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根肋骨 3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能执行今天早上就不起来了,以及,昨天晚上……”

“什么?”

“嗯……今天天气不错,我想睡一觉了。”

“你别是在暗示我我该下地狱吧?”

“事实上,我是明示。”

表姐大笑出来:“你这女人,行了,下次不拖你玩那玩意儿了。”

安宁笑道:“谢谢表姐大人开恩。”

“唉,谁让我是如此地爱你啊!”

“我也爱你。”只要你不半夜拖我玩游戏。

说完“爱”之后安宁挑了一张树荫底下的木椅坐下,闭目养神。

迷迷糊糊的她感觉到身边好像坐了个人,又迷迷糊糊地把头靠在了对方肩上。

安宁是被蔷薇叫醒的:“你怎么还真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睡着了啊?就不怕有人劫财劫色?”

安宁道:“大家都是文明人。”

蔷薇顿时无语。

“朝阳呢?”

“去厕所了。”

朝阳跑回来的时候见一辆豪华跑车从她身边经过,不由得感慨万千:“我一直想要经历一幕跑车180度转弯,停下,玉腿伸出来的场景――蔷薇你就实现我这愿望吧!”

蔷薇露出鄙视的神色:“我连驾驶座的位置都没坐过一次,要是让我开,两人直接升天得了!”

朝阳呵呵一笑:“我刚看到一帅哥,就是上次来老张课上要黑名单的那位。”

蔷薇疑惑:“你上回不是说不过尔尔吗?”

“上次太远没看清楚,啧啧,近距离迎面过来,才知道什么是堂堂七尺男儿,玉树临风――安宁,你又错失良机,太可惜了。”

“哦。”

蔷薇搂住安宁的肩:“咱们家李安宁同学才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呢,见到帅哥就犯花痴,是不是啊?阿喵?”

安宁想了想:“是的――是挺可惜的。”

蔷薇再次无语。

沈朝阳已经笑趴在安宁身上。

“形象大使”比赛报名过后,女生寝室各个角落一度传出练声的鬼哭狼嚎,用朝阳的话说是“实力啊”,用安宁的话说是“法老该下地狱”。

7

蔷薇记得首次对安安静静的阿喵同学印象深刻是在大一军训完了之后的那个周末,寝室里六个女孩去外面唱歌,当所有人都高亢激昂、深情嚎歌的时候,安宁小朋友依然正襟危坐仿佛古典仕女一般含羞带怯楚楚动人。于是她爬过去打算说一句,“大家都是同学,不需要害羞啊”之类的话,当时,安宁美人抬起眼睑,用政府公务员一般正直庄严而又优美动人的嗓音对她说了一句:“来,给爷笑一个。”

那时候她们还没认识沈朝阳和毛晓旭。算起来,她跟安宁认识的时间算是最久的,大学四年,研究生又同班,虽然寝室分开了,但完全不影响她们的“交流”。所以近六年的同进同出让傅蔷薇深刻了解到,跟李安宁在一起,总有“惊喜”发生。

蔷薇一走进安宁寝室就看见毛毛跟朝阳围着阿喵在问史实。

毛毛用特有的大嗓门嚷着:“我想写一个古代神话爱情故事,要华丽丽的。”

蔷薇笑道:“新版嫦娥奔月?”

安宁说:“后羿和嫦娥的故事发生在夏朝,那个朝代有点儿原始社会的感觉。”

“原始社会?不要不要不要!连厕纸都没有吧?!”毛毛拖长声音继续,“下一个!”

朝阳提议:“商代。”

毛毛问:“这朝代大致有多少年?”

两人对视一眼期待地看向安宁,安宁低叹:“我不可能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吧,我查下年表。”结果安宁google了半天夏商周断代史也查不出一个清楚的年表,“其实有一个人物可以用,商纣王,也就是帝辛,名字叫作殷受。”

毛毛大惊失色:“受?!”

蔷薇喷了:“好名字啊!”

安宁也笑了:“以前我一直在想,当年帝乙怎么会给儿子取这种悲剧的名字,唔,可怜的娃,说起来,妲己是他的王妃。”

朝阳说:“我突然想到一幕,妲己很亲昵地叫:‘大王,受受……’”

毛毛“啧”了一声:“这俩谁是受啊!?”

