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山河锥一开始就在你手里?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判官等人还没从这突发的事件里回过神来, 就看见一条长鞭像毒蛇一样地向鬼面卷了过去,镇魂鞭精确无比地缠在了鬼面的脖子上。

那一鞭“呼”地一下扬起凌厉地劲风, 刮到人脸上生疼, 一边的鬼差简直觉得自己是被集体抽了一个大耳光,暴露在空气里的地方火辣辣的,不约而同地扭脸退避。

判官心里的苦水都快要逛荡得吐出来了——大封的动荡越来越无法忽视,可眼下各路势力全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退避。

所有到了能知道后土大封这些上古秘闻级别的, 眼下要么已经是千年万年的老妖, 早成了一族之长,要么已经历经千劫百难, 修成正果、与天体同寿。

五百年前大封第一次表现出松动迹象的时候, 由地府牵头,曾经把各路势力都集中在了一起, 共同讨论了这件事, 当时一呼百应, 各路仙长群情激奋, 一个个大义凛然, 开口苍生闭口天下, 纷纷表示要鞍前马后, 万死不辞。

可是自昆仑山巅一战之后, 这些人就像是商量好了, 集体失踪了。

他们都是修行中人, 都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很威风、很有前途的事。修行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要经历别人所不能想象的艰险, 旁人所难以理解的寂寞,本人先天资质要好,已经是万中无一,能心性坚定、踽踽独行,不急功近利或半途而废的,更加是百万之一,这还不算,哪怕天资再好,后天再努力,欠缺了那么一点运气,最终也是功败垂成——这样历尽沧桑修成的正果,谁能不爱惜羽毛?

如果不是大封受损,地府首当其冲,不得不站出来,那么判官扪心自问——他觉得自己一定有多远躲多远,不说他一个小小判官,就是十殿阎王,他们敢看准了斩魂使自持身份不和他们计较,搞出不知多少的小动作,但万一真的玩脱了,哪一个敢站出来直面鬼王?

更不用提那阴阳怪气、喜怒无常的鬼面。

判官神色复杂,目光落到了赵云澜身上——大概只有当年洪荒破碎前,那些真正的先天神魔,才有那样大的手笔,那样为死不顾的胸襟吧。

……哪怕他现在只是个凡人,也敢毫无顾忌地伸长鞭子勒鬼王的脖子。

判官心里一时有些不是滋味,他难以理解那样死生一掷的豪情,难以想象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飞蛾扑火,更加难以企及他们开天辟地、无所畏惧的大荒往昔。

已经销声匿迹在轮回里的昆仑君姑且不论,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分明只是个油嘴滑舌的凡人,他又凭什么敢不畏惧、不惊恐?难道已经丧失了大荒山圣的权柄和力量,仅仅凭借一点被轮回洗练过无数次的魂魄就可以么?

沈巍在最后一刻,十指收拢,手中白光骤然泯灭,方才的混沌彻底被吞噬,随后,他的身体突然剧烈地抽动了一下,插在他胸口的冰锥骤然冒出蛛丝一般丝丝缕缕的黑线,眨眼的工夫,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蚕茧,把他整个人包在了里面。

鬼面一只手攥着冰锥的一角,一只手正好在镇魂鞭缠上他脖子之前塞了一只手进去。

而后在空中,与下面的凡人遥遥对视,感觉那男人的眼睛里有一团比当初点燃了整个大不敬之地的魂火还要灼人的火光。

“如果镇魂令没有被损坏,”鬼面的声音在赵云澜企图把他活活勒死的长鞭下显得沙哑而支离破碎,“我的脖子现在说不定已经被你扒掉了一层皮,啧啧,真是可惜……”

赵云澜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放、开、他。”

鬼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与我同为鬼王,尽管境遇所致,性情不合,可我依然不愿意伤他,是他一步一步地逼得我走投无路。你想要人,也可以,拿镇魂灯来换。”

赵云澜对这种类似“交换人质”的条件充耳不闻,英俊的眉宇间骤然呈现出了某种沉静至极的阴郁:“那我奉劝你,如果你够聪明的话,最好也给我一锥,否则我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鬼面听了,沉默了片刻,纵声大笑:“如果是昆仑君,我今天就算舍命,也绝不让你独活,至于……”

他的身体猛地一震,失去了神木庇护的镇魂鞭一瞬间碎成了无数节,赵云澜的手心被震出一道几乎见了骨的血痕,脱手而出:“我的令主你,唉……我感激你借火之恩,又受他的影响,不得已……实在有一点喜欢你,留着你也无碍。”

鬼面说完,带着尖锐的笑声,黑雾升起,一瞬间他与被黑茧包围的沈巍同时不见了踪影。

赵云澜原地站了不知多久,手心几乎已经被鲜血糊满了,判官终于忍不住清了清嗓子:“令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