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拔腿相助(上)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基地位于郊区,周围能够去吃喝玩乐的地方很少。这天晚上,朝暮乐队在一家乡镇餐馆,点了几个小炒菜,一箱啤酒,庆祝过关。

餐馆一共也就六张桌子,今日客满。离他们不远的一桌是黑格悖论,还有四桌也都是三选乐队。两桌名气比他们大,两桌名气和他们相当。深空分裂这种档次的乐队自然是不会来这儿的。但像这样全是全国一流乐队挤在一家小餐馆里的场景,也算是千载难逢了。

喝着吃着,倒也其乐融融,互不影响。你好,我也好。毕竟今天坐这儿的都是赢家。

朝暮乐队成名最晚,所以跟这些一流乐队相对不熟一点。但现在,初赛大出风头,谁还敢小觑?赵潭又给大家倒了一轮酒,而后将身边的辉子、张天遥肩膀一搂,说:“干了!”

男孩们都露出绷不住的喜意:“干了。”

许寻笙端着杯啤酒,慢啜一口。旁边的岑野则和兄弟们一样,一饮而尽。他们自不会灌她,她也不会劝他们少喝。

岑野放下酒杯,借着头顶黄黄的灯光,看着她如冰雪般沉静美好的容颜。他暗中留意,她喝了第三杯,他们喝了……估计一两瓶吧。他故意低声说:“怎么不劝我们少喝点?”

许寻笙扫了眼空瓶子数:“不多。”就这一句话,惹得所有男孩都笑了起来。辉子说:“要说许老师,真的是个奇葩的女人,你的脑回路是不是长得和别的妞不一样?”这就是有点喝嗨了。岑野已一脚踢过去:“妞也是你叫的?”赵潭把辉子脖子一按:“自罚三杯!”

“好好好!”辉子做出欲哭状,“主唱重色轻友!”

许寻笙跟没听到似的,岑野也没看她,这点倒是极有默契。岑野神色淡淡笑着说:“不,辉子,你才是老子的心头肉,所以酒都给你喝,三杯,喝了!”这下大伙儿全没绷住,笑喷了,许寻笙也笑。

过了一会儿,大家聊别的去了,却听到岑野又低声说:“待会儿那只熊要是来敬酒,你不要理他。”

许寻笙看他一眼,眼角余光又瞥见隔壁的大熊,他们那桌也喝得正欢。她答:“怎么好不理人家?”

“你就说你不能喝呗,我代劳。”

许寻笙晃了晃手里的空酒杯,岑野一笑:“你量不好嘛。”

“我量很好。”

岑野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给自己又倒了杯酒,喝掉,闷声闷气地说:“总之别和他喝。”

“好。”异常干脆地回答。

岑野拿着杯子的手在空中一顿,放下,偏头忍不住笑了。

“这么听我的话啊?”今天他喝了酒,胆子也大了,手臂又攀上她的椅子靠背,半真半假的声音,低哑蛊惑的语气。

若岑野此刻仔细去分辨,就会看到某人白软的耳根,微微发红。而脸却是沉静无波的。许寻笙稳稳夹了筷子菜过来,答:“偶尔会听。”

岑野一怔,一下子笑了,难以克制地愉悦的笑。他想,辉子说的没错,越相处久越发现,她真是个奇奇怪怪的女人,可无论说话做事都自有章法,偶尔还会让你意想不到。

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今夜岑野一直呆在许寻笙身边,肢体姿态的霸占倾向都表达得足够到位,还是偶尔与大熊目光相遇时,他的眼神够有男人间的攻击意味当然更可能是他们抵达的时候,黑格悖论乐队已喝得差不多了,大熊也差不多喝到位了,所以那家伙居然没有过来敬酒。只是在离开时,他们乐队过来打了招呼。岑野也全都观察到了,这家伙的眼神看似寻常的扫过每个人,可在许寻笙身上停留得最久。

当时岑野就没太搭理他,低头问许寻笙:“要不要再吃点笋子,我给你夹?”许寻笙奇怪地看他一眼,准确地说是看了眼他的筷子,说:“不要。”岑野:“嫌我?”许寻笙:“嗯。”然后她抬起头,就看到大熊望着他们笑了笑,和兄弟们走了。

吃喝得差不多了,就得商量正经事。但其实那个答案,在每个人心中几乎都是呼之欲出的。

赵潭说:“咱们得挑一支二选乐队或者单选乐队pk,找哪支下手?”

辉子有点兴奋也有点担忧:“咱们好歹也是湘城出来的,现在直接干掉湘城的代表队,会不会不太好?”

这说的,自然就是在湘城区决赛赢了他们的固胖胖乐队了。

张天遥一笑:“公报私仇的意味太明显。”

赵潭:“我们不就是要报仇吗?”

岑野的手指快速在桌面上敲击了一连串,脸上已浮现足够冷酷、吊儿郎当的笑:“搞啊!”

“好!”“搞!”“行,就搞他们!”

这就算一锤定音了。

不过赵潭还是看向许寻笙:“许老师,你觉得呢?”

许寻笙已吃完了,正慢慢喝着白开水,见众人都看着自己,语气依然寻常如同只是去选一杯茶喝:“你们随意,我不挑的。”

她本意是想说自己根本不挑对手,不在意对手是谁。可一句话惹得男孩们又都笑了,然后许寻笙就瞥见张天遥和她四目相对,那眼里也有抑不住的光,然后转过脸去,不再看她。蓦然间身旁的岑野忽然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发,用压得很低很低的声音说:“你怎么能这么可爱?”

理直气壮,仿佛一切都是她的错。

许寻笙的心突得一跳,盯着面前杯子里的水,不去看身旁那灼灼双眼。

此后每一分钟,余光中他的侧影,似乎都成了最有存在感的存在。他与他们觥筹交错,他懒洋洋靠在椅子里,他的手又故意在她椅背上敲。她统统不看,因为那就像个徐徐燃着火光的发光体,她一旦靠近,就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又会余下什么。可有一点,她是清楚的。

有人说过她好,说她聪明,说她好看,说她冷淡。可从未有人说过她可爱。

明明他才是最可爱。自相识至此时,他就一直温暖又可爱,一塌糊涂地讨着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