安宁笑道:“殷受的爷爷叫子托,子托的父亲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拉满弓,射过天,后来被雷劈死了。”

蔷薇乐了:“估计大雨天的去举箭射天,结果成引雷针了。”

毛毛道:“阿喵,你讲下后羿吧,我对他有点儿兴趣,大不了让他穿越到有厕纸的年代。”

安宁沉吟:“你要听正史还是野史?”

三人同时看她:“哪个比较有趣?”

安宁想了想:“正史是后羿被寒浞杀了,其实他的生平一点儿都不有趣,有趣的是,唯一可以被证实的就是他的老婆的确是嫦娥的原型,她是‘妻凭夫贵,鸡犬升天’的典型。野史是他射日触犯天条被煮了,差不多就这样。”

毛毛“唉”了声:“我觉得我还是继续看我的NP文吧。”

众:“……”

安宁手机响了一下,是短信:

在做什么?

讨论嫦娥奔月。

嗯,晚点儿我来学校,你没其他事情的话,跟我一起吃顿饭吧?

好啊。

然后,安宁发出去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号码是陌生的……嗯……984932?谁啊?

蔷薇问:“阿喵,谁啊?”

“不知道。”

众人满头黑线,“不知道你也回得那么积极?”

“人家挺友好的嘛。”

蔷薇沉吟:“我有的时候觉得你挺邪恶的,怎么有的时候又看着那么单纯呢?!”

安宁微笑:“这样才吸引人嘛。”

朝阳“切”了声:“我就没见过比你还与世无争的人。”

那天晚上安宁按照对方发过来的“七点你楼下见”的短信,到了寝室楼下,安宁当时想到有两个可能,一是恶作剧,二是真的有人挺友好地打算请她吃饭。

于是,当李安宁七点整看到某道高挑身影朝她走来时,她惊讶于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早知道就不下来了,不对不对,应该下来……也不对,不,要下来,谁让她回了“好啊”,诚信问题……可是,她跟他不熟吧?真的不熟吧?

当对方轻笑着跟她说了句“久等了”的时候,她下意识回了句:“不,不久等。”唔,她一定是被色诱了。

8

那天,安宁跟在徐莫庭的身后,离他一尺远的地方小心翼翼走着,然后走了大概十米远,他侧身对她说了句:“如果你想看我的背影,我不介意,但是,我更喜欢你走在我旁边。”安宁却在想,原来真的有人可以笑起来熠熠生辉。

最终某人犹豫地走到帅哥身边,徐莫庭放慢脚步,他微抬手的时候,安宁心口不禁一跳,然后,他把左手插进了裤袋里,唔,她以为他会牵她的手,某人无比惭愧地低下头。

走了一会儿,安宁又觉得不自在,她是习惯走人右边的,可是,如果现在再绕过去会不会看起来很傻呢?

他偏头看她:“什么?”

他的敏锐度有必要这么高吗?“我叫李安宁。”似乎还没有跟他说过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

知道?好吧,她的名字可能已经在黑名单里了。

“那个,我随便问问的,你跟其他女生出去吃饭的时候――”

“我以前从未跟女生出去吃过饭。”

“咦?那我上次还看见你……”她想问的不是这个吧?她想问你跟其他女生出去吃饭的时候习惯走哪一边,然后她可以含沙射影地道出自己喜欢走右边。

“徐程羽是我堂妹。”他一顿,然后隐约笑了一下,“所以,你不用担心。”

我没担心啊,安宁绝望地想着,完了,误会大了。

“想吃什么?”

“青菜面。”说出口后她才发现好像寒碜了点儿,不过,她的确想吃面条。

他又笑了,似乎得出一个结论:“你很好养。”

这算是夸奖吗?

“唔,我能问下,你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徐莫庭面不改色道:“谢谢你借我卡借书,以及,谢谢你帮我找到了那本《外交概论》。”

“哦……但那本书,你还是没拿回去。”

对方淡淡答:“嗯,送你了,留作纪念吧。”

“……”作为什么的纪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