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什么最珍贵 4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安宁瞅了他一眼,嘟哝道:“你要是生在古代,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魔教教主。”

徐莫庭笑了:“夫人抬举了。”

5

莫庭吃饭是相当慢条斯理的,安宁晚餐算是吃过了,所以只陪着喝茶,偶尔看看窗外,再看看对座的人,徐莫庭本就是眉目清朗的人,但因有点儿形于外的气势,总让人觉得过于偏冷傲了,不过……依然很好看啊。莫非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浑然不觉自己的“隐秘欣赏”已经被对方察觉,徐莫庭抬起头,若无其事道:“是否打算以身相许了?”

这人……

安宁哭笑不得之后很有风度地略过,忽然想起一件事,打岔问他:“前天我妈妈跟我说收到一些包裹。”都是极高档的滋补品、养生品,大姨说如果是真货加起来好几万呢,安宁觉得这礼也太重了。

徐莫庭放下手里的筷子,淡淡道:“不是我送的。”

安宁不相信,继续狐疑地看着他,她的感觉一向很准的。

徐莫庭无奈轻笑:“是你未来婆婆送的。”

“……”

“你不用在意这些,只是――如果对你母亲有所帮助,其他都是其次。”徐莫庭不想她想太多。

安宁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心里暖暖的,不过还是严肃道:“以后叫你妈妈不要送了,太破费了。”安宁是真觉得太贵了。

“没事,反正都是一家人。”徐莫庭说得天经地义。

徐老大,你一定要绕到那里去吗?

“跟你说真的呢!”

徐莫庭微微一笑道:“安宁,我说得再真不过了。”

某人完败。

这时候,安宁看到跟他们相隔两桌的地方,那女的正指着她问对面的人:“你干吗看她?是不是她?”

安宁莫名其妙,而那男的望了她一眼,低头对女伴解释起来,但后者显然不肯配合,“我不听!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说,你说啊!”只离了四五米的距离,中间的位子也没有坐人,所以即便那两人说得不响,安宁还是能听到一些大概。

安宁心想,莫非遇到了传说中的“狗血剧”……那男的再次望向安宁,有那么点儿悔不当初地说:“就几天前吧。”

安宁傻眼了,他谁啊?

徐莫庭问:“是不是觉得有些吵?”

他是背对那一桌的,而且有沙发边的盆栽遮挡,所以上演爱情保卫战的两人只能隐约看到徐莫庭的一点侧影。

安宁收回视线,反正是无关紧要的人,随他们去吧!

只是安宁不晓得通常狗血是洒不完的。

“她是不是追着你来的?怪不得了,我刚进门的时候她就跟我过不去!”越说越八点档,已经有不少临近桌的客人翘首观摩。

安宁很无奈,那女的又说了一堆,那男的才吞吞吐吐地回:“她跟她朋友就问过我,我们医院修复处女膜的事情,是她们来缠我的。”

安宁听到这句话才依稀想起那人是谁,跟蔷薇相亲过的那名妇科医生。

不过,安宁有些火了,这人也太没品了吧?

“认识的?”莫庭问,他懒得回过头去看闲杂人等一眼。

安宁摇头:“不算,只是蔷薇跟他相过亲。”

徐莫庭微扬眉,“你去相亲?”

安宁有些想笑,“我只是陪客而已,你就只关心这个……”

“那关心什么?”

呃,好吧……

安宁见徐老大挺平和的,但安全起见还是说:“没关系的,毕竟嘴长在别人脸上。”只要你不误会,最后一句话安宁放在心里。

“不行。”莫庭笑了笑,“我一向有仇必报的。”

安宁呆了数秒,徐老大不会是想去格杀勿论吧?

虽然很高兴很开心他的信任和维护,但是,那种人不值得。

安宁正要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那医生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对方走过来挺抱歉地叫了一声“李小姐”,转头看到安宁对面的人,不由得一愣。

安宁自然不舍得让徐莫庭搅合进这种事情里,冷淡地开口:“有事?”只希望他快点儿走。

那医生犹豫再三,还是说:“李小姐,我女朋友――唉,能不能请李小姐帮一下忙。”

帮忙?安宁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一时无话可说。

妇科医生还想再说什么,就听到一道声音突然问:“你想让她帮什么忙?”

