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好看,想抱你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楚恕之没想到, 他回龙城碰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郭长城。

他刚刚解下枷锁,又拿回了自己当年被地府强行收去的东西, 心情正好, 于是趁着春节假期,找了个野坟坡乱葬岗,好好地闭关了几天,直到收到汪徵说祝红打算辞职的邮件, 才匆忙定了个站票坐火车赶回龙城。

火车站人群熙熙攘攘, 楚恕之往前走了一段,正东张西望地找出租车, 就看到郭长城熟悉的身影——那年轻人扛着个巨大的编织袋, 身体险些要弯成个句号,正艰难地慢慢蠕动着。

郭长城这人一看就没怎么干过体力活, 大概在学校的时候体育成绩也好得有限, 扛着个大包, 就像蜗牛背着个重重的壳, 过往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看这个年轻人。

楚恕之一开始怕认错人, 多瞄了两眼, 眼睁睁地看着那本该很结实的尼龙袋子被活生生地坠出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一个在路边卖煮玉米的阿姨还好心开口提醒:“哎, 小伙子, 你那袋都快漏啦!”

郭长城应声一回头, 可大概是东西太笨重,他侧身的时候没留心脚底下, 正好绊住了一个经过的姑娘的拖杆箱小轮,郭长城手忙脚乱,还没来得及道歉,就被姑娘旁边的小伙子气势汹汹地用力推了一把:“看着点,往哪踩呢?”

郭长城本来就站得不稳当,脚下一踉跄,身后的“城墙”轰隆一声就塌了,只见尼龙编织袋的底部分崩离析,一堆让人匪夷所思的东西噼里啪啦地掉了出来,包括锅碗瓢盆,装在其他小塑料袋里的食品衣物,最诡异的是还有一个直径六十厘米左右,厚八厘米的木头大砧板——他简直像是把一个微型沃尔玛扛在了身上。

推他的小伙子大概也刚从人挨人、人挤人的火车站里杀出一条血路来,正烦躁,嫌恶地皱着眉“嘶”了一声,见郭长城穿得灰扑扑一身旧衣服,把他当成了返城的农民工,顿时嫌恶中又莫名地有了点说不出的优越感,一手拉着旁边的姑娘走,一边尖刻地抱怨说:“知道人多还带这么多东西,有病吧?踩坏了人家的箱子你赔得起么?”

郭长城嘴里连声道歉,眼见掉了一地的东西,险些麻爪,连忙蹲下来捡,又看着两头漏的尼龙编织袋,茫然无措地抓了抓头发,犯了愁。

就在这时,一只有些枯瘦的手伸过来,轻巧地把尼龙袋两头挽了个死扣,做成了个布兜的形状,然后把袋子里的杂物往中间一兜,往下坠了坠,就好像拎起一个海绵宝宝一样,一只手就把这些鸡零狗碎还死沉死沉的东西给兜了起来。

郭长城:“楚哥!”

他要有尾巴,简直能给摇成个电风扇,骤然忘了眼前站着的这个是僵尸尸王——在郭长城看来,楚恕之简直就是个从天而降的大救星。

楚恕之没理他,一手拎着大尼龙袋,一边转向没走远的年轻人,脸色不大好看地说:“前面那个,我劝你最好立刻滚回来道个歉。”

楚恕之平时正常的时候倒是也没什么,可一沉下脸却尤其吓人,几乎天然带着一股子亡命徒的凶狠阴沉,方才凶巴巴的年轻人看着他,多少有点色厉内荏:“你还想怎么着?”

楚恕之刚要向他走过去,就被郭长城一把抓住:“楚哥,楚哥咱们快走吧,刚才是我没看见,我对不起。”

他局促地抬起眼冲对方笑了笑,握住楚恕之冰凉的手:“我的错,我的错。”

前面的两个人骂骂咧咧地走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方才躲过了一场危机。

楚恕之回头白了郭长城一眼,认为他不单圣母得有病,简直是脑子不正常,没脾气没血性到他这种地步的,别说他不像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他简直不像个人。

楚恕之没好气地挣开了他的手,指了指手里的杂货袋子:“你家揭不开锅了,让你大过年的倒卖杂货?”

“不是,我给人送过去,没想到袋子突然坏了。”郭长城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又颇觉不好意思,“我、我,还是给我拎吧,没有多远了。”

楚恕之不耐烦地躲开他的爪子,皱皱眉:“带路。”

郭长城立刻不敢言声,小碎步地跑在了前面带路。

路过站前街,七拐八拐地进了一条小胡同,就到了繁华城市的灯影地带,胡同里是一排破破烂烂的小平房,往最里面走,一个梳马尾的女学生正在门口,拿着一把扫帚扫地,看见郭长城,她非常愉快地打了个招呼,露出脖子上带的一块某高校假期志愿者牌子。

郭长城看到女孩子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不自然地低了低头,蚊子似的嗡嗡了一声:“你好。”

小姑娘有眼力劲儿,看见楚恕之手里的大包,立刻扔下扫帚,帮他推开了门,一边走一边问郭长城:“有没有登记过?有没有打印出来?要在网上一一圈人感谢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