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番外五 今生今世 3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徐莫庭说:“我生平唯一作的一次弊就是我没做题,拿到了叫李安宁的试卷回去‘观摩’。所有理科班里,李安宁数学成绩几乎常年排在第一。”

阿喵抹汗:“在你面前,我真心不敢称第一。”

蔷薇后来问结果,安宁有气无力地道:“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

愚人节那天,也刚好是周末,安宁一家四口出去旅游,不远,所以自己开车过去,一路上两岁的儿子一直看着窗外,安宁问他:“小旗子看什么呢?”小面瘫回过头来说:“人生。”那白白嫩嫩的小模样配上那正儿八经的说辞,让安宁一下就笑场了,随即说:“小宝贝,小孩子要有小孩子的样子,你看妹妹多可爱。”旁边的小软萌爬到妈妈身上撒娇:“妈妈抱抱……”

前面开车的孩子爸说:“两种类型,各有千秋。”

阿喵一手疼爱地摸着小闺女的头,一手伸过去点了点儿子的小肉脸,“Q版徐莫庭啊,你爸是不是在变相地夸自己呢?”看小男娃一本正经地闪着大眼睛,实在可爱,阿喵就忍不住俯身过去轻轻咬了咬他的小脸蛋儿。

前面的徐莫庭淡淡地道:“放了孩子吧,要做什么冲我来。”

“……”徐老大,你最近是在学外交手段还是流氓手段啊?还是因为今天是愚人节啊?阿喵咳了一声,认真道,“您没听过那句老话吗?强扭的瓜不甜。”

徐莫庭抬起手,轻揉眉心。

一家四口在山清水秀的某山庄里住了两天,回来的那天晚上,孩子们不睡在身边,徐莫庭便抓住徐太太行了云雨之事,行事前说了一句:“强扭的瓜不甜,但也可以吃。”

被压在身下的阿喵无语:“都过去两天了,还要计较回来?太小肚鸡肠了吧。”

“这在外交里叫‘君子报仇永不嫌晚,量足就行’。”

真不愧是学外交的,简单的一句话,里面的意思是一层又一层啊。

五、朝露待日晞

惯例闺蜜聚会。

安宁:“我刚在微博上收到条大学教中文系小说研究课的老师邀请我吃饭的私信。”

蔷薇:“小说研究?你啥时候上过这种课了?”

毛毛:“现在关键是那老师为毛要请阿喵吃饭好吧?”

安宁:“他在微博上出了一道题,说答对了他请吃饭。”

毛毛:“你答对啦?”

蔷薇:“这不是明摆着嘛,她可是阿喵,活着的百科全书。”

安宁:“他问的是《山海经》里有记载女娲的是哪一篇。不能上网查。我小时候看过《山海经》的连环画,然后脑子里绕了一圈就想起来了。”

傅、毛等了很久,“哪篇啊到底?”毛毛跟着蔷薇喊完,抓了抓脸,“老实说《山海经》是啥?”

安宁:“《大荒经》啊,唔,顺便一说,女娲是人面蛇身。”

毛毛:“哦哦哦,记下来,回头我去看看这篇,好像有人兽同体什么的。”

安宁:“这老师很有趣,他本科是学物理的,硕士是学经济的,博士是学管理的,来做老师,教的是小说。很佩服。”

蔷薇摆手:“估计是那种典型的书呆子、学霸吧。”

安宁:“他很帅,三十几岁吧,非常有型。”

其余俩:“继续说!”

安宁:“我第一次见到这位老师的时候,他还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我路过食堂看到有场讲座预告,说某某某来我们学校演讲,题目是啥我忘了,反正是文学类的,然后我就去了。一年后,我无意中发现中文系的课表里有小说研究这门课,然后就又去旁听,结果发现是他在教。”

毛毛:“我闻到了奸情的味道。”

蔷薇:“小心妹夫灭了你。”

安宁:“我挺喜欢这门课的,去旁听常常坐在第一排,但我没教材,他有一回就问我,书呢?我说我物理系的来旁听,他就送了我教材书还有他的一本小说。我觉得他讲课很有趣,可能是因为他既学过物理又学过经济的缘故吧,所以他的视角跟文科出身的老师很不同,很新颖独到。”

毛毛愤慨:“是啊,那么新颖,有帅大叔讲课那么新颖的事你怎么不叫上我啊阿喵?!”

阿喵:“那会儿是读本科,毛毛我读研才认识你的。”

蔷薇:“那你怎么不叫我啊?”

阿喵:“你当时在忙着追美剧《越狱》,纠结到底该选迈克好还是林肯好!”

蔷薇:“……记性要不要这么好啊你?”

阿喵笑道:“没办法,天生资质过人。”

“……”

蔷薇:“那你要去跟这位帅老师吃饭吗?要不别去了,让妹夫看到多不好,这种糟心事还是让好姐妹我替你分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