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6、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6

原来第三根肋骨就是徐莫庭……

安宁躺在床上思量,世界上还真是无巧不有。怎么绕一圈他是他呢?不过,又好像不觉得突兀。想到他后来要她号码时的表情,那么天经地义,怎么能有人如此理所当然地去执行一些事?

沈朝阳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安宁抱着枕头、戴着耳机蜷在床上,微讶:“阿喵,你没去上课啊?”

安宁抬起头,“去了,回来了。”

朝阳看手表:“都十点了呀!我做实验都做昏头了。对了,今天蔷薇跟毛毛去隔壁大学看篮球比赛了——”

安宁已经摘下耳机,下床找拖鞋,“我下了课才看到短信,不过今天老师没点名。”

“啧,我每次不去他都点,什么态度嘛?”朝阳说着递给安宁一张海报,“路上人家发的,挺有意思的。”

“X大形象大使”火热征集中,“噢。”

“嘿嘿,我们让毛毛去参加吧?”朝阳笑着随手拿起安宁桌上放着的一本书,“你怎么在看这种书了?”

“恩。”安宁已经走到饮水机旁倒水喝。

沈朝阳翻了两下,刚要放下时又似看到什么重新拿起,翻开,“徐……莫庭?阿喵,这书不是你的呀?”

“不是。”

“徐莫庭,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姓徐的人蛮多的。”

朝阳忽然淫淫一笑:“喵啊,这样是不行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安宁投降:“恩……我从严吧。”

徐莫庭这边上了一堂就内容而言无用的课程之后,回到宿舍放了东西,张齐看到他不由一惊,“你今天不是在监察院吗?”

“过来办点事。”

徐莫庭做事一向低调,研一时已经在监察院公干,偶尔学校有事情他才会过来一下,“办事?学校出了什么大事我不知道么?”

徐莫庭拍拍他肩背:“私事,与你无关。”

“哈,说起来你最近来学校挺频繁的,老大,这不像你啊——该不会真如程羽妹妹所说的你看中了咱们学校某个女生了吧?”

徐莫庭一笑:“我不否认。”

安宁再次见到徐莫庭是在三天之后的“形象大使”报名场上,沈朝阳跟她是被蔷薇胁迫过来的,而他身边陪着的人是上次和她一起搬家的女生。

安宁昨晚被表姐拉去玩了大半夜的游戏,困得要死,看报名的不少,轮到她们起码要半小时,安宁此时只想找个座位眯一眼。

“朝阳,我去外面坐会,你陪薇薇吧。”

沈朝阳昨夜是亲眼目睹某喵打着瞌睡玩魔兽的,于是大手一挥:“去吧!”

安宁刚出体育馆侧门,表姐电话进来,“我被吵醒了!”

“法老说,打扰别人睡觉会下地狱的。”

“你来执行吧,让我们宿管老师下地狱。”

“我能执行今天早上就不起来了,以及,昨天晚上……”

“什么?”

“恩……今天天气不错,我想睡一觉了。”

“你别是在暗示我我该下地狱吧?”

“事实上,我是明示。”

表姐大笑出来:“你这女人,行了,下次不拖你玩那玩意了。”

安宁笑道:“谢谢。”

“哎,我是如此地爱你啊!”

“我也爱你。”唔,只要您不半夜拖我玩游戏。

安宁最后挑了一张树荫底下的木椅闭目养神。

迷迷糊糊的身边好像坐了一个人,又迷迷糊糊的头靠在了他肩上。

安宁是被蔷薇叫醒的,“你怎么还真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睡着了啊?就不怕有人劫财劫色?”

安宁道:“大家都是文明人。”

蔷薇:“……”

“朝阳呢?”

“去上厕所了。”

沈朝阳跑回来的时候一辆豪华轿车从她身边经过,不由感慨万千:“我一直想要经历一个跑车180度转弯,停下,玉腿伸出来的场景——薇薇你就实现我这个愿望吧?”

蔷薇鄙视:“我驾驶的位置都没坐过一次,我开,两人直接升天得了!”

朝阳呵呵一笑:“我刚看到一帅哥了,就是上次来老张课上要黑名单的那位。”

蔷薇疑惑,“你上回不是说不过尔尔吗?”

“上次太远没看清楚,啧啧,近距离迎面过来,才知什么是堂堂七尺男儿,玉树临风——安宁,你又错失良机,太可惜了。”

“噢。”

蔷薇搂住安宁:“咱们家安宁同学才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呢见到帅哥就犯花痴,是不是啊阿喵?”

安宁想了想:“是的——是挺可惜的。”

蔷薇:“……”

沈朝阳已经笑趴在安宁身上。

才艺比赛报名事件之后,女生寝室各各角落一度传出练声的鬼哭狼嚎,用朝阳的话说是“实力啊”,用安宁的话说,“法老该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