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温柔待我(中)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你什么时候会开车的?”岑野问。

许寻笙答:“18岁拿的驾照。”

岑野便没吭声。老子的女朋友开车带我,还是个老司机,这不太符合他所憧憬的未来画面。

许寻笙随口问:“你们会开吗?”

赵潭趴到前排来:“不会。”

岑野语气平淡:“过几天回湘城就去考。”

也不知怎的,许寻笙就笑了。

出了停车场,一路天高云阔,许寻笙便和他们简单说着一路景色,两个男孩漫不经心听着。过了一会儿,岑野微微侧过头,看着她。

她的车开得不快也不慢,但是动作很稳,每个转弯似乎都平心静气、小心翼翼。阳光太大,她戴上了副墨镜,黑发披落肩头,此刻的她,像个真正的都市成熟女郎。可你仔细打量,她轻叩的细长手指,她笔直的脖子,还有过收费站掏出钱夹时那百般斯文的动作,依然是他熟悉的那个,比时代缓慢很多也讲究很多的女人。想到这里,岑野用两根手指按住嘴角,忍不住笑了。

而他不知道,此刻在许寻笙眼里,自己也和平时不太一样。到了个陌生的地方,小野似乎变得格外安静,大多数时候,他都望着窗外,似乎充满了兴趣,可始终带着几分淡漠的眉目,又似乎对一切都不会真的上心。他有时候把手搭在车窗时,有时候会用手指轻轻按住嘴。每个小动作,都带着几分利落的帅气。不过,他对她的车倒是真感兴趣,伸手拨弄了好几个地方,又好几次看着她开车的动作。许寻笙却心想,小野可不要真开车,那一定挺恐怖的。他肯定会喜欢飙车的感觉。她可是一点都不喜欢的。

许寻笙带他们去吃了鸭血粉丝汤和小笼包,因为不是饭点,明亮的小吃店里,只有他们一桌。鸭血粉丝汤上来,他俩呼哧呼哧就喝完了,并赞道:“这玩意儿不错。”但等小笼包端上来,岑野咬了一口就放下了,皱眉:“卧槽怎么是甜的,是不是盐放错了?坛子你试试。”

赵潭吃了一个,也面露难色。然后两人齐齐看着许寻笙。

“就是这个味道啊。”许寻笙说。

然后他俩就笑,仿佛这是什么非常可笑的事,岑野摸出手机:“等会儿我拍个照,发给他们。”然后先拍了个全景,又拍了自己咬了一口那个,杵近手机仔细拍。

许寻笙:“……有这么夸张吗?”

两人一起点头。

最后这笼包子是许寻笙吃掉大半,而她原本点的鸭血粉丝汤,他俩二一添作五瓜分。

走出饭店时,岑野却落后两步,没有跟赵潭并肩,在许寻笙耳边说:“原来你是吃糖长大的啊……”

许寻笙坦然说:“我们这边是挺喜欢吃甜的。”

太阳正好,都落在她脸上。神差鬼使的,岑野的目光就落在她的唇上,玫瑰般的嫩色,不大不小刚刚好,形状却特别饱满有光泽。尤其她脸白,便更显的嘴唇色泽动人。原来,从小吃了很多糖啊……岑野很快移开目光,说:“回头老子试试。”

说完自个儿的心就跟被把小勾子钩住似的,扯得又痒又酸。

许寻笙却有点意外:“你还要试?刚才那一笼都是我一个人吃的,你可别浪费了。”

岑野却笑着不说话了。

约莫是早起赶火车,又在车上跟人打了一路的牌,许寻笙领他俩到招待所时,两人都是哈欠翻天,恹恹的样子。许寻笙看时间还早,便说:“你们先回去睡会儿,晚饭我再来接你们。”

“谢了。”

“完美。”

许寻笙转身刚想回家,岑野忽然开口:“你家是不是就在招待所背后。”

许寻笙:“……”转头看着他。

岑野一只手搭在前台上,却懒懒散散笑了:“怕什么,我又不会偷偷跑去。”

许寻笙:“最好不要。”

“老子要光明正大去拜访伯父伯母。”

他的语气半真半假,看她的眼神也怪怪的。许寻笙有点头疼,都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转念一想他也不知道她家住哪栋,便不理会了,只说:“你们好好休息,我走了。”岑野笑笑,攀着赵潭的肩,进了电梯。

许寻笙把车开回家,其实确实如岑野所说,从招待所背后驶入校门,转个弯上个坡就到。她刚把车停好,走进客厅,母亲就装模作样一边擦着桌子,一边问:“朋友接来了?”

“嗯。”

“怎么不邀请来家里坐坐?”

许寻笙面不改色地说:“妈,他们时间很紧,要去的景点也很多,哪有时间来我们家里?”

“哦。”母亲略有些失望,又看着女儿脸色,倒真的没有半点见过情郎的春风满面,可转念一想,自己这个女儿,什么时候春风满面过,小小年纪跟棵老树似的,于是又暗叹了口气。

天色渐晚,许寻笙踱出家门,因为他俩之前提过,想去当地酒吧转转,所以她没有开车。等她下了坡,到了学校里一片花园时,竟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在那里。

这里离招待所并不远。

他换了身衣服,脱掉了厚羽绒服,换上薄的,简单牛仔裤,人看起来清清爽爽,还像个大学生。

她走过去,问:“睡好了没有?”

暮色中,岑野的轮廓看起来比白天柔和一些,甚至还有些乖巧:“嗯,我出门溜达时坛子还在睡,现在应该也醒了。”

许寻笙:“你就不怕迷路?”

他说:“东北小爷,小名就叫方向感,还能迷路?”

……好吧,当她没说。许寻笙看着他一副闲闲散散的样子,问:“那你在这儿干什么?”

结果这家伙语不惊人死不休:“我在寻觅你的家。”

许寻笙便抬头瞪他一眼。

岑野其实是逗她的,他刚才在这里,就是在发呆。周围的天色早已暗下去,整个世界变得模糊不清。身为主唱,身为带领乐队扔掉湘城区亚军,又辗转东北夺得冠军的那个人,他的脑子里,依然漫无边际想着乐队以后的征程,还有他自己,到底会走到哪里去。前途是那样扑朔未知,却又充满令人心动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