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你知道吸引力法则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是从差不多十五岁的时候开始注意这件事情的:

当时我上初中二年级,把我姐姐的飞鸽牌绿色24号自行车骑了六七年,后座因为总是夹着书包都磨掉漆了。看着身边有些女同学都骑那种或蓝或紫的糖果色彩的,塑料车圈的公主车,我心里十分羡慕。因为从小就被教育不能跟爸爸妈妈要东西,又实在找不到把我那辆运转良好的小飞鸽给换掉的理由,我每天就只能在心里向往着一辆新的自行车:它最好是紫色的,硬塑料镌花的车圈,前面有一个小车筐,我可以把书包水壶还有饭盒放在里面,然后在后座驮着我的好朋友,放学的时候我要骑得很快很快,我希望四班的那个我喜欢的面孔长得白白净净的男孩会看到我的新车子……经过大约两三个月的朝思暮想,I995年11月,我生日那天晚上,当我放学回家刚刚推开家门,我家的正厅里居然就摆着一辆我向往己久的新的自行车,蓝紫色的,前面一个黑色的小车筐,塑料车圈,后座高高的,看上去十分漂亮结实,像一只骄傲的小鹿一样——这是爸爸妈妈送给我的十五岁礼物——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我想要一辆公主车,但是得到了它。

这辆新车让我在同学们,特别是女同学中间很是拉风。在补课班上课的时候,我们班的语文课代表郑蕾坐在我旁边,物理老师让同学们互相判作业的时候,郑蕾对我说:“你的新车太漂亮了!”

“我爸妈给买的。”我说。

“我也想要一个。”郑蕾说,“但是我不太敢要。这学期我都已经要了一个新书包了,期中考试又没有考得太好……”

我看看她说:“这不是我要的……这是,这是我想来的……”

她听了眼睛放光:“怎么回事?”

我就把我是怎样对一辆崭新的漂亮的自行车垂涎三尺朝思暮想,怎样构思着自己骑上它的时候的神气模样,怎样憋着就是不说的经验传授给了郑蕾,我一边说,她一边专注地听,一直到物理老师点我们两个的名字。

郑蕾如法炮制,春节的时候她得到了她的自行车。

她高兴极了,为了感谢我给她出了这么好的主意,请我吃了一根小人雪糕,然后对我说:“你说,我要是想一件大点儿的事情,能这么想来不?”

我说:“什么事情啊?”

“我说了,你可别告诉别人。”

“我不告诉别人。”我说。

“我喜欢丁家为。”她说。

丁家为是班上学习最好的男孩,因为学习好,我总觉得他在别的方面有点缺弦,同是十五岁的少年人,他根本没有我眼前的语文课代表那样解风情。我说:“那你就现在开始想吧,就想你以后嫁给丁家为的事儿,你俩在哪里住,他做什么工作,你做什么工作,你就想吧,想着想着,就会像自行车一样,被你给想来了。”

郑蕾点点头,后来我们上初三了,后来我们考上了不同的高中,她没有再跟我交流过她是怎么“想”的。

当然了,我和郑蕾的自行车仅仅是两个小小个案。

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有一次党员和积极分子的活动,学校组织去敬老院参观,我看到那些被送到敬老院的老人心里面一点都不好受,当时我上大学二年级,就在心里想:毕业了我要赚很多钱,然后给我爸爸妈妈买一个大房子住——让我的爸爸妈妈在我的房子里面住!我一定要!我也一定会的!

03年七月我参加工作了,在大学里面教书,十一月的时候教研室主任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全市高校教师可以以优惠价格购得商品现房,当时沈阳市的普通商品房均价大约是四千五百块左右,给我们的价格是两千五百块均价,差价由教育厅和学校来补。

毕业一年,爸爸妈妈住上了我的房子。

大三那年在法国留学的时候,二十一岁的我傍晚跑步总会路过一个很漂亮的住宅小区。小区里只有一栋三层的淡黄色小楼,每一家的露台都很大,我跑步经过的时候总要在那里歇一会儿,看这栋漂亮的小楼上,哪一家的猫在花草旁边休息,哪一家的青年男女在露台上摆上圆桌子招待朋友,还有他们院子里的铃兰开得怎样,樱桃树上熟透的果子有时候会掉在甬道上,把白色的砖石都染成紫色了。

我的心里那样羡慕,同时又在想:我也要在法国有一幢这样的房子,我要离樱桃树很近的那一套,我用什么样的窗帘和桌布,朋友们来了我用什么招待他们……

二十八岁我来到法国,春季的一天上午,洗了半碗樱桃在阳台上看楼下的面包店烤了什么新点心,忽然回忆起数年前自己的梦想,如今我便活在那时候的梦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