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1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12

安宁那天出去陪走,其实没怎么走,对方见她腿脚不便,就选了一家餐厅入座。

这家位于学校休闲区的中式咖啡店,说它中式是因为里面提供各类中式菜式,包括蛋炒饭牛肉面砂锅等,她以前跟毛毛来过一次,回去之后毛某人在校园论坛上发过一则“关于休闲街祥和咖啡店牛肉面之警示录:一、请自带牛肉!二、大碗是指碗的直径,与面无关!”

安宁想,毛毛喊着要减肥其实是喊着玩的吧,一直以来……

“笑什么?”徐莫庭看着她浅笑。

恩……我有笑么?正直而严谨地望回去。

对方咳了一声,手搭放在唇畔,心中沉吟:怎么会,竟然还会紧张?

徐莫庭说:“叫饮料吧?”

“呃,我可不可以喝纯净水?”

莫庭叫了一份咖啡和纯净水,然后安宁喝着水恍惚想到一个关键问题,我来干嘛的啊?

正想说点什么,对方手机响了,他拿起来听了两句,挂断后对她道:“有两个朋友要过来——”

咦?“那我先——”

“你见一下吧。”

“……”

来者是徐莫庭的一个室友,及其他的女朋友。

张齐一来就对安宁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一遍,最后笑着对莫庭说:“漂亮!”惹得旁边女友啧啧摇头。

“坐吧。”徐莫庭指了指对面的位子。

张女友对安宁微颔首,自我介绍之后,女友不由道:“名如其人。”

张齐笑了笑跟莫庭说正事:“林教授那边你打算怎么答复?他让我来当说客呢。”

徐莫庭说:“我会考虑,但基本不会答应。”

“呵,让你说出肯定的话,可不比登上喜马拉雅山再刻上一个到此一游容易多少。”

这边张女友观察了安宁一会问,“你不是我们系的?”

“恩。”

张女友挺喜欢这姑娘的,秀秀气气,有点文弱的样子——她大概有保护弱者的倾向。

“你也是研究院的,什么专业?”

“应用物理。”安宁想了想还是说:“其实,喜马拉雅的山顶终年覆雪,刻不上字的。”

正跟徐莫庭说话的张齐停下了来,“……”

张女友大笑出声:“她可真是可爱。”

她要不要说声谢谢呢?

张女友对她道:“咱俩换张桌子聊吧?让他们谈事去。”

安宁无所谓,刚要起身,徐莫庭伸手轻拉住她,“不用,坐这就好。”

在对面两人不知道是惊异还是敬意的眼神中,安宁莫名其妙红了下脸。

这天他送她回宿舍,一如既往平静如素,安宁有些迷迷糊糊,因为他一直牵着她的手,直到进寝室门才回神,确切地说是被吓回神。

朝阳:“阿喵!”

蔷薇:“喵!!”

毛毛:“喵!!!”

一片猫叫声……

“呃,春天来了么?”

蔷薇□□:“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坦白从宽,说!”

朝阳:“说出事实真相!”

毛毛:“男人!”

安宁黑线,“容我想想。”走到床边坐下,她今天脚酸死了,“应该是妲己暗恋伯邑考,但是伯邑考身为文王长子,无心□□——”

朝阳:“什么东西?”

蔷薇:“别转移话题!”

毛毛:“男人!!”

安宁无辜:“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这句话是妲己对伯邑考说的。”

“……”

后来安宁跟表姐MSN聊天,说到神话与历史的话题。

安宁:历史是个很微妙的东西,它未必真实,但另一方面无论你怎么掩饰,总会有一丝裙角若隐若现。它不是不能涂抹,只是抹不干净,当然,也干净不了。

表姐:矫情!我二十九号去你们城找你Shopping!

安宁:……

表姐:我这几天在学车,明天考试,到时候开车来吧?

安宁:什么车?

表姐:两轮的!

安宁:两门的?

表姐:……

安宁黑线:小绵羊上高速会被人逮下来的吧?还有,你真的打算一拿到驾照就上高速吗?

表姐:高速有啥可怕的?麻烦的是市区里面。

安宁:而且都是单行道,你开错了路转不了弯卡那了怎么办?

表姐:是个问题。

安宁:恩……我今天跟一男生手牵手了。

表姐:噢。

安宁:没什么要说的?

表姐:人如果没欲望,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意思是她以前是咸鱼吗?还是现在依然是咸鱼,安宁纠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