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番外篇 四 (四)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四)

赵云澜惊醒过来的时候,手里还攥着命灯上那截短短的蜡烛,上面亮着豆大的火光。他才刚动了一下,倏地一愣,脸上闪过震惊神色。

赵云澜缓缓地垂下目光,落在自己的右脚上 脚威了。

昆仑君的化身,刀枪不入、寒暑不侵,赵云澜神魂觉醒后六年,都已经快忘了蚊子包长什么样,没想到今天在南海居然威了脚!

他一边呲牙咧嘴,一边又觉得有点新鲜,摸了摸自己的脚踝,觉得大概没有伤筋动骨,就小心翼翼地活动一会,扶着墙站了起来。这一站,他又发觉了不对,手和脚沉重得不像自己长的,昆仑君飞天遁地、踏碎三界的力量消失了。

不光是这样,他的手表明鉴停了,钱包里剩下的半打符纸都成了普通的糊墙纸,一点反应也没有,长鞭召唤不出来,就连与他血脉相连的镇魂令,这时也悄无声息地躺在他掌心,成了一块凡木。

赵云澜举起蛇四叔的命灯,看清了周遭--这里荒凉极了,一眼看过去,整条街的路灯没一盏亮的,两侧是里出外进的破房子,到处浮着沙尘。

像个遗迹。

一瘸一拐地走了两步,他又不得不停下来,把鞋里的细沙倒出去,呼吸间肺腑针扎似的,心脏一阵一阵的难受,有点喘不上气来。赵云澜记得自己以前做凡人的时候,身体不能说,十分健康,可好像也并没有这么多毛病 难道是不适应了?

赵云澜拖着有点沉的身体,沿街转了一圈,手机也没信号,他看了一眼时间。

20:45.

晚饭前捏的那一小碟火腿也就是塞牙缝的,继崴脚、胸口疼之后,这具凡胎肉体又让他回忆起胃病的滋味。

这时, "喵”一声,赵云澜一抬头,看见只黑猫从旁边的枯树枝头跳到了房檐上,肉垫轻巧地踩过破破烂烂的墙头,竖着大尾巴,不慌不忙,怎么看怎么像他们家大庆小时候--

那有脖子又有腰,是还没发福的青葱岁月!

赵云澜习惯性地招猫逗狗,冲那猫吹了声流氓哨,就在黑猫碧绿的眼睛看过来的一瞬间,赵云澜看见它嘴里叼着一张纸符。还不等他看清,眼前忽然天旋地转。猫消失了,街道飞快地扭曲变形,赵云澜一脚踩空,重重地摔在地面,好不容易不疼了的右脚又崴一次。

赵云澜“嘶”地骂了一声,然后他愕然地发现, 自己回到了刚醒来的地方。

他扶着扶过一次的墙,重新站起来,才一迈步,就觉得脚感不对--已经倒出去的沙子又回到了他鞋里。

赵云澜瞳孔微微一缩,瞬间意识到了什么,掏出手机再次看了一眼时间。

20:35.

这是 十分钟以前?

赵云澜快步走过街道,拿出手机掐算着时间,十分钟以后,那只黑猫果然又一次出现,以同样的姿势,从同一个地方跳了出来。这回,赵云澜没有贸然过去招这只魔性的猫,他靠在墙角暗中观察了一会。

叼着符纸的猫抬起脚,走了五步 方才那天旋地转的感觉又回来了!

再一次的,赵云澜回到了十分钟以前。

这么来回反复了两三次,赵云澜干脆不想站起来了--他那鞋忒不好脱。

这个世界就像单曲循环,曲长大约十分钟,空间应该也不大,而他被困在这十分钟里,周而复始。

赵云澜摩挲着身边的墙,想起他和沈巍分开时那些奇怪的“气泡”······

“气泡" ······循环的时间······

忽然,赵云澜站了起来,再一次把鞋里的沙子倒干净,飞掠过荒凉的街道,在黑猫出现的刹那,他叼起命灯,助跑几步,双手一搭屋檐,踩着矮墙蹿上了屋檐,一把捞起炸毛的黑猫,拽出了猫嘴里的纸符,翻身一跃而下。

