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我不喜欢,不如不生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昆仑君问:“小鬼王, 你为什么不和你的鬼族人在一起?”

少年低下头,沉默了一会, 轻轻地说:“嫌脏。”

昆仑君愣了一下, 饶有兴致地问:“怎么个脏法?”

少年不敢看他,却盯着昆仑君浮在水面上的倒影,认认真真地说:“除了知道杀,就是知道吃, 还懂什么?我不想与他们一起。”

昆仑君认认真真地指出:“鬼族就是这样的。”

少年鬼王眼神阴郁了一下, 然而当他抬起头面向昆仑君的时候,又成功地克制了那股暴虐, 看来是已经习惯这样做了, 顿了顿,他压低了声音, 轻轻地问:“难道因为我生为鬼族, 就必须和他们一样吗?”

昆仑君没有答话, 少年自己从水潭里站起来, 大概是失去了食欲, 他把幽畜的尸体拖出来扔在了一边, 然后用已经干净了的水洗了一把脸, 默默地弯下腰去, 把身上的粗布衣拧干, 卷起裤腿, 从水里爬了上来,他看了昆仑君一眼, 眼睛就像是落在素白雪地上的鸦羽,然后用一种很无所谓的口气说:“我不喜欢,不如不生。”

他说完,并不靠近那块方才他坐着,现在却已经被昆仑君霸占的大石头,只是随意地坐在水边,双脚湿淋淋地晾在地上,远远地望着邓林的方向、邓林后的群山、群山巅的雾与雪,以及倾盆不休的大雨中,电闪雷鸣翻滚的天空。

昆仑君忍不住问:“你在看什么?”

少年伸手顺着自己的视线一指:“好看的。”

“雨天有什么好看?”昆仑君说着,靠着巨石坐在了少年身边,“晴天的时候,昆仑山巅才是好看,金灿灿的太阳光落下来,浮在雪地上,就像是白雪上开出的花。冰层往下是一片嶙峋,到了夏天,会长出很小的一层细草,绿绿的,还有各种不知名的小花——凡是那样的小花,都叫格桑花。”

少年听呆了,愣愣地偏头看着昆仑君。

昆仑君话音突然一顿:“嗯,现在看不见了。”

“为什么?”

“为了把你们放出来,我把天捅了个窟窿。”昆仑君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少年鬼王的头发就像看起来的那么柔软,僵着脖子,却一动不动,温顺地让他抚摸,简直让人难以想象,方才他还生啃了一只幽畜的脖子,仔细看的话大概嘴还没擦干净。

这让昆仑君想起了自己养的那只小猫。

“为什么要把天捅漏?”少年鬼王又问。

“我答应过的。”昆仑君在他头顶上按了按,“你不懂,小孩。”

少年却异常认真地抬起头:“我懂,我不知道外面有什么,如果我知道大封之外有这么好看,当年我也要把大封捅一个窟窿。”

昆仑君摇摇头,低低地笑了起来,少年就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过了不知多久,昆仑君才轻轻地说:“生不由己,不如不生,你倒是个知己。”

他说完,站起来转身要走,女娲的身影在半空中幽然闪现,忙碌奔波,似乎依然在徒劳地寻找补天的五彩石,昆仑短促地低笑了一声,山川生灵涂炭,他心里有种异样的快感。

少年鬼王却犹豫了一下之后,也跟着站了起来,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昆仑君也不去管他,任凭他跟着,忽然抬手,平地起了轰隆隆的高山,立于东南蓬莱之地,令巫妖众进蓬莱躲避灾祸,连天的大雨终于酿成了滔天的洪水,从西北高地轰然往东,一往无前,奔涌不息。

卷过千里的赤地,生民哀鸣,颛顼三跪九叩祈求苍天。

可天道无情。

鬼王少年跟着昆仑上了蓬莱山巅,十万大山终于开始躁动,传到蓬莱,群妖惊慌,巫族带来曾经的蚩尤部落,后羿就像他的祖先一样,带着族人们一步一叩首地走上了蓬莱,有幼儿不懂事,在人群中哇哇哭闹,惶惶不安的大人生怕惊扰神灵,为部落带来灾祸,生生捂住了小儿的嘴,中途就把孩子捂死了。

走在半路,大洪水湮到了半山腰,将东部的人拦腰冲走了一半,身在九天山巅的冷默默神祇闭上眼睛,像女娲一样,做一尊不言不动的塑像。

而后西边又来了一群负箧曳屣、衣衫褴褛的人,被一个背着药筐的耄耋老人引着,往蓬莱的方向来,北帝颛顼亦步亦趋地跟在老人身后,神情恭谨。昆仑君终于睁开了眼睛,低低地说:“神农。”

神农似有所觉,忽然在人群中抬起头,浑浊的双眼中似有诸天电光闪过。

口口声声要灭颛顼之民,屠尽人族的昆仑没有阻止,他始终只是不甘于天,不肯也不屑于亲自动手杀这些生灵,他看着神农氏带着中原人族艰难地爬上了蓬莱,颛顼带着自己的人对昆仑君行三跪九叩大礼,感激他起神山庇护,神农一声不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