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一场雪 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晚风吹来,你耳边有一种无声的语言。它没有语调,可你一定听得见。它随着风儿,随着清新的空气,掀动着你精美的衬衫。它慢慢地梳理着你的黑发,那么耐心,悠缓。”

时间在大学的冬日小道上轻悄而温柔地流逝。在当日当时经过那条校园小路的人,看到的一幕是:一个漂亮的女生挽着男朋友的手臂,口中轻轻地念着一首现代诗,表情还挺生动的,而旁边的英俊男友,嘴边带笑。

买完东西回去时,安宁一推开门就听到毛毛说了一句:“Doyouknow?I'mJapanese!”做了坏事就换国籍栽赃嫁祸。

“她平时在寝室里不这样的。”安宁试图给毛毛挽回一些形象,虽然事实是她在寝室里还要更来劲儿,但显然现在做什么都已徒劳,因为里面已经炸开了锅。

总之,火锅之夜热闹非凡。

“原来嫂子寝室里经常看的是苍井空啊,唉,女生跟男生眼光就是有一些差别,我还是比较待见武藤兰。”“大嫂你们寝室的人真厉害啊,A片都是白天观摩吗?学习学习!”等等,等等。

安宁当天无声无息吃了不少,因为她实在不想开口多说什么……

酒足饭饱之后安宁就想回去睡觉了,她的生物钟比较悲催。可是毛某人却还在兴头上,安宁无奈只能进卫生间洗把脸清醒一下,刚洗完,抬头就见徐莫庭站在门口,接着他合上门一步步朝她走过来,她靠在洗手台边没有动。直到他的身体贴上她的背,安宁感觉自己微微一颤。他笑了一下,气息停留在她耳际:“我上次说要表白是吧?”

安宁深觉徐莫庭坏心眼起来真的很坏啊。

“不用,不用了,我了解你的心意。”安宁希望自己的心跳能快些平复。

“可是,我觉得需要再名正言顺一点儿。”他的手缓缓移上来,温柔地揽住她的腰。

这样还不够名正言顺吗?

安宁转身看他,却是一怔,他的眼神里有太多的内容,一些沉甸甸的久远的东西,交织着坦白的情感。

他低下头,吻也顺势落下,修长的指尖滑入她的发中一下一下地梳理,安宁觉得头皮都酥麻了。轻叹一声,与他拥吻在一起,过了良久两人才气喘吁吁地停下。

“安宁,我爱你。”他说得很慢,也很郑重。如果是书面的形式,她想,这五个字每一笔他都会勾勒得十分深刻,留在纸上,难以磨灭。

徐莫庭拿洗手台上的毛巾擦了下台面,随即将她提抱起坐到台上,安宁下意识抱紧他的手臂,他勾起她的下巴,重新吻住她,这次比前一次要缠绵许多,时而轻含,时而侵入,安宁当时想的是幸亏坐着,否则腿软得肯定站不稳了。

正当某人浑身绵软的时候,对方理性地收敛起情绪和动作,在她唇边徘徊了一会儿,将额头与她相抵,叹息道:“感觉真不错。”

门外过道上有人犹豫地敲门:“老大,如果你跟嫂子恩爱好了,我能不能进来上一下厕所啊?”

安宁闻言脸上烧了起来,这下够名正言顺了。她没敢抬头看他的表情,但跳下洗手台时脚下还是软了一软,徐莫庭出手扶住她:“小心。”

“谢谢。”

徐莫庭笑道:“跟我不必这么客气。”

“……”

徐莫庭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又靠过来说了一句,“安宁,如果你把持不住了,我不介意牺牲一下的。”

听到了,他真的听到了!安宁――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她霍然转身,但因为太激动,脚下一踉跄,局面就是往他身上直接扑了过去,下一秒便是老三的开门声,“不好意思,我真的憋不住了――啊!”

于是,当夜,李安宁在外的名声成了:“嫂子果然有胆识!”“原来阿喵是‘S’啊!”“果然人不可貌相,我们老大在感情方面原来还是很保守的啊。”“堂嫂我好崇拜你啊!”

3

研究院的考试安排在月末,安宁上交论文和实验报告后,剩下的三门笔试还是相对比较轻松的。

第一场是老张的量子统计,她依然在铃声响起前五分钟进考场。提早到场做桌上工作的毛毛朝她吹了声口哨。她俩学号相差一号,基本上座位安排都在附近,毛毛为此多次得道升天。安宁坐下便听到跟她们隔了点距离的蔷薇回头淫笑着对后座的人说:“嘿,兄弟,等会儿咱尽量互相帮助相互提升啊。”不巧监考老师刚好走到附近,他皱眉望了蔷薇一眼,然后侧头看着那一脸纠结的男同学,等着他的回复,男生表情堪称经典,总体来说就是痛苦到扭曲,“我――”他刚想澄清,蔷薇抢先冲监考老师灿烂地笑了笑:“老师,我这是在帮您试探他,不当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