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妖女狂狼(下)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许寻笙:“唔……”将凌乱的发丝拢到耳后,他已自顾自笑了,绕过她走进来,许寻笙还没问他来想干嘛呢,他已瞅见那宽大的暖烘烘的躺椅,摘下吉他放在墙角,长腿一抬就躺上了她的椅子,然后舒服的一眯眼:“哎……我躺会儿,腰好痛……”

许寻笙问:“你干什么了,腰好痛?”

他居然扯过毯子,盖在脸上,声音嗡嗡地:“写了一晚上曲子,腰酸背痛。待会儿弹给你听。看到像床的东西,我就想躺下,先补会儿眠……”

许寻笙连忙扯他:“不行,我的学生马上就到,你不能睡这儿。”哪知却扯不动了,他还故意发出了低低的鼾声,跟头牛似的。她扯了几次,他也装死不动。过了一会儿,呼吸渐低,居然真的睡着了。

许寻笙又不是真能把这样倒头睡着的家伙,硬生生叫醒赶走的人,只好作罢。好在她的休息区和教学区间,还有道帘子,她把帘子轻轻拉上。

这时学生也到了,许寻笙回头又看了他一眼,头还蒙着呢。她又走过去,轻轻把毯子拉下来,让他露出脸。睡梦中的人没有再反抗,一双眼长长深深的,那张脸白皙而宁静。

那么大一只,躺在她的椅子上,像头疲惫的小狼。

许寻笙的课上了三个小时,直至暮色降临,学生也走了。她轻轻挑开帘子,却发现那家伙不知何时醒了,躺着没动,双臂枕在脑后,眼睛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什么。

见她探头进来,他一下子坐起,揉了揉头发说:“喂,我好饿,有没有吃的?”

“准备下面条,你要吗?”

他顿时笑了:“我要。你那个小锅我知道,来两锅。”

许寻笙:“……好。”

许寻笙煮面的时候,就听得他悉悉簌簌起来,洗了脸漱了口,又坐在暖气片旁边嗑瓜子吃。许寻笙有一次回头望,发现他正伸长脖子望着这边。她把脸转回来,忍不住笑了有这么饿?

许寻笙有张小桌子是专门吃饭的,先端上来的两锅,果然都被他呼呼哧哧干掉了。许寻笙最后盛了一碗,坐在他对面慢慢吃。他先吃完了,起身:“老子出去抽支烟消化消化。”烟盒还没掏出来,许寻笙头也不抬地说:“别抽了,你那嗓子,得养着。酒我看你是没指望戒掉了,烟总要节制。”

岑野没动,过了几秒钟,又坐下来,从旁边她的糖果罐里又抓了把瓜子出来嗑,一边嗑一边说:“你跟坛子一样嗦。”

许寻笙笑而不语。

等她吃完了,他也不提今天来的用意,从桌上拿起她的一本音乐理论书,翻了几页,居然认真看了起来。许寻笙也不问,坐到琴前,开始擦琴。

刚擦了两具,听到岑野问:“刚才你教小屁孩弹的,是什么曲子?”

许寻笙头也不抬地答:“《梅花三弄》。”

“《梅花三弄》?”岑野疑惑地问,“就是树上那个梅花,弄三下那个?”

他说得有趣,许寻笙微微一笑,点头。

岑野说:“不对啊,不应该是’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他唱了起来,而后说:“你弹的是什么?”

许寻笙悠悠淡淡地答:“是啊,我弹的是古琴曲《梅花三弄》,又名《梅花引》、《玉妃引》,600年前就有琴谱了,跟你说的流行音乐当然不一样。”

岑野来了兴趣,走到琴前,说:“你再弹弹,我听听。”

许寻笙看他一眼,丢掉擦琴布,又去洗净双手,缓缓坐下,聚气凝神,抬起双手。她做这一连贯动作时,岑野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看她的背影,她的腰肢,她的面目,她的十指。其实这些动作,岑野早看她做过无数遍,不知怎的,竟也不厌,还挺爱看的。

古曲伊始,曲调缓缓,如铮如诉。原本是极简单的音调,可她的琴音太好听,每一声仿佛都藏着千万低鸣。

许寻笙原本凝神弹着,偶尔抬头,看向岑野。她弹琴时,身躯是孤直的,神色是安静快乐的,总是如此。岑野隔了一张琴,坐在琴凳上,单手托着下巴,一直盯着她。于是许寻笙就望见了他颜色深邃光泽浅淡的眼,那里头亦很安静,像藏着所有的秘密,又像什么也没有,只有他向来隐藏至深的温柔宁静。

许寻笙看了他几眼,就低下头去,旋律快了,指法也快了。她盯着自己的手指,他也盯着,看着那十指灵巧得如同有了生命,在七弦上跳跃轻抚,如同抚动一团遥远的古梦。

而后是一段轻盈清脆的泛音,宛如清新的江南小调,许寻笙正弹着,忽然察觉到他的影子在动,抬头一看,他竟随着旋律,头轻轻点着。许寻笙的指法一下子乱了,好在她功力深厚,立刻在下一句稳住,心想他大抵是不知道的,他又不懂古琴曲。哪知斜眸望去,却见他嘴角含笑,没有看她,兀自低低笑着,也不知在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