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你愿意和我一起死吗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沈巍一开始没回答, 看着伤心得一塌糊涂的小鬼王消失的方向,脸上露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 好像有一点怀念, 又好像有一点不好意思,隔了一会,他才轻轻地说:“我对神农氏,其实是很敬重的, 他比你、比女娲都更像是一个真正的神明。”

“等等等等。”赵云澜抬手止住了沈巍的话音, 皱着眉仔细想了一会,“要我说这都怪你, 有事不好好地跟我说明白了, 骗我都骗得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我现在觉得头都大了。”

沈巍闭上嘴, 他觉得自己始终在等赵云澜一句“再也不想见到你”的判决, 可是总也等不到, 于是就好像抓着一根细草被吊在了悬崖上, 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

赵云澜一眼瞥见, 忽然说:“沈巍, 其实人生最大的痛苦, 你知道是什么吗?”

沈巍扭过头看着他。

“就是娶了个又别扭又混账的老婆, 脑子里想法太多, 三脚踹不出一个……咳,一句话来, 迟早你要被他层出不穷的想法弄得找不着北。”

沈巍:“……”

赵云澜:“没错我说的就是你,我现在就非常找不着北。”

沈巍似乎听到了一点暗示,然而他不敢确定,目光猛地射向他的眼睛,一瞬间竟是慑人的亮:“所以呢?”

赵云澜早让沈巍给训练出了条件反射,只要他有一点黯然难过,就会费尽心机地上去哄,但是一旦沈巍稍微表现出一点让他适应不良的强势和咄咄逼人时,赵云澜就又忍不住贱得难受地想逗逗他,撩闲调戏一下。

于是赵云澜伸手蹭了蹭自己的下巴,摆出一副大尾巴狼专用的深沉表情:“所以什么?咱俩的事怎么说,得建立在你坦白从宽的基础上,沈巍同志,所有想在人民群众面前耍花招的,最后都会被淹没在群众反抗的浪潮里,你懂不懂?”

沈巍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没说出什么——他大概已经丧失了小时候那种用语言直白地表达的那种能力。

赵云澜就说:“先等我理出个先后顺序来:之前那些咱们就不扯了,从女娲大美人在甩葱歌里造人开始——昆仑,目前疑似是本人,目测当时刚脱了开裆裤,作为一个心智不全、缺弦的小二百五,在旁边乌鸦嘴一样地说造人的泥土里有东西。女娲于是发现人从泥土中带来了三尸,也就是贪嗔痴——女娲从那时就预见了人族的贪嗔痴三念,最后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神魔大战吗?嗯,这说明了……”

赵云澜顿了顿:“那大美妞儿有被迫害妄想症啊。”

沈巍不大习惯他这个不严肃的表述方式,沉默了一会,却觉得他说得也没错,于是艰难地点了头:“是。”

“后来女娲叫来伏羲,两人联手建造了伏羲大封,镇压住了地火,也就有了大不敬之地。”赵云澜说,而后他话音一转,问沈巍,“哦,对了,其实我还想问,传说那两位还是两口子,真的假的?”

沈巍:“……真的。”

“我去,八卦原来也有真的。然后相安无事了没几年,第一次神魔大战果然发生……换种更脍炙人口的说法,就是黄帝战蚩尤,他们打着打着,蚩尤觉得对方点子硬火力强,顶不住了,于是元神出窍,到昆仑山找昆仑君,求山圣,也就是我,罩着他的小弟——巫族和妖族。昆仑君是个脖子上挂大饼都懒得自己翻个的人,当然不愿意管这些淡事,可惜架不住大神三跪九叩,活像拜天地一样地一路磕头磕上来,加上他还养了一只馋得要死的蠢猫,无意中舔了蚩尤血,昆仑君必须出面还这个人情,于是答应下来——话说那猫是大庆吧?妈蛋,我早就知道那死胖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坑爹货!”

沈巍扭过头去,不想去看这个被猫坑了的“爹”。

“昆仑君在第一次神魔大战里保住了巫妖二族,又给他们提供了生活和修炼的地方,世代照顾,结果又没太平多少年,第二次神魔大战又开始了,这次是炎黄内讧,水神共工和皇帝后人颛顼帝干上,东帝后羿又企图浑水摸鱼地胡一把大的。三界混战,巫妖二族又被卷进去。在这场战役中,由于人口、妖口和巫口都比以前壮大了很多,所以死得也比较多,为神农提供了更多的样本,他得出了‘死亡就是混沌’‘不安于混沌的魂魄更加痛苦’的结论——综上所述,女娲造出的人族是‘生得不快活,死得太受罪’。于是神农和女娲一起,商量怎么样能永远地摆脱死亡,他当时就有了轮回的思想。”

沈巍略显尖刻地笑了一下:“也许只是因为他自己变成个凡人,必须要面对凡人蟪蛄一般春生秋死的人生,也许是他自己比较怕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