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三根肋骨 1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1

周末,李安宁在书房里捣鼓域名,要把它从Godaddy迁移到但由于Godaddy后台十分变态,搞得安宁异常纠结。此时MSN上毛毛呼叫,问她什么时候回学校,顺便非常迅速地发了一份研二第四周的实验大纲。安宁一看,受惊了,竟然连帮导师搬家的事情也在大纲里。

安宁:能不能叫搬家公司啊?

毛毛:你出钱,我赞成。

安宁:……

毛毛:你说我跟你咋就那么背呢?被点名当搬运工,怎么朝阳她们就能逃过一劫?难道选这个是看长相?靓女才会被选中?!

安宁:你想多了……随机抽的吧。

这时,MSN的系统提示有人新加她为好友,“Mortimer”,安宁想了想,同意了。

她以为是认识的人,不过等了好一会儿对方都没消息过来,安宁也没多想,关了电脑,找妈妈吃饭去也。明天就要回学校了,她很恋家,多少有些舍不得。

总体来说,李安宁在校的日子是这样的,每天早上七点起床,YY半小时,回归现实,然后做杂役,实验,SPSS;实验,杂役,PPT……

返校第二天,安宁出门就碰到隔壁寝室的蔷薇,对方一见她就热情地打招呼:“阿喵啊,周末回家逍遥得happy啦?”

安宁笑道:“早,薇薇。”

一头长卷发、外表怎么看怎么淑女典雅的傅蔷薇一听这话面部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为什么我要那么早起啊?为什么我要天天通宵赶报告啊?为什么我就是没有男人啊!!你说,为什么?!”

安宁汗颜:“那个,其实我也没有男人。”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请假,我要去找男人!喵,你想办法帮我跟老太婆请假!”

安宁问:“要不……事假?”

蔷薇忽然深沉地盯住李安宁:“奇怪了,你这女人,外貌身材头脑冷幽默一应俱全,咋也没男人呢?”

安宁同样悲愤:“就是说!莫非现在的男人要求都太低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安宁身负使命去上课。学校很大,而物理系的实验室是在最偏远的角落,她决定骑她的新座驾过去。之前她买过两辆自行车,一辆被盗,一辆被毛毛抢去至今未归还,这次她大手笔买了辆“小绵羊”,外加两把锁。迎风而骑时,安宁深觉自动挡的果然比脚动挡的惬意。

正当她惬意之际就撞上了一辆轿车,事情是这样的:拐弯,撞上。

李安宁从地上站起来时,她的“小绵羊”“扑哧”一下,熄灭了。

“小姑娘,你没事吧?”司机大叔赶忙下车询问。

“我的‘绵羊’……诈尸了。”

大叔估计没听明白,于是又问了一遍:“你有没有受伤?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看看?”

安宁叹了口气,拍去身上的灰尘:“我没事,你给我张名片吧,如果我家‘绵羊’真的挺尸了……”她回头看到那辆轿车闪亮的车门上有一道长长的刮痕,“唔,算了,各自收尸吧。”

大叔瞬间无语了。

此时旁边有一人经过,他没看她,但安宁却很精准地看到他笑了。

李安宁后来才想起来,那人是他们研究院文学院的师兄,很有名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名。

而车内后座上的人,摇下车窗,是一位威严的中年男人,他把司机叫过去说了两句,那司机点了点头,之后走到安宁身边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小姑娘,需要什么赔偿,可以联系我。”

安宁接过名片来,其实她想说“不必了”,不过这样似乎能快些解决这件事,因为她快要迟到了。

而这一天,她还算幸运没有迟到,不过,她走错了教室,进了一个音乐进修班,还很悲催地被点了名。

安宁可以非常确定,她的本命年走的绝对是悲情路线!

那老师点她起来后就问:“《伏尔塔瓦河》的特色在于不断重复主题及变奏,那么这种重复的节奏表达了什么?”

“重复,重复……呃,就是无限循环小数。”

双方都没明白。

老师正色状:“那么,你觉得这个曲调适合运用在什么地方?”

安宁小声说:“适合做闹铃。”

“你课后留一下。”

李安宁生平第一次被留了堂。

下课时,当所有学生都笑着看了她最后一眼离开后,安宁被老师叫到前面,面黑板思过,黑板上写着:《伏尔塔瓦河》(LaMoldau)选自斯梅塔纳交响诗《我的祖国》;作曲家以细腻委婉的笔触,刻画了沿岸秀丽的风光,描绘了捷克人民的生活习俗,以独具一格的音符倾吐了对祖国的深沉的热爱……爱……

安宁有些眼花了,眼珠转了一圈瞟向写在黑板右上方的一栏奖励生名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