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什么最珍贵 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安宁想回江泞。

此时的江泞市,虽然温度依然有点儿冷,但难得的是阳光明媚,所以徐莫庭正带着猫咪散步,路上偶尔来去的人都不由得望一眼这位清俊男人以及跟在他脚边的可爱小黑猫。

徐莫庭走到旁边的木椅上坐下。小黑猫也乖,马上跟过去跳到位子上盘坐成球,然后舔了舔背上的毛,朝主人“喵”了一声。莫庭一笑:“你倒挺配合,不像――”说着抚了抚小家伙的脑袋。口袋里的手机响起,徐莫庭拿出来接听,对方说:“老大,出来打球!”不是别人,正是最近输了不少钱的老三。

正晒太阳的人懒洋洋地回道:“没空。”

“什么没空啊?大嫂又不在。”不赢回来誓不罢休!

徐莫庭眯了眯眼,有那么点儿命中红心的感觉,“你还有钱吗?”

赤裸裸的羞辱啊!老三火了,使出杀手锏:“我有一张大嫂的照片!”

徐莫庭笑了笑:“她的照片,我要大可以自己拍。”

老三笑了:“嘿嘿,我手上的可是大嫂大一新进校那会儿照的,19岁啊19岁,你拍得到吗?拍得到吗?啊哈哈哈哈!”

莫庭轻哼了一声:“你找死。”

当天下午安宁在回家的途中接到一通陌生来电:“嫂子,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啊啊?!”

声音有点儿耳熟啊。

安宁回到家里时,周兮已经回来了,在厨房里煮晚餐,听到声音,周兮探出身,“宁宁,回来了?”

“嗯……奶奶呢?”

周兮笑道:“在房间里。差不多开饭了,你叫奶奶出来吧?”

老太太正窝床上戴着老花眼镜看京剧呢,安宁走过去坐到床沿,老太太拉着她有些凉的手放进毛毯里:“还是不喜欢周家的人?”

安宁缓缓低下头。

老太太拍拍她的手臂:“不喜欢就不用勉强自己了,有些人毕竟在你的生命里只是过客。呵呵,过几年奶奶就真成了你的过客了。”

“奶奶会长命百岁。”

老太太慈祥地笑道:“那就借我孙女的吉言了。”

吃完晚饭,安宁在客厅里陪着奶奶和周兮看了半小时电视就回房间了。一开电脑,千年难得看到徐莫庭在线上,安宁想了想,发了一张笑脸过去。

徐莫庭回:“视频。”

安宁:“汗!一上来就视频,也太轻浮了吧。”打字的速度比脑子转得快的悲剧。

结果就是全屏视频聊天,两人有几天没见面了,安宁发现自己看到他时竟然有种很想念的感觉。徐莫庭在家一向穿得很居家,很舒适,这时节不是毛线衣就是羊绒衫。他的相貌性格属清冷派,穿着却偏爱温和的料子,温和的色系。

安宁咳了一声,说:“好久不见。”

徐莫庭微一挑眉,“确实好久了。”

“咳咳……你最近挺忙?”

“托福。”

很空,托你的福?“……”这种说话境界估计她一辈子都修炼不到。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会儿,安宁想到之前的电话以及蔷薇复述的那些,含沙射影地问道:“莫庭,老三大哥是江泞人吗?”

“张齐和老三都是本市人。”

“哦,你去赌钱了?”原本安宁想委婉地一步一步来,先问:你跟老三他们去打球了?然后问:你们打球输了是不是要被罚的?最后问:罚什么呢?结果……

徐莫庭看着已经趴在桌上的人,眼里笑意明显,但语气还是挺淡的:“其实,要还钱也不是不可以。”

安宁抬起头:“嗯?”

“我喜欢的人……以身抵债。”

徐老大你上辈子是土匪吗?安宁嘴里不由得嘀咕出声:“幸亏现在你人不在这里。”天高皇帝远什么的。

“既然夫人邀请,那么,我过去吧。”

安宁好久好久之后都没反应过来,当她回过神来时对方已经说:“不早了,早点儿睡吧。”

怎么可能睡得着?!

当晚,安宁失眠了,翻来覆去一宿,最终总算睡着了还做了噩梦,大灰狼来了,大灰狼笑着对小白兔说:“要我给你胡萝卜也可以,你得让我咬一口。”

可怜的安宁忘了,其实那赌债说到底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

3

之后安宁担惊受怕了两天,结果风平浪静。

她不禁怀疑徐莫庭是不是又在逗她?

第三天蔷薇一通电话把她招了出去,说是发现了她姐的踪迹。

出门的时候坐在门口晒太阳的老太太笑呵呵地说:“宁宁今天穿得这么漂亮是要去约会吗?”

安宁莞尔:“奶奶你想太多了,去见朋友而已。”说着转了一圈,“新毛衣,穿出来现一把。”

跟蔷薇在市区的一个公交站牌处会合,安宁远远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打着电话晃过来,“对不起,你打错了。我不认识他。你这女的咋这样啊,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什么医生了!”越说越没耐心,也不晓得对面回了什么,最后只见傅某人邪魅一笑,一气呵成道:“妈的,我们还没起床呢,正忙着,他没空来接你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