医生回头看出声的人,安宁也看他,徐莫庭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道:“你要我太太帮什么忙,我总要知道一下吧。”

医生傻眼了,安宁也傻眼了。

太太?

“夫人”嘛,安宁觉得还有点儿戏的感觉,但是太太……

那医生站在那里极为尴尬,原本以为这有点儿冷峻的男人只是她的另一位相亲对象,没想到竟是……

徐莫庭对别人向来没多少耐心,等了两三秒见他无话可说,便道:“既然没有,那可否让我跟我太太安静用餐了?”也就是可以滚了的意思。

“……”

唔,安宁心说虽然被“太太”小小刺激了下,但是不得不承认被人维护的感觉真好。但对于徐莫庭来说这只是铺垫,所以当那丰满的女人过来时,徐莫庭很适时地又缓缓地对那医生说了句:“你觉得你跟我比……我太太会看你一眼?”你觉得你跟我比,何止差一点儿,我太太会看你一眼,在任何情况下?

所以说,不要轻易惹腹黑又护短的外交官,他们擅长彬彬有礼地把人刻薄死。

当时那名彪悍的女士竟也没有发飙,安宁很奇怪,然后又瞬间了悟了――传说中的秒杀啊。

出来时安宁一直扯着莫庭的袖子闷笑,虽然不应该,但真的觉得挺痛快的,“你太坏了。”

“不喜欢?”

“喜欢极了。”安宁愣了愣,另一只手轻打了他一下,“又套我话。”

徐莫庭低头对她一笑,“什么时候我不套你也说了,我也就轻松了,不用想招了。”

这人啊……

隐隐地,心里头有烫烫的感觉。

安宁咳了咳,问:“你以前也是这么对付看不顺眼的人的吗?”

“不,第一次。”

安宁不信。

“通常不太会有人敢来主动冒犯我。”

“……”

这一边,周锦程开车到住处,在经过一条街时,望到一对出色的情侣,男的俊,女的漂亮,他们靠在一起,宛如就是为了印证那句“天造地设”。女孩子的手一直挽着男友的手臂,轻言细语,笑靥如夏花。

周锦程不由得跟着一笑,然而笑容很快便淡下去了。绿灯亮起时,他踩了一脚油门。过了十字路口,他摇下车窗,让冷风吹进来令头脑清醒一些。他周锦程一向比常人懂得如何循着处世规则机巧善变,压抑真实情绪,因此,做人也比别人累。

车子停在他在广庆市这边买的房子楼下,周锦程在车上坐了一会儿,伸手拉开储物格,那里面放着一本《五代史》,很旧了,封面上还有一些早已干透的血迹。

那是一场意外,他却也难辞其咎,他应该考虑到她当时的情绪。

可他一开始却只把她当成一个幼稚任性的女孩。

他抱着她到医院的时候,她一直在说:“你让我回到我妈妈那里好不好……”

锦程打开书,里面夹着一封信,也染了血迹。

他翻开白色信封里抽出来的纸张,字体被血染得斑驳,大体已经看不清楚,只在尾端没沾血的地方能看到一个名字:徐莫庭。

安宁陪着徐少爷找酒店,其实广庆市酒店行业是相当发达的,也就是说哪哪都有,偏生徐老大挑剔得很,床单不够干燥不行,里面常年中央空调的不行,服务生不够漂亮也不行。

安宁怒了,拉低他咬牙道:“你管人家漂不漂亮!这是最后一家五星级了!再说你女朋友我漂亮不就行了!”

莫庭抿嘴一笑:“那你陪我?”

“……”

就在安宁纠结不已的时候,徐莫庭付了押金,一间双人房。柜台后面的服务员看了眼这对养眼的情侣不禁会心一笑。

在电梯里,安宁严谨道:“我坐一会儿就走。”

徐莫庭点点头:“可以。”

突然这么好说话了,安宁反倒不适应,刚要转头看他,就觉得眼前光线暗了暗,温热柔软的唇覆盖上了她的嘴唇。

一吻过去,安宁迷离的眼眸望向面前的人,当她对上对方的眼睛时,那里清晰地燃着幽深的光亮。徐莫庭并不是热情的人,但面对李安宁时却时时透着隐秘的真诚的渴望。

“安宁。”徐莫庭擒住她的下巴,再一次将她的呼吸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