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不问方向(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辉子自己想了个拍摄场景,责编他们居然都觉得不错。其实也很简单,很本色出镜。

辉子坐在架子鼓后,打了一遍激烈的旋律,抬起头,配上旁白。最后他拿着鼓槌做了个飞翔的手势。

“鼓手,辉子。

乐队的节拍和脉搏,在我手中。

我是沉默的守护者,

战斗中的重型坦克。

音乐就是我的全部。”

这段台词是他和责编一起想的。看着这瘦瘦的貌不惊人的男孩坐在鼓后,尽管明显有些紧张,却目露最大的虔诚。大家都安静听着,待他录完后,赵潭和他击了个掌,说:“干得漂亮。”

赵潭选择的场景最简单,就是站在房间阳台,往外眺望。

许寻笙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低声说:“我本来想选这个场景。”

岑野一想就明白过来,这家伙哪怕拍自我介绍视频,也希望低调普通到没人注意。倒是和生性木讷的赵潭选择的场景一样了。岑野嗤笑道:“就你俩闷骚。”又想起以前在机场,有粉丝以为她和赵潭是一对,顿时感觉不对了。想了想又说:“其实我也挺闷骚的。”

结果许寻笙笑了,看着他,眼睛里是非常明亮戏谑的笑,说:“太谦虚了,你那是明骚好吗?”

岑野低声说:“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老子都认。”

许寻笙耳朵里就像有根弦轻轻跳了一下,转过头去,没再说话。

接下来就是许寻笙拍摄。

之前他们几个还算安分,在别人拍摄时顶多窃笑,或者低声嘀咕。现在她要上场了,几个人却全都开始放飞自我。

辉子说:“哎呀呀,咱们老板娘要上场了,别紧张,怎么拍都是你最美!”

赵潭淡淡一笑:“古墓派传人终于上场了,好激动。”

张天遥也笑:“放松点,别紧张。”

责编们全都被逗笑了,镜头也将这一切都记录下来。许寻笙的脸泛起一丝红晕,最后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下意识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岑野。

他今天居然破天荒没有和大家一起嘲笑她,稀奇。

却见他站在众人身后,倒是一副平静表情。察觉到她的目光,他勾唇一笑,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

许寻笙没看懂,然后就被责编带去镜头下了。

岑野却想,她懂了。

我在,一直看着你,别紧张。

镜头对准许寻笙,责编犹豫了一下,问:“能把帽子摘掉吗?”

许寻笙没吭声。

责编笑了:“这么漂亮一张脸,不露出来多可惜啊!”

许寻笙却也笑了,并没有取下帽子,而是答:“他们才是乐队的主角。”

责编眼睛一亮,看了眼摄影师,摄影师会意点头,示意这句话也拍下来了。

最普通的舞台幕布前,风吹起一片片白色纱帘,也吹动许寻笙的长发,帽檐下隐约的侧脸。

她的嗓音清澈、徐缓、平静:

“我的人生中,

没有什么,比音乐更温暖。

这条路上,

没有谁,比你们更重要。

我是键盘手小生。

站在舞台小小角落,

陪你们南征北战,不问方向。”

所有人都安静着。哪怕许寻笙说完了,责编轻轻叫了声卡,摄像师放下镜头,看着那个轻轻将一缕长发挽到耳朵后的女孩,也没有马上出声。

她的声音很低沉,像只是在慢慢对你述说心事。可你听完后,却仿佛跟着她那简单的几句话,心情先是宁静,然后慢慢激昂,最后感觉到隐隐的热血,在流淌。可你再抬头看她,却只发现她的神情平静得很,没有半点刻意的蓄意和煽情。于是你明白,你其实是被她感动了。因为她那怕录制台词,也是至真至诚,没有半点伪装和刻意。

尤其是责编,拍过的宣传片也算是无数了,今天竟被一个女孩寥寥几句话给戳中心情。更何况她转念一想,乐队其他几个人都卡了好几遍,只有许寻笙,一遍过,她挑不出任何毛病。本来她对这个低调的“小生”,确实没什么印象。现在却知道了,这支乐队每个人,都不简单。

许寻笙走回他们中间,脸终于还是有些许绯红。那几个男孩都感觉心头热热的,说不出哪里好,就只是夸赞她:“说得真好!”“对,听着挺感动的。”

许寻笙吁了口气,于是跟着大家又转战下一个拍摄点,也就是岑野的了。

过了一会儿,她才发现这家伙一路沉默。转头望去,他不知在想什么,见她注视,也没露笑意,只是定定地望着她。

许寻笙:“怎么啦?”

他眼里终于隐隐有了笑:“怎么突然当着全国观众的面表白了?”

许寻笙:“……我哪里表白了?”

“我们对你而言最重要。”他慢慢地说,“你想跟着老子南征北战,不问方向。这话我记住了,落地生根,全国观众都是见证。以后老子去哪里,你都要跟着,不能再反悔了。”

“……”许寻笙下意识反驳,“我说的是乐队,不是你!”

岑野看她一眼:“乐队是跟着谁的?”

许寻笙不吭声。

他低头凑过来:“是不是老子?你说跟着乐队,是不是就是想说要跟着我?”

许寻笙一把推开他那张脸,走了。

岑野是最后一个录制的,也是压轴。责编建议他的拍摄地点,也是最终的舞台上。

其他几个人都坐在台下。出乎意料,责编显然对他的拍摄更重视,不仅叫来了灯光师专门为他打光,还叫了名化妆师过来。不过岑野看一眼台下窃笑的兄弟们,说:“老师,我就不化妆了,他们都是素颜,风格统一,我还是素颜吧。”

责编也没有强求。

看着灯光、音响人员都在调试,化妆师虽不给岑野化妆,却也给他吹了个头发。赵潭微微笑着,张天遥没什么表情。辉子则快言快语:“他们果然还是对小野最重视。”

许寻笙却没有顾及到这些。她看着岑野,想的却是他刚刚说的哪句话,脸稍稍发烫。自从再次回湘城到现在,岑野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没有那么多玩闹意味,虽然有时候说话还是没头没脑,可是……

她再度抬头端详着他。这时拍摄已经准备开始,他站在麦克风前,灯光在他身后渐次亮起。最后整个舞台暗下来,只有他站在光源中心。

他全身染上淡淡的光晕。那光落在他的发梢,也落在光洁的额头与修长指尖。当他沉静时,整个舞台仿佛都寂静下来,听他号令。他的身姿挺拔清峻,面容纯洁无暇,如同神祗少年。

那怕朝暮的人已在舞台上看到过他千百遍,此时也依然忍不住屏住呼吸,沉默不语。

他轻轻一笑,抬起头。

那莹亮璀璨的目光,像是注视着台下每一个人,又谁也不曾真的让他在乎。甚至连许寻笙,此刻都捕捉不到他眼中的所有。

然而他的眼睛里,却包含了一个男孩所有的孤独、放肆、热爱与一腔温柔。

当他开始唱歌,这一切即将开始。

即使是许寻笙,心脏也抑不住地混乱跳动。

天之骄子,一身锋芒。没人可以与他相比,也从来没有人可以真正阻挡他的路。而她即将眼看着他,展翅高飞,从此不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