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我得振振夫纲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郭长城有点蔫, 活像在火车站候车大厅住了一宿的苦逼流浪汉,当他钻进驾驶舱的时候, 楚恕之脑子里就只有“一摊”这么一个形容词。

“没找到?”楚恕之明知故问。

郭长城默默地点点头。

楚恕之沉默了片刻, 试探着问:“不过也有可能是我想错了,他们可能会坐火车,或者在市区逗留一阵子,要不然我们先回去吧?”

郭长城沉默了一会, 熬夜让他本来就不大灵光的脑子显得有点木然, 然后他用力抹了抹脸,小声说:“对不起啊楚哥, 要不然……要不然你还是先开车回去吧, 等把人找到了,我再自己打车回去。”

“打车?你在这蹲一宿, 是打算冻死在外头吗?”楚恕之想了想, 又说, “你放心, 就算答应了鬼话也不要紧, 只是一只没什么道行的地缚灵, 我还摆得平。”

郭长城还是坚定地摇摇头, 他刚打算推开车门下去, 就在他背对楚恕之的那一瞬间, 楚恕之一直揣在兜里的手突然伸出来, “啪”一下,把一张符贴在了郭长城的后颈领口。

“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附在人身上?”楚恕之冷声问。

郭长城当时就觉得, 自己的四肢好像突然一下子被灌了铅,他想回头问楚恕之是怎么回事,可是脖子僵直,就是扭不过去。

他的意识好像飘出了身体,从一个诡异的第三方角度看着自己造型可笑的身体和身后表情凝重的楚恕之。

楚恕之皱着眉,抬头看着郭长城浮在半空中的幽灵――那的确是凡人生魂,而且和身体百分之百契合,没有一点违和。

也就是说,被他一张符打出来的魂魄真的是郭长城本人。

“所以你确实是郭长城?”

郭长城浮在空中,想说:“楚哥你干什么。”

可他张了嘴,却好像被按了静音……不,简直就像他进入了一个真空的、声音无法传播的领域,他发了声,可是只能通过自己的身体听见自己的声音,出了口,却完全传不出去。

这时,楚恕之伸手把郭长城身上的符揭了下来,而后郭长城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一只枯瘦的手直接压在了他的魂魄上,那种触感非常奇怪,让郭长城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然后方才那种飘忽的感觉一下没有了,身体沉重得让他几乎有点不习惯。

郭长城战战兢兢地扭过头去,就迎接上了楚恕之审视的目光。

郭长城就是反应迟钝一点,此时也明白自己方才是灵魂出窍了,在他的理解里,“灵魂出窍”和“死”没什么区别――也就是说,楚恕之差点一张符贴死他。

郭长城瑟缩着,有些恐惧地用后背紧紧地靠着另一边的车门,心跳到了嗓子眼,弱弱地问:“楚、楚哥……这、这是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人?”楚恕之问。

郭长城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不知道这算啥问题,直觉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不容于世俗的大坏事,以至于被人骂“不是人”,可他仔细回忆了片刻,发现压根没有这码事啊,总不能是睡梦之中千里行凶吧?

“我这么说吧,你对你父母有印象吗?”

郭长城点点头。

“抱歉,我知道你家的事,你也节哀,”楚恕之毫无诚意地道歉说,“不过这事我必须得问清楚了,你是你父母亲生的吗?怎么能证明你是你父母亲生的?”

楚恕之这人情商不高,具体表现在他其实知道该怎么说人话,就是有时候自以为很拽,懒得说。

这问题要换成赵云澜,敢当场跟他急,大巴掌扇他都不稀奇,可是郭长城就是很软蛋,听了这话,只是觉得心里有一点别扭,却一点着急上火的表现也没有,他甚至仔细地想了想,认认真真地回答说:“我跟我大舅还有姥爷年轻时候长得特别像,我爷爷有点高血压,传给了我爸,我现在也有点血压高的先兆……我觉得应该是亲生的。”

“那你祖上出过修道的人吗?”楚恕之问。

“祖上?”郭长城愣了愣,“我不知道我祖上是干什么的,往前倒只能倒三辈,最多能倒到抗日战争那会,以前的事也没人知道了。”

楚恕之没纠缠这个问题――就算郭长城祖上真有什么特殊的血脉,近三代都是凡人,可见已经稀薄到了什么程度,不是决定性因素……那最后一个可能,就是他是什么人的转世。

可那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魂魄,以尸王的眼力,没能看出一点不一样的地方。

正这时,对面一辆大巴的车灯扫了过来,郭长城一把抓住楚恕之的胳膊:“楚哥,车!车!”

楚恕之顿了顿,暂时放下了疑问:“好吧,你去吧。”

郭长城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跑了下去,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刚过去一辆来自女孩所在省的大巴,这一辆又是,郭长城挥手拦了下来,上车先对司机亮了证件,然后用新闻联播一样的语气背出自己准备好的、要求检查车内乘客的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