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我到底哪比不上他?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祝红哆哆嗦嗦地指着斩魂使:“他……他他他是……”

“沈巍。”大庆说, 肥猫莫名地有了某种说不清的优越感,它侧头看看扑地的祝红, 故意假装镇定地舔了舔爪子, 体贴地给旁边的姑娘留出了修复世界观的时间。

沈巍的兜帽落在了肩上,露出属于沈教授的那张温文尔雅的脸,与此情此景有说不出的违和。片刻后,他轻轻地推开赵云澜, 皱着眉拉起那只被小鬼抓伤的手, 攥在赵云澜手腕上的手指紧了紧,而后他摊开手掌, 做了一个抓的动作, 赵云澜伤口处冒出一丝极细的黑线,一冒头, 就消散在空气中, 血肉模糊的手背飞快地愈合起来。

“先离开这。”沈巍尽可能简短地说。

就在这时, 一排鬼差急匆匆地往这边跑来, 后面是气喘吁吁的判官, 那十殿的屁股一个比一个沉, 什么时候也不忘了耍大牌装十三, 跑腿的、干活的、吃力不讨好的, 末了都落到了老判官头上。

他气喘吁吁地指挥着鬼差修城门的修城门, 镇压小鬼的镇压小鬼, 还有个书记官在旁边抹着汗地清点——究竟城中各色鬼魂,被斩魂使一刀切得还剩了几斤几两。

沈巍和赵云澜这时不约而同地无视了他们, 抬起脚就走,祝红和大庆连忙风中凌乱地跟上,判官抹着汗在身后叫嚷:“大人!上仙!留步!”

沈巍不答音,只是转过头去,面无表情地轻轻挑了一下眉。

“这……这鬼城中无论戴罪的、等投胎的,都是进出有数的,大、大人您这……”

“怎么?”沈巍用一种轻缓又平和的口气反问,“我杀不得?”

判官:“……”

沈巍侧着脸,温和有礼地一笑,双手拢进漆黑的袖子里,用一种近乎谦逊的口气说:“判官大人,我虽然出身卑下,为人不才,至今为止,倒也没听说过有什么是斩魂刀斩不得、切不动的,要是有叨扰和麻烦的地方,可真是对不住。”

……就好像他在诚心诚意地道歉一样。

判官只觉得看着他的笑容就通体发寒,喉头艰难地动了动,润了润干涩的嘴唇,好半晌,才生硬地挤出一个笑容:“那是,那是。”

沈巍含着一点笑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拉着赵云澜走了。

赵云澜脚步一顿,忽然觉得沈巍的笑容有一点陌生,大概是对方从没有在他面前表现过这样咄咄逼人的一面,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直擦冷汗的判官,忽然问:“用双面鬼堵我们是有预谋的?地府?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沈巍敛去了笑容,低着头沉默不语——为什么?这些跳梁小丑无非是想让你切身感受一回什么叫做恶鬼,以至于提醒你比之还要不堪的鬼族,让你不要站错了立场而已。

“沈巍!”赵云澜一把拽住他,“别装哑巴,我让你跟我回去,你给我说句话!”

“……走吧,”到了黄泉边的大槐树下,沈巍才低低地开口,褪去了方才的敌意和冷漠,他的声音显得低哑疲惫,又有些说不出的无奈,“活人在阴间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你再拖延,回去要生病的。”

赵云澜放开他,停住了脚步,两人一前一后,沈巍却背对着他,不肯回头。

两厢沉默了不知多久,赵云澜才沉下声音说:“病不死我——你先跟我走。”

沈巍一动不动。

赵云澜咬了咬牙,恨恨地说:“我他妈真恨不得用手铐把你锁在家里。”

背对着他的沈巍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忽然笑了起来,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缱绻动听的情话,连显得有些阴郁的眼神都温柔得要化开了。

“如果我跟你走,你肯吃药吗?”沈巍问。

“扯淡!”

沈巍转过身,看着赵云澜,好一会,他低低地叹了口气:“我是鬼族,云澜,无论昆仑君给了我什么,无论……你当年让我变成了个什么,那都是虚名假封,我的本质都是鬼族。鬼族生而不祥,在洪荒初始的时候,民间甚至有谣言,说人如果看见了鬼族,是不得善终、死无葬身之地的象征。”

赵云澜看着他,努力压了一下心里焦躁不安的火气,深吸一口气,尽量放缓了语气:“我不信那套——不管怎么样,你先跟我回去,其他问题我们可以慢慢解决,就算不在一起,你起码在我每天看得见的地方,我也能放心……”

“在你看得见的地方。”沈巍低低地重复了一边,略显单薄的嘴角似乎想往上扬一杨,可中途失败了,就演化成了一个苦笑,过了一会,他轻声说,“云澜,你就别再折磨我了。”

“直到现在,”赵云澜听见沈巍用压在嗓子里的声音说,“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大意招惹了你,而后又没能把持到底,一错再错下去。想起来,大概是……是我修行不够,心智不坚,太软弱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