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一场雪 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1

周锦程忽然有些不明白自己的行为倾向了。他不否认对安宁有一份愧疚,在不影响自身利益的前提下,他希望她能过得愉快些。只是,每当面对她时,他都有些没把握。电影院那次,是他回江泞半年多后第一次去她的学校找她,看到她跟人出去,于是便跟了过去……他的手段还没这么拙劣过,但事实证明他确实在她面前出了一些纰漏,那是感性超过理性所造成的后果——他对她产生了愧疚之外的感情。

周锦程坐在书房的座椅上,目光望着窗外的萧瑟景象,心里有些不知如何走下一步。

而安宁这边,当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周锦程这位讳莫如深的“长辈”,快要到期末了,实习告一段落,接下去要应对的是末考、实验总结、论文、项目报告。这日子过得可真是如人饮水啊。

她们一群人里,毛毛考试向来是一星期搞定,当几门算几门,总结、论文什么的能抄就抄;蔷薇跟朝阳也都是听天由命型,不过好在聪明,基本都能应付过关;安宁很多时候会想她们这群人应该算得上是江泞大学彪悍团体中的一分子了。

至于徐莫庭,这几天也事务缠身,于是除了每晚的一通睡前电话,两人倒也独立得可以。周五下午安宁刚从门庭若市的图书馆出来,考试前一个月这里总是很热闹,往常基本上是门可罗雀的。

蔷薇跟上来问:“陪我去趟学校超市再回寝室吧,我饿死了。”

安宁疑惑:“你刚刚不是一直在吃吗?”蔷薇那不间断的啃食声还引得周围一圈正在沥血叩心临时抱佛脚的同学射来一道道的幽怨眼光。

蔷薇扭捏状:“人家性欲不满足用食欲代替嘛。”

“……好吧。”

两人来到学校南门的超市,蔷薇一进去竟然就看到了自己仰慕许久的……许多男生中的一位,虎躯一震:“莫非上天垂怜?”

安宁见前者突然定住不动了:“怎么了?”

“帅哥。”

安宁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一眼,“哦。”

蔷薇幽幽开口:“你不一样,已经尝过1992年的皇家鹰鸣赤霞珠,这种木桶装的干红觉得寡味也在所难免了。”说完立刻让安宁发信息给朝阳、毛毛、丽丽等人,让她们火速过来围观帅哥。

安宁无奈,群发短信给了几位专业人士:“来看帅哥,在学校南门的超市里。”发完之后见蔷薇正猫步尾随帅哥,样子十分猥亵,安宁为免她做出什么事情来,也不得不亦步亦趋地跟着。几分钟之后有人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安宁回头,这一吓差点儿魂不附体,“莫、莫庭,你怎么会在这里?!”

对方浅笑:“你不是叫我来看帅哥吗?”

安宁醍醐灌顶,群发短信,错发给他了?不要这么悲惨吧?

某人负隅顽抗:“莫庭,在我眼里你是最帅的!”

原本还想借题发挥一下的徐老大微微一愣,最后伸手牵住她的手。

“我过来上课,陪我去上堂课吧。”

陪徐莫庭上课?“我——”

“怎么?不愿意陪你眼里最帅的人上课?”

“我的荣幸。”

安宁被带出来时才想起还有同伴在超市里面:“我跟蔷薇打个电话。”

“不用,她看到我了。”

果然,义气这种东西就是那天边的浮云啊!

政法大楼,安宁虽然上下课时常会路过,却从来没有进去过,总觉得这楼太威严了。跟着徐莫庭走进一楼的阶梯教室,中间一排里已有人朝她招手:“嫂子,这边儿!”此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张齐。

此时教室里的三十来号人都齐刷刷地朝门口望来,场面堪称壮观。

安宁羞怯了:“莫庭,我能不能在外面等你啊?”

徐莫庭靠过去低语:“你不是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莫非那句负隅顽抗的话已经晋升成“在我眼里你是最帅的,所以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了吗?安宁突然淡定了,也可以说,都已经死了不介意再鞭下尸。

安宁行尸走肉般入座,后面一排的张齐俯身过来:“嫂子,您怎么来了?”

我是被胁迫来的,“我来旁听。”她无奈地一笑。

另一侧的老三也靠过来,笑眯眯的:“嫂子,今天你有时间吗?晚点儿跟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嗯?”

老三指指张齐:“今天阿齐生日。”

“真的?生日快乐!”

张齐拱手:“谢嫂子。”

之后听课的时候,安宁轻声问身旁的人:“莫庭,我要不要送份礼物啊?”

徐老大目不斜视:“不用了,我买了。”

“嗯?”

“一家不用送两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