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番外篇 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午后的太阳斜斜地照进屋里,加湿器里喷出白茫茫的水雾,一件大衣丢在会客的沙发上,压出了褶子,主人也不管,屋子里安静极了,只有手指敲打键盘的声音——赵云澜带着防辐射眼镜,正忙着修改一份报告。

他越看眉头皱得越紧,过了一会,赵云澜拿起内线电话,打到对面的刑侦科,口气不善地说:“林静,给我滚进来。”

三十秒钟之后,林静圆润地滚了进来:“嘿嘿,领导,您叫我?”

赵云澜劈头盖脸一顿训:“你自己数数有多少错别字?我都不知道你们一天到晚能干点什么正事,写份报告能写成……你干什么呢?”

林静完全没心情挨训,正一边往他跟前凑,一边伸长着胳膊调整拍照角度:“来领导,说个茄——子——”

赵云澜面无表情:“……茄你妹。”

林静“喀嚓”一声,拍了一张两个人的合影,还兴致勃勃地转过来给赵云澜看,照片里因为位置和角度问题,林静贴着镜头的脸像一张大饼,而后面臭着脸的赵云澜就像个背后灵。

“拍出来了!”林静莫名欢乐,“我以为上古圣人是不能被凡人的仪器拍出来的,不过也是,就和沈老师一样,你现在其实是个在人间的化身吧?你是不是想变就能变回真身,哎,商量个事,真身能和我留个影吗?”

赵云澜:“……”

林静:“就一张。”

赵云澜:“滚出去。”

林静于是又圆溜溜地滚出了。

办公室消停了没有五分钟,又有人敲门进来了,祝红走进来:“赵处,我想撤回辞职申请。”

赵云澜用下巴尖点了点旁边的碎纸机:“已经处理了。”

“哦。”祝红顿了顿,没话找话地说,“那明天是十五,我得请假一天。”

“嗯,知道了。”赵云澜头也不抬。

过了一会,祝红还坐在那不动地方,赵云澜终于看了她一眼:“还有什么事?”

“我还是有点好奇。”祝红上身往前探了探,压低了声音问,“沈巍给我的那根大神木后来为什么长出了第三个芽?前两个是怎么长出来的?”

看赵云澜的表情,他像是不想回答,然而毕竟祝红是个姑娘,他对姑娘说话的时候多少会客气一点——特别是还是暗恋过他、并且被他无情发卡的。

“第一个芽是他和神农定下契约的时候,第二个芽是他遵守承诺的时候,第三个芽是他决定……”赵云澜的话音停了一下,脸色显而易见地阴沉了下来,过了一会,勉强耐着性子说,“大不敬之地不能建立轮回,就是因为鬼族无魂,而大神木长满三个芽就象征了鬼王生出三魂,鬼王魂把轮回沟通到了大不敬之地,从此也就没有了鬼族的概念,你懂了?”

祝红想了想:“好像……大概有点懂了,但鬼族都去哪了?”

赵云澜挑挑眉:“没了,但也无处不在。”

祝红:“就像永远烧着的镇魂灯一样无处不在?”

赵云澜:“嗯。”

祝红又问:“那你呢?你还会回昆仑吗?镇魂令还存在吗?”

她的语气难得地有一点迟疑,仿佛才刚想起来面前坐着的人究竟是谁。

“不回。”赵云澜一边说,一边用U盘拷贝了一份文件,扔给祝红,“替我打成红头的,然后盖公章——昆仑山又不具备开荒植树的条件,我回去也开不了农家乐,干嘛去?每天接受一帮傻逼朝拜怎么那么有意思呢?我才不去。”

祝红接住U盘:“我还是觉得有点梦幻。”

赵云澜:“嗯?”

祝红:“我暗恋过昆仑君啊我擦,老娘怎么那么牛掰呢?”

赵云澜:“……”

“哦对了,”祝红从兜里翻出一个卡包,在里面厚厚的一沓银行卡打折卡里找到了一张酒店打折金卡,扔在赵云澜办公桌上,“我听说你有家不能回,这个给你,六折,省得你工资都便宜酒店交住宿费了,我就只能帮你到这了。”

赵云澜:“……”

然后赵云澜默默地收下了打折卡,毫不客气地对戳了他伤心事的祝红说:“滚出去。”

祝红也滚了,过了一会,楚恕之拿着祝红打出来的文件进来,然后在送文件之外又做了很多余的事——比如他坐在了赵云澜对面。

赵云澜把鼠标一摔:“你们还有完没完了!”

楚恕之:“我就问一句话。”

赵云澜:“没爱过!以及小郭确实是镇魂灯的灯芯化身,行了说完了你可以滚了。”

楚恕之:“所以他有天降的大功德,就和女娲一样?”

赵云澜表情凶残地在电脑上扫着雷:“百世如一日地做同一种人,做同一种事,维持镇魂灯一直在烧,难道比造人的功德小?你这中二病不明白就少说两句,别给我丢人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