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大封是彻底破了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郭长城紧紧地握着赵云澜给他的小电棒, 还没从让他手脚冰凉的恐惧里回过神来——他方才把一只险些和他来了个贴面的幽畜电成了一块糊烙饼。

而那刚刚还在和他们嘻嘻哈哈说话的青年人却变成了一个怪物——嘴能张开一百八十度,整个脑袋岌岌可危地只有一个点连着, 好像被劈开成了两半, 露出里面猩红的舌头和一口的獠牙。

本来在空无一人的小镇上收集亡者魂魄听起来就已经很恐怖了,谁知道这还是小清新,重口味的还在这等着。

楚恕之躲开了郭长城险些误伤友军的一串电火花,回手把腰上的挎包塞给他:“好不容易攒的, 你拿着, 别摔碎了。”

郭长城手哆嗦得像帕金森,最后只好囫囵个地把包整个抱在怀里。

楚恕之一本正经地问:“你害怕吗?”

郭长城诚实地点了点头。

楚恕之:“怕得要死吗?”

郭长城又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点了点头。

“太好了。”楚恕之说, “继续保持。”

郭长城:“……”

这么一分神,电棒上的无差别攻击就弱了下去, 楚恕之眼角瞥见, 突然重重地一拍郭长城的肩膀, 用一种阴森森的声音指着他身后说:“快看, 那是什么?”

那是几只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幽畜, 要说郭长城本来有三分惧意, 被楚恕之这么一吓, 猝不及防地一回头, 险些吓破胆子, 爆发出一阵非人的惨叫声:“啊啊啊啊啊啊——”

同时电翻并残害了几个原本冲着这边跑、企图开饭的鬼族。

化恐惧为力量, 要说起来,他们领导虽然是个二逼, 但是也是有几分水平的,反正是把物尽其用贯彻到底了。

楚恕之冲郭长城竖了个拇指,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直接蹿上了联排小别墅的房顶,扯开了自己身上的防寒外套丢下去,衬衫袖子下露出来的手臂变成了诡异的青色。

楚恕之活动了一下手指,关节僵硬地响了几声,随后,他摸出一个骨头削出来短笛,变成了青紫色的嘴角露出一个说不出阴森的笑容,一串古怪的音符从他手指尖流泻出来,原本平静的地面涌动了起来,而后小镇地上铺了一层的“尘埃”缓缓地浮了起来,它们飞快地凝聚在一起,在空中合成了一具一具完整的白骨,一部分落在郭长城旁边,另一部分冲着那来路不明的青年扑了过去。

此时那“青年”的眼睛已经完全变红,他眯细了眼睛望着楚恕之:“尸王。”

楚恕之没理他,笛声骤然尖锐,几具骷髅骨架应声开始攻击,一个骷髅尖锐的指骨猛地插向青年的胸口,那青年身如鬼魅,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骷髅的手指直接在地面上捅出了五个小洞。

随后,被袭击的青年一记重拳袭来,骷髅反应不及,被他活生生地打碎了,白骨掉得七零八落的。

随着笛音,掉落的白骨却又自己重新拼上,再次随着同伴一起向青年纠缠过去。

那青年手脚硬如磐石,一拳一脚无不能当场踹散一具尸骨,可楚恕之召唤的尸骨本来就是镇上的骨灰凝结成的,散了也能再拼好,虽然攻击力不高,但是纠缠他的工夫一流,只要对方有一点疏忽,骷髅尖细的指骨能捅他一个对穿。

青年忽然冷笑出声:“别人也就算了,你一个身负重罪、一身死气的尸王竟然也加入镇魂令,不觉得可笑吗?你杀人如麻、放血食尸的时候怎么不这样装模作样地假正经?”

“我罪已赎,”楚恕之虽然这样时候,却还是下意识地瞟了郭长城一眼,发现那小青年正手忙脚乱地应付层出不穷的幽畜,没听见这句话,不明原因地松了口气,“你又是什么东西?”

青年勾起嘴角,一把掰下了一个骷髅的脑袋,将颅骨整个咬碎了塞进嘴里,“咯吱咯吱”地嚼着:“我?我族乃是天生。”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青年忽然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了镇魂令背面的字,他生生地攥住一具骷髅的四肢,四肢像摘玉米一样得给撅了下来,握在手里,一把捏碎,他冷笑一声,“留下这句话的人,一定是个大傻子!”

由于郭长城人类的“特殊”身份,他入职的时候只签了劳动合同,并不受镇魂令驱使,所以他只模糊地知道有镇魂令这么个东西,并没有仔细地看见过,头一次听见这话竟然是从一个不知名的怪物嘴里,郭长城却满脑子都被这几句话占满了,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这么一呆,他手里电棒自然安静了下来。

一只躲藏在墙角虎视眈眈的幽畜趁这时突然冲了出来,猛地扑向没反应过来的郭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