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我要把这一切肃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蚩尤战死, 化为血枫林,轩辕黄帝感念其勇猛, 封为战神。

从那时开始, 天下巫妖尽归于昆仑君麾下,受群山庇护。

可是在那一场大战过后,地上的人们并没有相安无事,战争依然四起, 部落与部落之间, 种族与种族之间,乃至一个部落内部, 还都要分出个三六九等来。

昆仑君从未露过面, 他一直在等。

从他眼睁睁地看着伏羲陨落,女娲避世, 神农丧失神力, 销声匿迹开始, 他就一直在等。

他目睹着轩辕挑起蚩尤的人头, 未置一词, 只觉得谁都好, 但凡能还世间一个海清河宴, 都可以。

他一直在等黄帝一统神州, 等所有争端尘埃落定, 然而轩辕氏一生征战, 才不过稍有起色,就悄然离世。

炎黄二帝的后代们开始争权夺势, 东方也不平静,蚩尤后人后羿,机缘巧合地得到了太昊伏羲遗下的大弓,虚拟了“帝俊”的名号,深入蛮荒,统一了东方诸部,联合了大荒巫族。

那一年,所有的乌鸦全都落在了地上一声不吭,沉寂了多年的神农氏后人,水神共工与轩辕氏后人颛顼再起争端。

共工司水,是神农炎帝的后代,水中之灵的龙族最先站队,此后无数妖族被卷入其中,虽然后羿没来得及搀和到中原的征战里,可是同受大荒山圣庇护的巫妖二族却已经有了分道扬镳的趋势。

那一场战争中,无数妖族战死,流血漂橹,整个大陆动荡不安,被困在地面上的妖精魂魄日日夜夜凄凉啼叫,满地焦土。

一步一叩首的蚩尤死后,得到了他最大的对手的尊重,却被他到死也放心不下的后辈们一把火烧了战神祠,慢慢的,人族、巫族和妖族也忘了这个祖先,忘了他遗留在血脉里的那些暴虐但勇猛的传承。

蚩尤在民间传说里逐渐变成了一个面目狰狞的邪神。

昆仑君终于失望。

至此,他方才明白,为什么女娲当时的表情那样绝望而惊惶,原来她已经在造人初始时,就看见了这样一个乌烟瘴气的大陆,而她无从反抗,只好千万年如一日地不闻不问、不看不想。

昆仑君掌管人间十万大山,从来喜欢山精水灵,蚩尤一片苦心地设计了他,引诱幼猫吞了战神血,昆仑君虽然只好替那只傻东西承了因果,却也应承了蚩尤一诺,照顾着这些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巫族与妖族多年。

他亲眼看着他们长大、修炼、入世。

如今,他们又要在他眼皮底下像不值钱的杂草,在一批一批的烈火里死去,在浩劫的夹缝里艰难求存。

如果这就是天意,如果天意就是无长久、无平息、无边的混战与硝烟,如果天意就是漫长时空中无边无际的混沌与盛极必衰的悲愤——

共工战败驾着神龙出逃、准备东山再起,龙族从来是昆仑君的心头肉,然而他们到了西北大渊处时,昆仑君依然狠心刺瞎了神龙的眼睛,共工与神龙一并撞在了不周山上,将不周山下的伏羲大封撞了个窟窿。

大不敬地的幽冥十万恶鬼同哭,戾气冲天而起,它们如同那身在山巅的神祇一样,不知天高地厚,呼啸着裹挟过整个不周山,昆仑君以左肩一朵魂火相助,一把火唤醒了整个沉寂地下的幽冥,将天柱拦腰折断,天塌地陷。

斡维焉系,天极焉加?八柱何当,东南何亏?

昆仑之巅上飘然而立的山圣终于长大成人,走上了一条与先圣完全不同的路,失踪多年的女娲终于重新出世,却几乎认不出她曾经用一只小奶猫就哄了多年的小孩来——他的青衫被山顶罡风猎猎掀起,眼神凌厉,依稀与当年的开天神斧如出一辙。

昆仑君已经把陪伴了他多年的小猫送到了下界,他在一片崩塌的天柱的轰鸣声中回过头来,双手背负身后,见了女娲,眉目不惊,只是轻轻地开口,说:“当年你不忍心、不敢做的事,我都替你做了。”

盘古穷尽终身分开了天地,将这一片一无所有的黑暗敲碎,最后迫于天意,力竭而亡,大荒中餐风露宿长大的神祇们,他们又凭什么要向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卑躬屈膝?凭什么受它的摆布,走向一个既定悲剧的落幕呢?

“我要颛顼之民殉我清白一片的洪荒大地,我要天地再不相连,化外莫须有的神明再难以窥探,我要天路断绝,世间万物如同伏羲八卦一般阴阳相生,自成一体,我要没有人能再摆布我的命运,没有人能评断我的功过,我要把大不敬之地处枯死的神木削成笔,每个生灵自己写自己的功过是非——我要把这一切肃清。”

女娲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其他的,尽管都冲我来——盘古和伏羲都不在了,剩下你我,你韬光养晦,可我依然心有不甘。”昆仑君忽然轻笑一声,声音几乎被卷得碎不成声,“有本事,就一道天雷劈下来,劈开昆仑山,劈死我这个人,不然我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