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泉水湾别墅小镇–陷阱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混蛋!”祝红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 女蛇妖可不是白软萌妹子,手劲十分可观, 并且对砸东西很有一套, 非常的稳准狠,“咣当”一下砸在了他们公务车的后盖上,车上十分清晰明了地掉了一块漆皮。

赵云澜不心疼,更没有停车。

就在这时, 祝红兜里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一看,是一条来自楚恕之的短信, 楚恕之说:“赵处让我转告你, 破坏公物的钱从你本月的奖金里扣,你可以再来几块, 都扣光了就扣工资, 悠着点, 别离职的时候一分带不走。”

祝红把手机的边捏扁了, 然后大吼一声:“赵云澜, 你这个王八蛋!”

郭长城面如土色地看着这如此大逆不道、胆敢以下犯上的同事, 脆弱的小心肝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祝红红着眼睛转头瞪他:“看什么看!还不快走!”

郭长城屁颠屁颠地跟在她身后。

祝红又怒:“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是男人给我去开车!你见过让女人开车的男人吗?!”

郭长城眨巴眨巴眼, 认识到她这完全是在迁怒——开个破车又不是上公共厕所, 没听说过还有分男女的规矩, 鉴于祝红在他心里不是人,郭长城并不十分畏惧, 于是他实诚地说:“祝姐,其实你也不是女……”

祝红面沉似水,就好像马上要给人致命一击的眼镜王蛇,信子都快吐出来了,郭长城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一个屁也不敢放地钻进了车里。

然而她自己却没坐上车,把副驾驶那边的车门一摔,冲郭长城挥挥手:“自己滚吧,我要去找赵云澜。”

郭长城从头到尾都没来得及发表一个成形的意见,祝红就已经绝尘而去。

坐在赵云澜车上的大庆和楚恕之其实也相当痛苦——因为副驾上有一位今非昔比的大神,知道了他是斩魂使之后,尸王也好,老猫也好,都再也难以找回过去那颗逮着谁跟谁犯贱的赤子之心。

他们气氛诡异,就这么一路寂静无声地开到了疗养别墅小镇的正门入口处。

气派的“泉水湾度假别墅”几个大字以大理石浮雕的形式竖在设计感很强的花丛中,不知是材质还是天气原因,石头上刻的字有种说不出的黯淡。

门口有两个保安亭,两个入口,两边的行车路都挡着不让通过,旁边有个供业主自动开门的刷卡器,可是不亮,好像已经断电了。

赵云澜把车停在了门口,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信号已经剩下了若有若无的一个底,稍微晃了一晃,就彻底没了。

保安亭的窗户不知怎么的开着,窗台上有一个小小的快递包裹,旁边放着一根笔记本,本上有一根没有盖上笔帽的笔。

无论是窗台上,还是这些东西上,都笼着一层奇怪的灰。

赵云澜带上手套,把笔记本拿下来仔细仔细看了看,他发现这是一份代取快递的收发记录,门卫代收快递包裹,登记,然后送到业主手里,业主还要在后面再签个字。

最后一条,记录的正好是头一天的日期,后面写着“10A业主李先生,包……”

“包”字都只写了半个,最后的弯钩都没来得及拐弯,就戛然而止了。

赵云澜闭上眼几乎都能想象到那副场景,送快递的快递员从窗口递进包裹,然后接过登记单,在上面一笔一划地写下包裹信息,“包”字才写了一半,出于某种原因,他突然被打断了。

被什么打断了?

现在东西还在原位,人去哪了?

这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下了车的沈巍走过来,伸手在窗台上抹了一把那颜色略微有些奇怪的细细的灰。

沈巍手指捻了捻,仔细端详了一下,然后轻描淡写地对赵云澜说:“落上去的时间不长。”

赵云澜简直要给他这肉眼痕迹专家跪下了:“落灰?你这也能看出来?怎么办到的?”

沈巍把手拍干净:“别的灰尘看不出来,不过这是刚落上去不久的骨灰,还很新鲜,我个人认为不会超过两三天。”

赵云澜:“……”

沈巍的语气就像说“牛奶是刚挤出来的,还很新鲜”一样。

赵云澜木然地合上笔记本,找出个证物袋来严严实实地包装好,无比庆幸自己把郭长城支走了,否则吓尿了那位的结果,就是被他手里的怨魂电棒无差别攻击。

“不过你说什么?这是骨灰?我怎么觉得不太像。”赵云澜不自觉地想到了人死后经过火化装在小盒子的那款,一时还有点疑问。

沈巍耐心地解释说:“不是烧过的那种骨灰,‘挫骨扬灰’你知道吧?当时那个人可能就站在这里,然后肉身在一瞬间分崩离析,骨头碎成齑粉,才落到了窗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