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什么最珍贵 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1

广庆市。到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安宁一直望着车窗外,一路沉默,而周锦程也一门心思地开车,并不寻找话题。

安宁拖着行李下车,环顾宅子四周,花园里多了一只大狗,此刻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她这位陌生来客。

她对小狗小猫是不怕,但这种大型犬无疑很有几分危险,幸好用铁链拴着,安宁走进去的时候很是小心翼翼,身后的人这时倒笑了笑:“你同它相处上一段时间就好了,它不难讨好。”

安宁是喜欢宠物,不过——再望了眼,还是太大只了。

房子里首先迎出来的是奶奶的保姆詹阿姨,一见是她,兴奋得差点儿变了声,“宁宁!?”接着就激动地转头往里喊人,“老太太,宁宁回来了!”

李家奶奶虽然年过古稀,却依然健朗,披了棉大衣就跑出来了,见着孙女差点儿喜极而泣:“我家宁宁总算来了,可想死奶奶了!”

安宁笑了,上前抱了抱老太太:“我也想您,奶奶。”

一老一小互诉了一通相思之情后,老太太这才看到先前靠在门边、此时笑着走过来的周锦程,立即招呼他:“锦程,过来见见我的宝贝孙女,一年不见是不是又变漂亮了许多!”

周锦程竟真的装作刚见面的样子:“许久不见,是漂亮了不少。”

安宁心说:这演的是哪出啊?惯例只是点了一下头。

晚上见了父亲以及周锦程的姐姐周兮,安宁对这位温婉的后妈没什么特别大的观感,不熟也不打算多交往。而对父亲提的问题虽有问必答,但也是不热络的。李启山也知道女儿对生母太过偏爱,与他有些嫌隙,所以很多地方都迁就着,并不勉强。

当天吃完晚饭,安宁到厨房帮忙,詹阿姨私底下问她:“宁宁,先前是不是周先生接你回来的?”

“嗯?”安宁正洗水果,没听清楚。

詹阿姨自顾自地说:“前天周先生还在这里,昨天说要回江泞一趟,也没具体讲,只说去那儿处理些公务,我说呢,这大过年的有什么公务非得赶回去啊?原来是接我家宁宁去了。”

安宁听得微愣。

出来时刚巧碰到要出门的周锦程,两人一对视,对方朝她微一点头。

安宁望着他的背影,心里不由得想着,大人的心思还真是难懂。

安宁拿着水果去奶奶的房间聊天,八点多上楼时看到周兮在她房间给她加棉被。安宁轻声道了谢,对方也有些拘谨,忙好只笑笑就出去了。

安宁叹了一声倒在床上,觉得自己像是坏人。

郁闷了一会儿跳起来开电脑上网,一上线蔷薇的头像就闪了过来:“阿喵啊啊啊!你来广庆了吧吧吧?!”

安宁:“嗯。”

“太好了!后天出来陪我!”

蔷薇是广庆人,当年大一时安宁说到自己过年也会住广庆市一段时间,蔷薇直感叹缘分啊缘分。

“我能先问一下是干吗吗?”

“相亲。”

“啊?那我不去!”

“又不是让你相!我知道你有了妹夫这种国色天香,其他人都是过眼云烟了!可我还是单身啊单身……”

正看着蔷薇源源不断打“单身”过来,手机响了,安宁一看正是国色……咳,徐莫庭。

“到那边了?”低沉的男音,虽然已经很熟悉了,可每次听着都有点儿入迷,安宁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声控。

“嗯。”之前安宁给他和妈妈发了短信,妈妈是必须的,而徐莫庭,当时也非常自然地报告了自己的行踪。她手指扯着桌沿的流苏慢慢说:“我昨晚上在网上给妈妈买助眠的香薰袋时,呃,也给你买了两只绣袋,你的是用来醒酒的,里面是葛藤花,还有一些素馨花,香味很淡。今天应该就会寄到你那儿了吧。”

“嗯。”

“我特意挑了纯黑色的袋子,男生带在身上也不会太难看,而且如果是出去应酬,放在里兜就可以了。”

“知道了。”他的声音像是在她耳边,低声细语。

安宁耳朵一红,说:“你怎么不道声谢谢啊?”

对方微微笑了:“安宁,我们大恩不言谢。”

很久之后安宁都没明白,他是指这恩惠很大呢(可是两只小袋子实在不算大恩惠吧),还是暗示她下一句“施恩莫图报”?

与此同时,江泞市。

徐莫庭正与几位刚回国的朋友在酒吧里喝酒。

一位稍显胖的哥们走过来,将一杯酒推到徐莫庭面前。

徐莫庭坐在吧台前,一身深色系的风衣,黑色的头发永远干净清爽,表情单一,完全是一副冷漠自持的形象,很难想象他刚才去外面打电话回来时的柔情是真实的,因为这落差太大了。他此时正微低着头,手机放在台面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