“快让美女进来啊。”

安宁是真有些意外,里面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人在,而徐莫庭刚洗了脸从卫生间出来,就这么两人打了照面,他的脸色有点苍白,嘴唇也有些干涩,眼神却依然幽深锐利。

一个略显老成的男生过来,一手架在张齐肩上跟安宁打招呼,安宁礼貌应对。

莫庭看了她一眼,走到茶几边倒水喝,男生宿舍比女生宿舍来得大,尤其外交系的这一幢楼,学校明显偏科嘛,竟然还有小客厅。

“药呢?”等安宁在他旁边坐下,他便轻声问了句,而这引起了所有在座人士的关注,张齐笑道:“老大,该跟我们说明一下了吧?”

“想听官方发言还是内部声明?”他已经看完某人递过来的几盒药片上的服用方式,扣了两粒过了水。

“可否是据实以告?”

“我还以为已经足够眼见为实了。”

老成男生直感叹,“不得了不得了。”

安宁循规蹈矩坐一边,对他们的说辞算是半知半解,不过以她的修为基本能做到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只是她本来想送完药表示下慰问就回宿舍的,结果却被三男生拉着唠家常了,八卦果然是无性别差啊。

而徐莫庭,竟靠在她肩上闭目养神了,原想不动声色移开一些,却在看到他眉宇间明显的倦意时不敢再动一下。此时旁观的三人声音越来越小,最终非常识相地起身闪人了。

安宁望着一下空荡荡的寝室,偶尔有人经过的走廊,欲哭无泪:至少把大门关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