还不等他落地,时空重置的时间点就快到了,赵云澜眼疾手快地把纸符往命灯的火苗上一凑,纸符一下着了,与此同时,赵云澜听见耳畔“啪”一声轻响,仿佛有什么东西碎了,手里的黑猫倏地化作一缕青烟。

赵云澜踉跄几步站稳,再抬起头,发现自己没有被重置回原点--眼前的街道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盏路灯亮了,空气中的风沙浮尘少了许多,大树不再是光秃秃的,虽然只多了几片叶子,却有了生机。

赵云澜弹了弹衣服上的尘土: “原来是这样啊,啧,我还当南海真有什么宝贝呢,原来是个麻烦。”

众所周知,时间不可能倒流,一个人也不可能在自己的时间线上来回乱蹦。同等维度下,因果律牢不可破。

昆仑君没归位时,赵云澜曾经有一次, “穿越”回十一年前的壬午年,但其实那并不是真正的时间穿越。当时是神农把一个十一年的小轮回放进了女娲鳞里, “小轮回”就是神农捏的一个芥子世界,一个很像、但不同于现实的幻境--他是在芥子世界里走了一遭。

蛇四叔把女娲鳞交给他的时候,赵云澜就无知无觉地走进了这个芥子里,芥子世界到时间重置,于是身在其中的赵云澜也跟着一起,转到了十一年前…直到沈巍用斩魂刀从外面劈开这个世界,才把他拉回现实。

方才把他和沈巍分开的“气泡”,原来就和那十一年的小轮回一样,每一个“气泡”都是个在一定时间内无限次循环的世界。

有十分钟就重置的简陋世界,也可能有成千上万年才重置一次,无限逼真、无限复杂的大世界。

所以这根本不是什么“神器” ,就是先圣们在缔造真正的轮回前走的歪路,留下的“实验垃圾” ,一直封印在南海,没想到这回封印意外被鬼王气息惊扰,又被大妖误闯撞破,重现人间。

赵云澜抬头看了看那盏路灯,心说: “我就知道,你们才不会给我留遗产,留下的都是要打扫的烂摊子。”

现在沈巍自己都不知道被卷到猴年马月去了,指望他的刀当外援,肯定不现实。这一个一个无限轮回的小世界只能从内部破开。

这也不难--每一个芥子世界,都有一个和现实黏连的点,通过这个点,赵云澜他们才能,从外面进来。找到它,破坏掉,芥子世界就会无所依凭,继而灰飞烟灭。

举个例子来说,当年那个十一年小轮回的“黏连点” ,就是那本神秘的《上古异闻录》。

当时,现实世界的赵云澜手里有一本,小轮回里也有一本,他带着这本书走进小轮回的时候,里外两本一模一样的《上古异闻录》重合,芥子世界同时和真实世界“黏”在了一起,幻境与现实交叠。

那会赵云澜迫切地想知道沈巍向他隐瞒了什么,一直跟着这本书跑,没想毁掉它,但如果他在小轮回里拿到这本《上古秘闻录》的时候就把它烧了,小轮回里的因果就会与现实世界的因果严重背离,这

小轮回世界自然就灰飞烟灭了,不用等沈巍从外面劈那一刀。

如果他当时在小轮回里烧了里面的《上古异闻录》 ,回到现实以后,那本书就应该还在他手上,而不会永远留在小轮回里。

至于现实的《上古异闻录》 ,最早搞不好就是神农药钵那老头偷偷塞进特调处的。

此时,这些重重叠叠的芥子世界形如“气泡” ,赵云澜的倒影投射其中,每一重都会复制他身上的一样东西,作为芥子世界和现实的“黏连点”,停摆的明鉴、废纸似的纸符、变成凡木的镇魂令、召唤不出的长鞭…甚至是他作为昆仑君的神力。

赵云澜不知道每一重世界对应的都是什么,只能一个一个摸索。他在每一个世界中毁去一样东西,才能敲碎一重芥子,那东西才会跟着他回到现实。

“麻烦死了, ”赵云澜叹了口气,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回去组织统考呢。”

都是这帮没轻没重的南海水族,他出去一定要吃一次海鲜大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