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镇魂令主,赵云澜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大庆已经快把刑侦科的地板都挠穿了, 总算见到赵云澜和祝红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尽管两人之间的气场明显不对,但大庆认为自己作为一只猫, 还是选择性地忽略这些主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比较好, 于是它像叼着耗子一样地叼着《上古秘闻录》,把它扔在了赵云澜脚底下:“这本书死气浓重,我查了查,果然是从古董街运出来的。”

赵云澜默默地捡起书, 用手擦了擦上面沾上的猫口水印:“古董街?”

“古董街”, 顾名思义,专卖各种古玩器物, 尽管大部分是假货, 偶尔也会掺杂几件非法出土的明器。

但这本《上古秘闻录》明显是影印本,只要智商能达到人类的标准, 没人会认为这玩意是个出土文物, 那大庆说的“死气浓重”, 恐怕就是指另一回事了——大部分人都不清楚, 古董街最里面那家小店, 除了卖各种封建迷信用品之外, 还看护着门口的一棵大槐树。

用赵云澜的话概括说, 那大槐树就是一个交通枢纽, 类似地铁公交一站通, 有各种交通方式, 可以沟通各界,比如从人间到妖市, 从人间到地府等等,都要经过那里。

大槐树枝叶承接人间,大根连着黄泉,是棵人不人鬼不鬼的牛逼植物。

赵云澜抬眼看了看黑猫:“所以你的意思是,这本书来自地府?”

黑猫矜持地点了个头。

赵云澜又问:“是谁采购回来的?”

黑猫舔舔爪子:“来历不明,我查不到购买记录,说不定是上一任……”

“那不可能。”赵云澜随手翻着这本没有书号、也没有任何出版社信息的书,“看印刷排版水平和纸张新旧程度,应该比较新,肯定是我接手以后的事,上辈子太久远了。”

大庆别有深意地说:“那咱们就有结论了,这一定是买猫粮送的。”

也就是说,有人通过某种方法,把它夹带了进来——这个人必须对上古秘闻非常清楚,连四柱的封词都写得一清二楚。

而特别调查处的图书收藏非常有规律,书脊上贴着彩色的标签和编码,这也是为什么桑赞不认识字,也能把书一一放回原处的原因,那么这本说上古诸神的书,为什么会被夹在“女娲造人补天”那一栏里?

“这其实是本‘黑皮书’,”大庆在旁边插嘴说,所谓“黑皮书”,就是指“夜里上班”的图书采购员,通过某些途径,从非人间的地方弄来的书,与之相反的是在人间流动的“白皮书”,大庆伸出爪子扒拉开书页,只见它黑乎乎的爪子按下去,纸页间忽然有一股说不出来由的黑气流动,“非常隐蔽,以至于我们这边都没做标记,你如果要查的话,我建议今天晚上我们夜探古董街。”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赵云澜终于没忍住,给沈巍打了个电话,那一头是冷冷的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他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呆了片刻,细细地品着那一股“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滋味,直到大庆走过来,不耐烦地伸爪一推他的胳膊肘:“别思春了,走了。”

他才把这只败家的猫崽子抱起来,拎着往外走去,一出门,却发现祝红早就站在车子旁边,正默默地等着他。

祝红的眼神不小心和他一对,立刻自嘲地笑了一下:“你是不是觉得我挺贱,话都说到那份上还要跟着?”

“……”赵云澜顿了顿,“我只是想提醒你穿好羽绒服。”

两人一猫半夜在一种十分尴尬的气氛里,驱车到了古董街,他们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大槐树下。

赵云澜偏头一看,只见大槐树旁边小店门口挂着两盏苍白的纸灯笼,里面亮着豆大的光晕,上面的字被风吹得残破不堪,只依稀能辨认出个大概来,正是“镇魂”两个字。

赵云澜忽然想起一直以来被自己忽略的事,他拍了拍肩头站着的黑猫,低声问:“‘镇魂’究竟是什么意思?”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大庆说完后,又一秒钟从文艺喵变回了欠抽喵,抬起头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镇魂令后面不是写着吗?你瞎?”

赵云澜难得地没跟他一般见识,喃喃地说:“可昆仑君留下的令牌,为什么叫做镇魂?”

而神农嘴里一直说的生死又是什么意思?

他百般思量缠身地走进了大槐树,从树干直接往下,能一路下到黄泉。

黄泉路上生魂不往,不过他们仨中间,有两个不是人,剩下一个还带着镇魂令,属于特权阶级,倒也没什么关系。两边水声潺潺,有种滴水成冰的冷,人走在其中,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惊扰了过路的怨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