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镇魂结局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地面上巨震, 黄泉下更是翻江倒海。

蛇四叔牢牢地护住祝红,就像她还是个缠在他手腕上撒娇的幼蛇那样, 坚硬如铁的鳞片在他的皮肤下若隐若现, 替她挡住四周落下的石子沙烁。

不知过了多久,地下才平静了下来,浓重的、让人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的黑气奇迹般地开始缓缓散去,幸存下来的人们狼狈地从边边角角的地方露出头来, 小心翼翼地探查着周遭。

祝红小声问:“四叔, 怎么了?”

蛇四叔“嘘”了一声,放出自己的神识, 谨慎地扫着附近的情况。

就在这时, 祝红突然小声惊呼了一声,蛇四叔扭过头去, 只见那不明原因地长出了第三个嫩芽的大神木树枝缓缓地从她手里飘了出去, 祝红立刻要去追, 蛇四叔一把拉住她:“等等, 你要干什么?”

祝红有点着急:“沈巍救了我一命, 我也答应过人家要找个地方好好栽下去的, 大神木的树枝怎么能在我手里丢了?”

说完, 她用力挣脱了蛇四叔的手, 初生牛犊不怕虎地跑了出去。祝红出生不过几百年, 压根不知道天高地厚, 对于“后土大封”,她是既没有听说过, 也丝毫不知道害怕,就这么悍然无畏地冲了出去。

蛇四叔犹豫了一下,到底不放心,勉强幻化出双腿,跟着她跑了过去。

神木树枝直接飞到了忘川上,水面上的黑气已经完全散开,露出了下面幽深冰冷的忘川水,大神木在空中悬浮了片刻,就那么直直地冲了下去。

祝红本能地有点畏惧忘川水,然而随后想起了她的承诺,顿了顿,到底一狠心,露出大蟒的原型,“噗通”一声,也潜了下去,蛇四叔紧跟而下。

在别人眼里,这两条蛇简直是不要命了,眼下虽然不明原因地安静了片刻,但是谁能知道大封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没准还在酝酿着新一轮的爆发呢,现在跳下去不是找死吗?

祝红和蛇四叔一路跟着大神木往下潜,蛇四叔的目光忽然闪了闪,他毕竟见多识广,这时心里已经多少有数——大神木下沉的方向,正是传说中功德古木的方向。

果然,不多时,他们就看见了枯槁高绝的功德古木,千万年毫无动静的功德古木突然伸出了干枯的枝桠,在忘川水中缓缓地上下起伏,轻轻地抖动,树枝惊起极其柔和的水波,仿佛在迎接什么。

大神木的树枝落在了功德古木的旁边,扎进了最深的泥土里。

而后,它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生根发芽,长出枝叶,不过片刻,就已经亭亭如盖,与旁边的功德古木相映成辉。

接着它伸出柔软而细长的丝绦,温柔地缠住了枯死了千万年的功德古木,祝红忽然惊诧地捂住了嘴——那枯木上生出了小小的嫩芽来!

两棵巨树依然在不断地变粗、长高,直到千丈长,一直从狼藉一片的忘川水里冒出头来,绿荫布满整个只剩下残垣断壁的阎王殿,还在不断地繁盛着,远远望去,树冠的碧绦如怒,起伏氤氲,几乎一眼望不到头。

蛇四叔身上的伤口在树下奇迹般地痊愈了,他的目光终于落到了功德古木之后——曾经的后土大封石已经不见了。

后土大封分崩离析,被黑雾与鬼声弥漫的大地上却突然着起了熊熊烈火,四柱复又归位,也许不久新的大封就快要落成,也许……

地面上的汪徵忽然喃喃地问:“那是……什么声音?”

“是山吧。”神农药钵侧耳听了片刻,“万山同哭的声音。”

汪徵睁大了眼睛:“山也会哭。”

神农药钵沉默了片刻:“会的,传说只有在盘古倒下的时候,万山同哭过,就连昆仑君身化镇魂灯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声音,大概他当时不算真正的形神俱灭。”

汪徵呆立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无论是沈巍还是斩魂使,她都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然而等她发现的时候,自己竟然已经泪流满面了——鬼是不能轻易哭出眼泪的,她心里明白,可就是怎么也止不住。

桑赞叹了口气,伸手把她揽进了怀里。

这时,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轻轻地说:“傻丫头,哭什么?”

汪徵一愣,低头一看,赵云澜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缓缓地站了起来。

汪徵对上了他的眼睛,突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奇怪,那人的确是朝夕相处的赵处,又仿佛……有了一点说不出的变化。

她心里狠狠地一揪——难道沈巍真的把他所有的记忆都抽走了?

可是神农药钵却在惊疑不定地打量了赵云澜片刻后,忽然退后三步,缓缓地跪下了,极尽恭敬行了大礼:“拜见山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