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遇见女神(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主持人说,等做完这轮游戏,朝暮乐队就会登场了。

所有人都兴奋着,期待着。

许寻笙又看了眼手机,还是没有回应。台上的乐队还在唱唱跳跳,她却一直有些神游天外。以至于旁边的观众席角落,开始有些骚动,她也没有注意到。

直至手机“滴”一声响,是岑野发来的短信:

“你倒是抬头啊。”

许寻笙吓了一跳,连忙抬头,就看到这才注意到,前排观众已全都在骚动,连主持人都站在台边,露出惊讶的笑容。

因为那个人,今晚最灿烂的明星,湘城区如今最有名的主唱,正站在观众席最前排的过道上。他安安静静目中无人地站在那儿,却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甚至连台上表演的乐队,注意到这骚动,节奏都乱了一下下。

许寻笙愣住了。

然后就看到这家伙,毫不在意身边的所有动静,径直朝她的方向走来。她坐在第二排,两人中间还隔了一排人,但这并不妨碍当他走近时,她看清他深沉的双眼,还有嘴角略带一丝调皮的笑意。

他……故意的。

故意当着所有人的面,跑到她跟前来。哪怕真的有什么事找,他还是忍不住要惹她一下,吓她一跳许寻笙心里闪过这念头。

不过他眼中的笑一闪而逝,平平静静地说:“阿笙,跟我来。”于是旁边所有人,又都看向了许寻笙。立刻有人认出她可能就是前些天的琴手,有人想要举起手机拍照。许寻笙立刻转过头去,弯腰起身,离开观众席。

他叫的是阿笙,她在主办方备案时用的艺名。约莫也是不想让她的真名,让旁人听到。

岑野扫她一眼,双手插进裤兜里,等她走出来了,他转身就走,一句话没说。许寻笙紧跟着他,一直走到剧场侧面的一条通道,两人才停下脚步。

此时走廊里没有人,剧场的声音隔着墙传出来,听着都只是嗡嗡嗡,倒显得两人站的地方,更加僻静。

许寻笙打量着他的脸色,问:“出什么事了?”

岑野说:“张海没有来,联系不上了。”

许寻笙不出声了。

过了一会儿,她说:“太混蛋了。”

她连骂人,都是斯斯文文嗓音温软的,岑野看她一眼,低声说:“谁说不是呢?”他低头看了眼手表,而后看着她的眼睛说:“离我们上场,大概还有三分钟。”停了停,到底开口:“我没有键盘手了。”

最后那句话他说的有点轻,轻得叫许寻笙心头一软。她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走廊地面上流淌的微光,就好像这一刻的时光,静静的,许多细小的情绪在彼此的身边流动。

可岑野看着她的脸色,一时也吃不准,她到底愿不愿意。上次比赛后,她已明确表示不想再参赛。而且,她对他也没有那个意思……现在求她帮忙,是否强人所难了?他岑野,真的就落到这个地步了,明知她不喜欢自己,还盼着她心软出手?

一股酸楚之意夹杂着傲意涌进胸口,岑野脸上却淡淡笑了,说:“也就是问问,如果为难……就算了,我们也不见得输。”说完转身就走。

哪知人还没走出去,后背的衣服却被人拉住了。那么轻轻一下,拽住了他的衣服,只拽得岑野浑身都轻轻一颤。他慢慢转过头,看着她依旧平静低垂的容颜,他问:“不让老子走什么意思啊?”

话刚说完,嘴巴已忍不住笑了,拼命忍住,还是在她面前一副酷酷的毫不在意的样子。

许寻笙也只是微微一笑,抬头望着他说:“你们怎么可以输?”

岑野有点发愣。她的容颜明亮,她的笑容清浅,哪怕讲出这样傲气带劲儿的话语,她居然也是吐气如兰温温柔柔。可岑野一低头就看到她抓着自己衣服的那只手,根根纤细,白皙透亮,和他一样,那双手已抚过小半辈子的琴了。然后岑野脑子里,忽然“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炸开了。好多好多这些天积累的情绪,都在往外冒,甘甜的,喜悦的,快乐的,酸楚的,委屈的。全都随着她这句温柔话话,放肆地飞了出来。最后留下个傻乎乎茫茫然的岑野,就这么站在她的身旁。

“哦,舍不得啊?”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就这么说了出来,快乐的,开心的,痞气的,挡都挡不住。

然后就看到她的睫毛轻轻颤了颤,说:“不要胡说八道,带我去吧。”

她说,带我去吧。

岑野转头看着前方,说:“哦,好啊。”

我要带你去,带你去那个世界里,带你去那个属于我们的舞台之上。哪怕曾经有人带你去过,哪怕他现在还住在你心里。

可只要你肯来,我怎么不敢带你去?

老子,什么都不怕。

……

待到了休息室门口,岑野刚要推门,她却说:“你等一下。”

他停下转头,就看到她露出些许羞赧神色,而后一低头,一伸手,挽起身上毛衣,非常利落地脱了下来。露出里头的最简单的白色打底t恤,下面依然是条长裙子和高跟小皮鞋。而那细致的脖子,还有白嫩柔软的手臂,在灯光下简直淡淡发光。然后她一伸手,取下头上发卡,马尾辫散落,黑发铺满肩头,她轻轻抓了几下便罢。之后她似乎犹豫了一下,说:“事出突然,只能穿着这样了,可以吗?”

岑野就这么牢牢地盯着她看了几秒钟,只看得她不自在的垂下眼眸,而后他却自己转过脸去,听到自己微哑的嗓音答道:“可以,简直完美。”

许寻笙立刻说:“你在嘲笑我。”

岑野笑了,还是没有转过脸来,说:“我哪里笑了?”

她轻轻哼了一声。

岑野却只觉得胸口阵阵发烫,再也说不出话来。

是真的。

她怎会觉得,他在嘲笑?

男孩的眼睛有些恍惚地看着前方,脑海里却是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仿佛从她开始脱衣服那一秒钟起,他的世界就安静下来。那么秀气内敛连说话都从来不大声的女孩,就这么站在舞台门外,轻轻一把扯去厚厚毛衣,只穿t恤,却刹那光芒万丈,就要拔刀跟他上战场。

他想坏了,老子完了。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么好的女孩这样绝美的一瞬间,她是真正的女神,为什么偏偏要让我看到?

这世上将来爱他的人或许千千万,可这样一个许寻笙,又能去哪里找?

他之前明明只是会错意表错情,明明只是心有不甘模糊懵懂而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来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