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不想伤害我就别伤害 3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4

项目小组开会已经是longlongago的事了,可怜小王和另一名女成员做实验做得都快日久生情了,安宁这个组长因为“事务”繁忙,却没有出多少力实在是当之有愧。

这天到固定的小教室已经迟到五分钟,果然又是她最后一个到场,好可悲,徐莫庭应该比她更忙才对,怎么都没迟到过呢?

安宁过去跟两名成员打了招呼,最后才弱弱地跟首位的人道了句“早安”。

他淡淡应了一声。等到都落了座,女同学俯身过来与安宁交头接耳了几句,后者却有几分神色顾盼,虎口上方的齿痕已经消退,但被他舔过的温热却仿佛还留着……安宁微吐一口气,稍稍正襟端坐,嗯,不能感情用事。

徐莫庭支颌的样子很有感染力,发表意见的时候平静而理性,但并不严苛。这类人很容易让人产生服从感。

到最后的时候,徐莫庭问了句:“还有什么问题?”

小王说:“没了,资料已经全部传给组长。后续整理就要麻烦阿喵仔了。”

安宁惭愧:“应该的。”

某男嘿嘿笑,身体不自觉地倾过来一些:“阿喵啊,我之后传给你的东西你有没有看啊?”

“什么?”

某男挤眉弄眼,示意大家心知肚明。

安宁想到那个标注“好东西”的文件夹,“呃,还没看。”

某男捶胸,“这种东西应该先看的嘛!”

“哦……”

两人正“相谈甚欢”,一道冷淡的声音插进来:“没事的人散场吧,李安宁你留一下。”

清场?

女生起身笑着跟安宁道别。小王同学虽有不甘,但想想实在不是对方对手,最后决定还是明哲保身为妙。

于是女成员前脚刚走,小王同学就呐喊着“等等我”飞奔而去,安宁感叹,这年代讲义气的人真的不多了。

两人中间再无阻碍,空气中仿佛有一些浮躁的颗粒笼罩着,安宁转身对上徐莫庭英俊的脸庞,他也在看着她,淡淡一笑:“坐过来一点儿,我看看你的手。”

安宁含糊其词:“已经不疼了。”不过还是有些抱怨的,“你干吗咬那么重啊?”

“很重吗?”

这么一说,安宁很自然地走过去将手伸给他看,“如果仔细看还是能看到印子的。”

“是我没有把握好尺度。”他诚心道歉,然而眼中轻柔的笑意未减,也牵住了她的手。

有一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渗透进彼此的灵魂,再也抹杀不去。

跟徐莫庭手牵手走在校园里是什么感觉?比逛超市还别扭。

无视路人的注目,安宁想起了一事,问道:“莫庭,老三师兄是不是住院了?”

“嗯。”

“我要不要去看看他啊?”道义上似乎是需要的。

结果旁边人淡然道:“不用了,我去过了。”

有什么含义吗?

路过球场时,看到蔷薇跟毛毛在给自己班的几名男生加油。安宁远远望到同班的一位男生跳起身投篮。出手偏了,不过刚好有一阵风吹过,将球带进了篮筐里……场上静默五秒钟,直到蔷薇一句:“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咱学物理的!”

毛毛看到他们,猛地朝这边招手,一脸的笑容:“妹夫!”

安宁无语了。

毛毛已经迅速冲上来:“妹夫,您今天也在学校啊!”说完才像是发现了旁边还有人在,“阿喵,你也在啊?!”

安宁:“你可以继续当我不存在的。”

毛毛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站着的两人,那样的身高气韵,搭配在一起,恰当得犹如一幅画。

“妹夫,要不要来看下我们班级的比赛?”毛毛轻快地问道,“说起来,里面六号一直在追我们家阿喵啊,当然,也一直未遂。”

徐莫庭略微沉吟,最后笑道:“好啊。”

安宁再次无语了。

5

安宁感叹她这辈子还从来没这么风光过,虽然没有到全场聚焦的地步,但三三两两的注视却是不间断的。相较于身边人的从容,她脑中的某根神经却很是受罪,而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徐莫庭没有抽身的打算。

安宁不想遭遇什么不良事件再扩大波及面,正想找一理由即时撤退,结果下一秒,刚去了趟厕所现在跑回来的蔷薇已经用她高分贝的音量和内容镇压了全场,“妹夫,你无法想象我有多么想念你!”

安宁特佩服自己,只是稍稍一怔,就稳住了。而徐莫庭的厉害之处在于随时随地都能保持稳妥诚然的风范,他朝蔷薇微点头,后者眉开眼笑:“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无缘对面不相识。”某道清幽的叹息声,李安宁也。

蔷薇嘻嘻一笑,靠过去低语:“吃醋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