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鬼族,在光与黑暗的夹缝里出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郭长城的电话一直在震动, 来电显示是个很奇怪的陌生号码,看起来不是手机号, 也不是什么正正经经的座机号, 前面有很多4,郭长城扫了一眼,觉得和电视购物的号码有点像,估计是推销什么东西的, 大家都在说正事, 他虽然听不大懂,但也非常懂事地装出一副努力在懂的样子, 任手机震动不休, 没理会。

可是众人讨论了半晌,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蛇四给的水龙珠, 让楚恕之计较了一番, 楚恕之常年生活在坟堆里, 又走的是尸修的路子, 心性实在光明不到哪去, 偶尔有点小阴暗, 是个正宗的阴谋论者。

“你四叔肯定知道点什么。”楚恕之断言, “不然他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要把你带走, 又那么巧这个时候让你把水龙珠交给赵处?”

祝红双手抱在胸前, 皱着眉深吸了一口气。

办公室里的人人鬼鬼一时都沉默了,这时, 白天传达室值班的喜欢玩骨雕的老李突然开了口,他说:“其实我……我倒是有一点消息来源。”

众人一时都看向他,老李似乎有些局促,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老光棍一条,下班了也没什么事干,平时爱去古董街找几个老哥们儿喝茶下棋,头两天,听见一个一块下棋的老哥提起这事,他说家里供的几条镇宅的护家蛇,这两天都走了,连上供都不吃了。别家也一样,蛇族看来是要彻底撤出龙城。”

祝红愣了愣:“这……我四叔倒是没跟我说。”

“不单是蛇族,你们看看,眼下也快开春了,城里有半只乌鸦吗?鸦族那帮孙子,有点风吹草动,跑得比耗子还快。”大庆提起“耗子”俩字的时候,显而易见地皱了皱鼻子,表达了十足的鄙夷——对于一只猫来说,大概世界上所有值得鄙视的东西都可以用“耗子”俩字形容。

“我四叔他……”祝红顿了顿,眉间的皱痕更深了,她从小被蛇四叔带大,基本在她心里,蛇四叔就是个无所不能的存在。她就没见过蛇四叔为什么事为难,蛇族好像只要有他在,天就塌不下来。

祝红知道,他对自己只字不提,很可能只是怕自己对赵云澜用情太深,没事的时候说不定知道自己无望还会默默走开,可要是知道他有危险,怎么还能在这个时候轻易离开?

可多大的事才能让蛇四叔连想想应对办法的过程都没有,就直接把整个蛇族迁走?

所有人中,其实只有大庆隐隐约约地知道——无论是幽冥的异动,还是那本诡异的、来自十一年前的书,似乎都隐隐约约地指向了五千多年以前的旧事,那是个天塌地陷,诸神陨落的年代,绝对没有小事。

然而它却也看清楚了赵云澜的态度。

赵云澜从小就是个拈轻怕重的人,拉帮结伙很有一套,一涉及到具体工作任务,他就萎了,大懒支小懒,能指使谁就指使谁。有时候别人出去调查完了,回来写报告给他看,他都懒得,大尾巴狼似地往椅子上一坐,人五人六地还得让人做成ppt,把内容提要念给他听。

然而眼下他在面对什么,或者说……镇魂令在面对什么,赵云澜除了偶尔让他们帮忙查点细枝末节的东西外,把所有的事都捂得严严实实的,一点风声也不透露,多半是知道他们这些人即使搅合进去了也是炮灰,想自己一个人扛下来了。

黑猫转转眼珠,目光落在了郭长城身上,随便找了个借口打断了众人毫无头绪的瞎猜:“小郭,你电话都快震成筛子了,手不麻呀?快接电话去——我看这样,咱们这么着也讨论不出个二五六来,白班的都先回去休息,夜班的桑赞和汪徵一会一起走一趟,去他家里看看,人回来了没有。如果明天天亮之前赵处不回来,那咱们在下黄泉找他一次,实在不行……偶尔求助一次地府也不算丢人。”

黑猫说完,跳上了桌子,俨然一副大领导不在它担纲的模样,一本正经地指挥说:“对,祝红,一会你给林静打个电话,问问他上火车没有,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祝红“哦”了一声,伸手顺了顺猫毛,又顺便挠了挠它的下巴。

大庆就一秒钟从霸气侧漏的大王变成了一只好吃懒做的喵星人,被她挠得舒服了,前爪撑在桌子上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舒服得细细长长地“喵”了一声。

办公室里立刻响起几声压抑的嗤笑。

大庆猛地一甩头,飞快地用爪子把祝红的手扒拉了下来,义正言辞地说:“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给我放尊重点!”

老李在旁边一边无意识地摩挲着手上的白骨指环,一边略带讨好地殷勤地问:“大庆,忙了一天了,吃鱼干吗?昨天我也从家里炸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