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难道你是神农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赵云澜当时的感受是, 脑袋上被人套了个麻袋,刚挣脱下来, 就莫名地发现自己瞬移了。

他眼前先一黑, 后一白,睁眼就不知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反正是不在忘川下面了,他烦躁地卷着鞭梢四处寻摸, 忽然, 在一片快要勾出他雪盲症的白茫茫中,他看见了一个孤独的背影, 远远地在前面走着。

赵云澜个高腿长, 很快就追了上去,看清了那身影是个身材矮小的老者。

老人即使站直了, 可能也就到他胸口高, 后背弯得像个煮熟了的大虾, 背着个云贵地区人民常用的那种容量大得能搬家用的背篼, 赵云澜探头往背篼里一看, 里面是空的, 什么也没装, 可老人简直就像背了几百斤重的东西, 给它压得连头也抬不起来, 只能面朝地背朝天地艰难地往前挪动着。

赵云澜伸手托了一下大背篼, 嘀咕了一句:“那么沉吗?”

老人终于停下脚步,抹了一把额头上横流的汗水, 抬头露出一张苍老而黝黑的面孔,模样让人想起那副著名的油画《父亲》里的那个端水的老汉,他看了看赵云澜,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来,你跟我来。”

“等等,这哪?您是哪位?”赵云澜皱着眉问。

老人不回答,只是又埋下头,像拉犁的老牛一样奋力地往前走,肩膀被空背篼压得深深地陷了下去,领口露出一对干瘪而突出的锁骨。

“是您老把我弄到这来的?哎,这都干嘛呀,我好不容易逮着我老婆,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呢,就让您这么横插一杠子给搅黄了。”

老人淡淡地微笑着听他的抱怨,既不解释,也不答话。

赵云澜又问:“带我去哪?您背得什么东西?”

老人突然随着他自己的步速哼起了一段词:“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他拖着长长的声音,用一种似唱还念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来回来去总是这两句,低沉辗转,配着神神叨叨的词,让人想起过去丧葬时,一路撒纸钱一路嚷嚷着“本家赏钱一百二十吊”的跟夫。

赵云澜见问不出什么,也就不再聒噪,手里的鞭子变成了红字黑纸的镇魂令,被他卷成个烟卷的形状,叼在嘴里画饼充饥,一边听着老人的声音,一边心里默默地盘算。

他突然有种错觉,就好像自己是走在了一条上天的天路。

等等,天路……天路不是不周山吗?不周山不是已经倒了吗?

赵云澜想到这的时候,脚步突然一顿,虚空中不知哪里传来了一声叹息,赵云澜蓦地像是想到了什么,紧紧地盯着老人的身影,脱口说:“难道你是神农?”

老人的脚步再次停了下来,缓缓地转过头,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赵云澜周身的肌肉一瞬间绷紧了。

自从他确定大神木里面的所谓“记忆”是假造的之后,心里就一直隐隐地有种怀疑——昆仑山巅尚且不是什么人都能上得去的,能在大神木里动手脚的更不用说,一只手能数过来。后来赵云澜在脑子里把那段记忆推敲了无数次,里面关于他左肩魂火的去向非常模糊,关于不周山倒那一段又生硬异常。

是什么人在骗他?

这样看来,神农氏好像是最可疑的,那段记忆里,从头到尾神农都是以一种恰到好处的、冷眼旁观的态度出现,乍一看好像十分大义凛然,但是细想却能发现不对。

那段记忆是一个完整的故事,里面出现的任何一个人如果被取消,最后都会有不同的结局,也就是说,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牵连着很多能说得通的因果,唯独神农——即使那段故事里没有神农,开头结局是一样的,完全不会影响什么。

后来见了附在他父亲身上的神农药钵,听了鬼面那说漏嘴一般的那句“神农借去了你的魂火”,似乎都在印证他的怀疑。

而大封印石里,女娲似是而非的那一句“神农错了”,又不偏不倚地挑动了一下赵云澜的神经。

赵云澜捏紧了拳头:“所以对大神木动手脚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老人没有答话,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有那么一时片刻,赵云澜觉得自己听见了不周之风的声音。

他话音没落,雪白的世界骤然分崩离析,灼眼的强光打进来,赵云澜忙捂住眼睛,好一会,他才试探地缓缓放下了手,透过被刺激得直流眼泪的眼睛,他发现自己竟然到了凡间。

赵云澜打量着周遭,愣了片刻,心里忽然升起了某种十分诡异的、又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好半晌没想起来,直到他看见街角的一家冰激凌店。

赵云澜骤然睁大了眼睛——这里他家附近,只不过对街的冰激凌店老早就已经倒闭了,五六年前就被装修成了一家小火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