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番外四 我把你藏在心里最深处 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后来有一天我碰到了袁柏,我们本来就在同一个高教园区里,碰到不巧,巧的是会在这种时候碰上。那天雪刚停,我去外面常去的那家小餐馆里吃饭,他中途进来,两人对视上,都有些意外。

后来我们一起吃了饭。

袁柏说他爸妈都在国外,要年初五才回来,所以他干脆就初四回家。他问起我的时候,我说:“家里也没人等,就不回去了。”

袁柏知道我父母已经去世了,也没再多问。吃完饭他付了钱,我很不好意思,说了谢谢。他习惯性地摆手,“哎,这么客气干吗,怎么说我们俩也算是……老同学了。”

我尴尬,没再说。

他之后坚持送我回宿舍,在离宿舍楼还有五十来米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了穿着风衣站在雪地里的周锦程。

他看着我们,目光深沉。

我不晓得怎么了,突然转身抱住了身边的人,轻声说:“对不起,对不起,袁柏,你抱着我好吗?”

袁柏抱住了我。

我之后发着虚汗抓着袁柏的手走到他面前,低声道:“您怎么来了?”

他的声音依然很平和:“想过来跟你吃顿饭。”他看了袁柏一眼,问,“她吃过了吗?”

袁柏点头。

周锦程笑了笑,“那就好。”

周锦程没有多留,甚至没有去我寝室坐一下,只是在宿舍楼下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他说:“你这儿有伴我就放心了。”

他说:“什么时候回来打个电话给我。”

他说:“泡面尽量少吃点。”

他说:“我走了。进去吧,外头冷。”

我看着他走远,袁柏的手还抓着我的,他说:“高中的时候我看到他来参加过家长会,他是你的叔叔?”

我一怔。

袁柏松开我的手,慢慢道:“他是你的长辈,还是你爱的人?”

“……你们让我觉得恶心。”

袁柏最后的那句话像一把尖刀刺进我心里,疼得我几乎晕眩。

“对不起。”我喃喃开口,但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对不起利用了他,还是对不起别的。

袁柏离开后,我站在冰天雪地里,直到全身冷透才回过神来,回到宿舍便睡下了。半夜感冒,发高烧,睡梦里梦到那个人,我一直想努力追上他,可最后他还是越走越远。

大四毕业之后我如愿留了校,工作半年后第一次回家,潜意识里我一直把那里当成家。

国庆节,周锦程在家,而周兮第一次过来吃饭,周兮结婚后搬去了广庆市,很少回来江泞。而我没想到她还记得我,但她对我有着明显的疏离和忌讳。

我跟周锦程注定无法在一起。他是我的长辈,我们的亲戚都知道。他的事业蒸蒸日上,出不得差池,更不能让别人捉到他跟他养的侄女不清不楚。

后一天我跟周锦程说我要回校了,以后大概会很忙,回来的次数可能很少了。

他看着我,慢慢地用毛巾擦干刚刚洗水果的手,说:“好,我知道了。”

他之后拿了一把水果刀坐在客厅沙发里削苹果,看着电视削了两个,后又像想起什么,转头问我:“你要吃吗?”

我说不用了。

他把其中削好的一只苹果扔进了垃圾桶里。我不确定他是不是生气了,毕竟他一直什么都没说。

我回学校后就开始忙工作,也在后面三年读完了研,期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我26岁那年的春节回了家,家里空无一人,我一点都不意外。放下行李后去了超市,在那里我竟然碰到了周锦程。

我推着车走出日用品区的时候,在前面的过道上看到了他,他身边陪着一个端庄大方的女人。我停下脚步,看着他在看到前方的一对母女时也停了下来。他的眼里有一瞬间的温柔,他上去跟她们打了招呼,我看向那挽着母亲手臂的女孩子,原来是她。

我推着车子转了相反的方向,与他们背道而驰,越行越远。

晚上的时候,周锦程竟然回来了,一个人。他看到我时有一点惊讶,“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跟我提前说一声。”

我说“嗯”,虚应着,不想回答。

他也没在意,说:“晚饭吃了吗?我去做饭。”

我说:“吃过了。”

他看了一眼我扔在茶几旁的垃圾桶里的泡面盒子,没说什么。我在看一部电影频道播放的惊悚片,窝在沙发的角落里,被子盖到下巴下面。

周锦程温了一杯热牛奶过来,他笑了笑,“胆子那么小,偏偏喜欢看这种片子。看完回头又要睡不着了。”他伸手过来碰我,我尖叫了一声。

两人都有些尴尬,我看着他轻声说:“你别碰我。我害怕。”

他愣了愣,收回手。我转向电视,看得目不转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