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缓缓归矣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灵感有时是种捉摸不定的玩意儿。譬如半个钟头前,岑野原本听着录下的许寻笙的歌声,望着窗外景色,心旷神怡神游天外。忽然间某种强烈的乐感和冲动,就如同无法抵挡的热流,冲进心里。这种冲动他一直很熟悉,他渐渐被它淹没感动,许寻笙也顾不上想了,从包里掏出那本驯鹿少年本子和铅笔,耳机丢到一旁,开始埋头捕捉书写。

当然,本子在许寻笙那儿时,还是又白又干净,很随主人风格。到了岑野手里这么多天,总握在手里,又经常到处乱丢,皮都磨旧了,还有点发黑,怪丑的。但岑野毫不嫌弃,去哪儿都带着。

赵潭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看到这架势,便明白了,也不打扰他,自个儿玩手机。然而赵潭偶尔间看一眼,发现本子上有些旋律和歌词竟分了“男”和“女”,倒是吃了一惊,便问了句:“你要和谁唱?”

岑野头也不抬地答:“当然是和许寻笙。”

赵潭并没有听过许寻笙唱歌,岑野也没顾得上跟他分享录音,所以他大大吃了一惊。心想坏了,小野这是要色令智昏,当昏君了,自己喜欢的女孩,还要捧成第二主唱?卧槽没想到兄弟你能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

岑野抬头看他一眼,然后示意他拿起耳机听。赵潭疑惑地听了一会,愣住。

原来如此。

他们乐队还真是捡到宝了。赵潭一想,也觉得这条路可行。他们马上要参加决赛了,这种综艺比赛大家都看过很多,评委们最喜欢原创啊,改编啊,创新。他们想要赢,就得不断推陈出新。如果准备这么一首合唱曲子,作为奇招,说不定到时候会有大用处。

赵潭心里也有点兴奋,刚想和岑野讨论几句,却见这家伙头趴得低低的,正在反复修改一句音符。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在他落笔写下“女”这个字时,嘴角荡漾起一抹笑容。

讲真,赵潭认识他七八年了,从没见过他这么笑过。真的,笑得挺傻的,没有了半点平时的桀骜和散漫,是那种特别单纯特别沉溺的笑。赵潭心里“咯噔”一下,脱口而出:“你他~妈还说对她不是来真的?”

岑野笔一顿,没吭声,可是也没再写了。

火车轰隆隆开着,赵潭静了一会儿,说:“什么时候开始的?”

岑野答:“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

赵潭说:“别装了,许寻笙。”

岑野也在想,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记忆竟然自己带着他,回到了第一次见她那天。她低头坐在琴前,弹一首金戈铁马的曲子。那么斯文,优雅,温柔,清冷。与他可是南辕北辙,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却偏偏,就是她了。想到这里,岑野不自觉笑了。

赵潭看着他再次露出有点傻有点痴迷的笑,却沉默了。尽管平时总拿小野和女人开玩笑,这次南都之行,还任劳任怨给他俩当电灯泡,时时刻刻去做只漂泊在外的单身狗。可真的谈到感情,他首先想到的,毕竟还是为多年兄弟考虑。更何况是小野,平时看着飞扬跋扈,实际上赵潭知道,这家伙若动了真心,只怕是比谁都要蠢的。他那样的性子,要真陷去了,万一得不到,万一没有善终,后果不堪设想。

“人家还没有什么明确表示,你别陷太深了。”赵潭脱口而出。

岑野一怔,看着他,眼睛里笑容褪去,那神色仿佛还有一丝迷惘,但是很快清醒过来。然后他恢复了平时的模样,仿佛又有些吊儿郎当心高气傲,说:“放心,老子自然有分寸。我如果陷进去,一定会拉着她一起。”

赵潭总觉得两人说话的方向越来越诡异,想了想,又问:“既然都喜欢成这样了,怎么还不挑破了追?”不过他心里也有猜测,心想小野莫非是怕被拒绝?毕竟那不是什么普通女孩,那可是许寻笙啊。

果然岑野又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笑笑说:“皇帝不急太监急。我是怕吓着她。而且……我现在能给她什么?当然要先闯事业,打江山。全国赛至少拿到个好名次,才能对她开口。不过,以前我是没遇上她。以后……她如果还愿意喜欢上什么人,那就必须是老子了,不能是别人。老子绝对不干。”

许寻笙回到家,如往日样平平静静放了车钥匙,换鞋进屋。母亲自她进门就一直偷偷打量着。等她终于在沙发坐下,目光沉静泡茶喝,母亲便在她身旁坐下,淡淡地问:“两个男孩都走了?走之前也不来家里玩一下。”

许寻笙不想和她说这个,低头喝茶。母亲又笑了,说:“许寻笙,你动心了。”

许寻笙心头怦地一下,说:“妈你乱讲什么。”

“呵呵……”母亲说,“我生的女儿,我自己不知道?前两天那个人没走,你每次回来,虽不说春风满面吧,但也是很有精神!今天回来,又是平时那副蔫蔫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