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真心,就能让人万劫不复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当年洪荒初定的时候, 大圣神农氏亲自下凡间,尝百草救人性命, 化为采药老叟, 在人群中传道开蒙。昆仑君混在人群里听过几次,基本就是给少年鬼王照本宣科,说得半通不通,却也是个解闷, 只是糊弄得什么都不懂的少年鬼王听得一个字也不敢错过, 把他说过的每一句屁话都奉为金科玉律。

渐渐地,在绝地一般的炼狱门口, 竟也生出某种如同相依为命般的感情。

少年依然对昆仑君痴心不改, 只是天生是个知道羞耻的,听了他的话, 知道把话直白地挂在嘴边不好, 于是果然就不再说, 每天变着法地讨他欢心。

可惜他再变, 能变出来的花样也十分有限, 大不敬之地总是没什么好玩的, 赤地千里, 寸草不生, 平时的消遣不过就是捉两个低等的幽畜放在一起, 看它们互相撕咬, 最后一个吃掉另一个。

可是少年鬼王不喜欢这个,昆仑君当然更不可能喜欢。

鬼王于是费尽心机地攒了三十六只幽畜的大板牙, 认为这象征了起自昆仑山口那波澜壮阔的三十六山川,用自己几根长发编成线,把它们穿成了一个别出心裁到挑战别人接受能力的项链,送给了昆仑君。

只是后来昆仑君接过这三十六颗大板牙的时候表情非常奇怪,比那串项链本身还要奇怪,似乎是牙疼,却还是硬是压迫着五官,生搬硬套地挤出一个不甚典型的笑容,咬牙切齿地道了谢。

小鬼王从而得出了一个结论,觉得他大概是不喜欢——反正昆仑君一次也没带过,而且每次被提起的时候,他都会顾左右言他地把话题错开。

可他再想不出别的了,有一天少年坐在功德古木隆起的大根上,无意中念叨起了他惊鸿一瞥浏览过的外面的世界,忽然说:“有一种花,长得像铃铛一样,什么颜色都有,凑近了闻,飘着一股非常淡的香味。”

昆仑君侧过头看着他:“嗯?”

胸无城府的少年露出向往的神色:“真好看,如果用它编一条链子,你就会喜欢了吧?”

昆仑君沉默了片刻,似笑非笑地说:“原来你讨好我,是为了想出去?”

少年鬼王愣了愣,连忙摇了摇头。

昆仑君故意逗他:“那是为了什么?我守在这,可不是为了把你们放出去的,跑了一个都不行。”

为了……少年鬼王定定地看着他,迎着昆仑君戏谑不已的眼神,想说,却不知说什么好,那股情绪在他胸中激荡不已,然而他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说法。

只觉得那些话坦白了都显得太粗鄙,而粗鄙了也还不一定能说出他心里的感受。

鬼王一直说不出,指甲里情不自禁地伸出尖锐的爪子,焦躁地露出阴沉而颇有攻击性的表情。

传说生于世间,除了宿命般求不得之苦,大多的苦楚来自于想得太多,读书太少,书是先圣留下的,可是曾经那些先圣们,他们生于混沌,压根无书可读,无人能解惑,只能怀着对天地的诸多疑问,跌跌撞撞地一路走下来,想来是极度焦虑痛苦的吧……乃至于向心上人说一句心中所想,都挑不出一句合适的。

昆仑君终于大笑起来,轻轻地勾过他的下巴,在少年光洁美好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飞身上了树枝。

少年鬼王呆坐片刻,一身的毒刺不知什么时候收了回去,脸从两颊一直红到了下巴尖、耳侧,好半晌,他无知无觉地站了起来,就像喝醉了酒一样,连脚都是软的,没头没脑地从功德古木的大树根上摔了下去。

少年生为鬼族——尽管不知怎么的长成了一个鬼族的怪胎——但他每天耳濡目染的,却都只是低等鬼族被欲/望驱使的交/媾,从不知道亲吻是什么,第一次碰到,就觉得整个人被一股热气笼罩着,轻飘飘的像是浮在半空中。

连忘川水也无法让他这样自在无边的漂浮。

少年鬼族突然一声不吭地转头跑进了无法束缚他的大封中,一头钻进大不敬之地,足足走了几十年不见踪影。

等他再出现在昆仑君面前的时候,似乎长大了些,身体抽长了一点,看起来几乎要和昆仑君差不多高了,柔和的少年线条变得硬朗了起来,唯有眉目如画,仿佛始终如一。

他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团金光璀璨的火到了昆仑面前。

“这是……”

“这是你左肩上的魂火,原本散在大封中各处,我花了五十年才把它们收集到一起。”鬼王小心翼翼地拢着那团温暖的火焰,而后留恋地在侧脸上蹭了一下,这才不舍地递到昆仑君面前,“还给你。”

昆仑君嘴角的笑容渐消,好一会,才看着对方问:“那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