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冷暖自知 2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莫庭这次没再追问下去,也可以说是克制,可能是隔着那许多关系的缘故,让他每一个举动都做得精打细算,就怕出什么差池,在李安宁身上,他是前所未有的小心而保守。

驾车到达公寓时毛毛她们已经在楼下候着了,一见安宁就上来一通乱抱,做多年不见状,回头喊妹夫都喊得熟门熟路。

在电梯里的时候毛毛嘴里一直嘀嘀咕咕着:“竟然能进到徐莫庭的家里,竟然能进到徐莫庭的家里……”

安宁偷偷挪开一步,手臂不小心碰到徐莫庭的,又下意识退开一步。她没有发现对方的眼睛微眯了一下。

蔷薇谄笑:“不好意思啊妹夫,来这边打扰你――们。”

“没事。”对方很好说话。

朝阳郑重其事道:“我们家阿喵以后就拜托您了。”

“应该的。”

安宁无语了。

进到公寓时毛毛东摸摸西碰碰,又是一阵咕哝:“高档,真高档,咱们家阿喵发达了啊。”

某人再次无语。

徐莫庭脱了外套:“稍等二十分钟,你们自便。”

围观党三人:“等多久都没关系!”

很难想象徐莫庭这样的人进厨房,而且并不觉得突兀,卷着袖子,黑色的围裙绑在腰际,动作娴熟。

坐在沙发上的蔷薇靠到安宁耳边低语:“你家男人真的是无所不能啊!”

朝阳笑:“风华绝代。”

毛毛捂嘴一笑:“不知道床上功夫如何?”

“……”

当天三人小组吃完饭没留多久就走人了,十分识趣,安宁刚要跟着走,徐莫庭却拉住了她:“我有事同你说。”

她也不指望已经奔进电梯里的那仨能给她解围了。面对对方略显沉静的表情,安宁想说点儿什么,以掩饰自己的一些心慌。

“今天的晚餐……谢谢你。”

徐莫庭的眼中有着明显的探究,像是要在她的脸上发掘一些东西,接着他伸手抚触了一下她的侧脸,只停留了一会儿便放开。

他暗暗吐出一口气,说:“安宁,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这句话不是他第一次说,这次却有些暗含深意。

她的心脏漏跳一拍,但没有吭声。

可能,再过几个月,他们就会分手了。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去强求任何事,无论是什么,如果不属于自己,即便经历过后有所失望,她还是能够过回自己的简单生活,可蓦然回头,发现这个人已然走进了自己的生命,她是那么地不舍他离开,所以……现在要怎么办呢?

安宁觉得难过,之前从超市回来的一路上就一直魂不守舍的,平时大而化之惯了,但今天的这种情绪却有些不知如何排解。看着面前的人,突然就有点儿委屈,最终将手探出去扯住了他的衣服,将嘴唇贴上了他的。也不管对方是否愿意,安宁一鼓作气地吻了上去。

室内的光打在他的面颊上,让原本英俊的轮廓看起来细腻柔情,平日里精明的黑眸也更加深不见底。徐莫庭垂眼,伸手将门关上。他用手掌揽住优美的腰身,那力度似有鼓励之意。

男人的贪念有时不是意志能够控制的,更何况当撩拨的人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对象时,沦陷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的手指慢慢缠绕进她的长发,像是牵制她,又好像让她牵制自己。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惊醒了两个意识朦胧的人。安宁惊觉到自己的行为,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推开他一点儿,难为情是一定的。她脸上潮红,心虚到不行:“对……对不起。”

铃声在响了五六下后归于安静,而对面的人也一直毫无声响,安宁抬起头,她的身影清晰地映在他的眼中,这双炽热的眼睛此时蒙着一层雾霭,像是能将人的灵魂都吸进去。徐莫庭将呆愣的人慢慢圈进怀中,两人的身体贴合,填充了彼此之间的空隙。

他靠在她耳畔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呻吟:“你这样主动,实在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就这样停顿了几秒,直到徐莫庭叹了一声:“我送你回去吧。”有时候他都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可能是为了避免再有亲密接触而诱发不可挽回的局面,接下来徐莫庭的动作堪称“相敬如宾”,安宁也是,两人对视间还有一些温润的余韵,但谁都不敢大力去触动某根弦。

车子的窗户一直开着,风灌进来,沿途的路灯光线和婆娑的树影一一掠过,都让人感觉有些过分平静。

一回到寝室时安宁就被众人围住了。

蔷薇:“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毛毛:“有没有怎么样?他有没有抱你,吻你,摸你?”

朝阳脸上一抽:“阿毛,为什么我听你讲――anything,都会觉得恶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