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4

隔天安宁啃着早餐去上公开课,她一向是踩着铃声进门的,蔷薇在位置上朝她招手,看着安宁慢条斯理走上来,不由对旁边的沈朝阳说:“你说喵是来上课呢还是逛大街啊?张老头都在瞪她了。”

沈朝阳叹气:“你有见过她对什么事情急躁么——你说我的实验报告怎么办啊?现在就要交了!”

蔷薇一笑:“兄弟,早死早超生吧。”

“你陪葬?”

“我烧纸钱。”

“有本事你烧真钱给我啊!”沈朝阳把包拿开让安宁坐下,“阿毛呢?”

安宁说:“她扭到腰了。”

蔷薇惊讶:“毛毛那腰……都那么粗了,怎么还能扭到啊?”

这时旁边的C同学靠过来对安宁说:“喵啊,你刚太可惜了,如果早来五分钟就能见到帅哥了。”

朝阳“啧”了声:“也没怎么样吧,就身材好了点。”

后座D笑道:“某阳,你绝对是酸葡萄心理。”

C说:“他好像是来跟老张交涉什么事的?莫非是想要来上我们的课程?”

D说:“我先前上去交报告时故意停留了一下,他似乎是在跟老师拿上课名单什么的。”

安宁打开背包随便说了句,“应该是学生会的人吧?”

众人均一愣,回想起那架势,觉得甚像。

蔷薇不怀好意地笑了:“莫非学生会终于要做本大的黑名单了?”

C,D,朝阳指着她:“那你绝对是第一个!”

那天老张的量子统计完了之后,安宁原本想去生物工程那边旁听一堂医用课,结果出来发现外面在下雨,三人之中只有沈朝阳带了一把小洋伞,蕾丝边,中间还有几朵漏空的绣花图案。

蔷薇说:“你说你这伞是要来干嘛的啊?它撑太阳的还漏光吧!”

朝阳道:“我这不是看着它漂亮嘛。”

蔷薇指着外头说:“行。去,去雨里兜一圈,让姐姐看看有多漂亮,喵的!你——”

安宁皱眉:“恩……薇薇啊,请不要把它当脏词的代名词,谢谢。”

蔷薇再次暴走。

最后打电话让扭了腰的人送伞过来。

毛毛委屈:“我扭腰了呀。”

蔷薇发飙:“那你就给我扭着腰过来!!”末了加了句,“再多说废话以后别想让我帮你点名。”

毛毛飞奔过来时,朝阳笑着拍拍她肩,“辛苦了啊兄弟。”

安宁安慰:“腰没事就好了……”

众默。

周三帮导师搬家。这其实是一件挺郁闷的事,做好了是应当,做的不好那就是能力问题,说不定还影响“平时成绩”,安宁跟毛毛相偕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两位同学在了。

导师跟她们介绍:“这两名是外交学系的,以后他们跟你们一组,不同系不同课题,但我希望你们也能从中互相得到帮助和提升。”

“一定一定!我们一定会互帮互助的,老师您请放心。”这是昨天晚上挂上导师电话后一度诅咒他祖宗十八代全搬祖坟,外加指天发誓如果再回他一句话她就跟他姓的人说出的第一句话……安宁望窗外美好的夏末秋初。

不过安宁想这物理系跟外交学系完全搭不上一点边,怎么互相帮助啊?后来安宁觉得自己很傻,真的,当她跟外交学系的同仁一起扛着一张桌子往二楼搬的时候她深深体会到了那句互相帮助和提升的深刻含义。

中途休息的时候,安宁坐在小花台边乘凉,一同仁走过来坐在她旁边:“你叫……李安宁?”

“恩。”安宁正在慢慢喝水。

“还记得我么?”

安宁偏头看她,“你是……”也就是不记得了。

对方也不介意,笑道:“上次在面店里听到你跟你朋友的一番对话,印象深刻,只是不知道你叫——李安宁。还没自我介绍,程羽。”

她每次在“李安宁”前的那一秒停顿总让安宁觉得暗含意义,于是安宁回答:“哦,我叫李安宁。”

这时手机响了一下,是表姐的信息:“胴体”,我考,这个念dong啊,我一直念tong呢!你念念看,当场笑抽过去了我!在课堂课上!

安宁念了一下,咬唇,唔,的确是有点变态的发音。

程羽微微扬眉:“什么这么好笑的?”

安宁咳了一声,想了想说:“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我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的。”

冷场。一旁外系的那男生也听到了,笑出来:“上帝说的话原来这么有意思的,他老人家还说过什么话来着?”

安宁道:“整本圣经都是他说的。”

外交系两人:“……”

事后他们自我检讨,怎么会被个物理系的人弄得搭不上话呢?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姑娘思路不对。

搬家事件之后安宁整整休息了一天,隔日回家让母亲大人在腰椎骨贴狗皮膏药。她是本市人,来去也方便。从学校后门坐公车到家只要五十分零十七秒,她做过平均差,中位数和众数,这个答案很精准。

晚上在家陪同母亲大人看电视,看到一幢老洋房,李太太说:“宁宁,这房子真漂亮呶。”

安宁点头:“嗯,是啊,地板好像是上桐油的。”

“是啊是啊。”

“桐油好像烧起来很快的。”

李太太:“……”

恩……安宁承认自己很会冷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