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为了管理需要, 出差需要后勤统一安排车次和行程,所以祝红和林静约好后, 就趁着天还没亮, 一起到了光明路4号找汪徵,结果一进门,就看见了他们一直没回短信的领导正蜷缩在沙发上,身上还穿着睡衣, 盖着一件明显不是他穿衣服风格的厚厚的羊毛大衣。

大庆蹲在沙发前, 面前是一个只剩下鱼干残骸的盘子,正心满意足地舔着爪子。

祝红放轻了脚步, 低声问:“他怎么睡这了?冷不冷, 不怕着凉吗?”

她说着,调高了空调温度, 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下来盖在了赵云澜身上。

林静过了个年, 整个人好像给气·枪打了, 圆了一大圈, 蹭了蹭白团子一样的下巴, 他说:“过年不回家, 必有隐情, 我看不是被逼婚, 就是被逼分。”

正说着, 赵云澜顶着一头乱发和厚重的黑眼圈从沙发上抬起头, 一脸被吵醒的浓重的起床气,阴沉沉地剜了林静一眼, 简短有力地说:“闭嘴,滚!”

林静本贱,沉默了两秒钟,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不是,你们说这种汉子谁受得了——你媳妇要是早晨辛辛苦苦做好早饭过来,叫你起来吃,你也是这句话?”

赵云澜一抬手,随手抓住了旁边立柜上的一个袖珍小盆景,“咣当”一声砸了过去。

大庆和祝红面面相觑,林静也愣了一下——见赵云澜动了真火,这嘴贱惹了祸的只好默默地找来扫帚,把碎片打扫干净,末了自己嘀咕了一句:“阿弥陀佛,碎碎平安。”

大庆跳到沙发背上,用爪子扒拉了赵云澜的肩膀一下:“哎,你没事吧?”

赵云澜深吸了两口气,躺了回去,把半张脸都埋在了衣服里,衣服是沈巍的,直到他出门以后才发现这个问题,衣领间仿佛依然萦绕着那人身上干净好闻的气味。

不知过了多久,赵云澜才闷声闷气地说:“我没事——林静你放那吧,回头我来扫,我刚才不是冲你……我现在有点难受,你们让我自己躺一会,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大庆颤了颤胡子,赵云澜就抽出手来,粗鲁地撸了一把它头上的毛,然后有些敷衍地拍了拍肥猫的屁股:“你有空去给我追查一下《上古秘闻录》这本书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支使你猫爷爷。”大庆不满意地呼噜了一声,“那我的红包呢?我的压岁钱呢?”

赵云澜闭着眼,在沈巍的大衣兜里摸了摸,摸出了一把零钱,拎过猫脖子,往它的猫牌项圈里一塞,打发要饭的摆摆手:“真好意思开口,印钞机也压不住您老的岁数,快滚吧。”

大庆呲牙要在他的衣服上磨爪子,被赵云澜一伸手,眼疾手快地挡住了,大庆的指甲触碰到温暖的人肉,当时就把指甲缩了回来,可还是在赵云澜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白印。

连磨爪的权力都没有了——大庆愣了一下后,气哼哼地跑了,认为赵云澜这个大混蛋,是把自己这只高贵冷艳的猫当成了个公交车的投币箱。

由于春节期间每天的规矩和讲究特别多,而特别调查处又大多不是人类,各有各的过法,所以一般没事的话,他们至少是要过了十五才开始回来上班的,光明路4号白天就是一个空院子,赵云澜心里让沈巍的事堵得难受,打定了主意要大梦浮生一回,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再醒来的时候,连黑猫都让他支走了,办公室里静悄悄的,赵云澜一伸手,把险些被他踹到地上的羽绒服拽了起来,拍拍上面的尘土,揉了揉眼,一低头,却愣了一下——他出来得匆忙,只是匆匆踩上了一双鞋,连袜子也没穿就跑了出来,到了外面才发现是一双夹皮鞋,多少有点冷。

这一低头,赵云澜看见,地上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双他平时穿的短靴,里面还塞了一双厚厚的毛袜,沙发扶手上搭着一套熨烫平整的衣服,内衣给夹在了最里面,衣服上面压着他的手机、钱夹和钥匙……那人只没给他拿外套,大概是想把自己穿过的大衣留给他的缘故。

一个人忽然出声说:“沈老师给你送过来的,我本来想叫你一声,他没让。”

赵云澜捏了捏鼻梁,只见是祝红坐在办公桌后面,正自己上网打发时间。

“沈巍人呢?”

“走了。”祝红的目光从显示器上移动下来。

赵云澜顿了顿,声音有些沙哑:“去哪了?他还说什么了?”

“哦,他说‘外面冷,你忙完了就回家,不用担心会见到他,他回自己的地方去了’。”祝红原封不动地鹦鹉学舌,然后说,“后来他就走了,大概回家了吧——话说你们俩怎么挑大过年的时候吵架?”

赵云澜没回答,他知道“自己的地方”指的是哪里——那并不是祝红以为的沈巍自己的公寓,一想到这个,他就心如刀绞,可当着别人的面,却只好表情木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