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并不是只拿了一根功德笔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那天赵云澜走进大神木, 其实并不是只是拿了一根功德笔。

大神木和昆仑山一脉相连,承接上下五千年、开天辟地时的过往, 赵云澜一路走进去, 就觉得好像进了一个全新的次元,回头摸了一把,没摸到自己进来时的树皮,往前走, 也似乎一眼看不大边。

周遭没有光, 空气也不流动,漆黑一片。

他眯细了眼, 极目远眺, 终于,在一片黑暗里发现了一点萤火般的微光, 走近一看, 是已经缩成了普通狼毫小楷大小的功德笔。

赵云澜试探着伸手一抓, 竟然毫不费工夫地把它攥在了手心里, 他诧异地挑挑眉, 惊觉这似乎容易得有些过分了。可功德笔上却传来一股引力, 引着他继续往前走。

理智上, 赵云澜知道自己应该带着功德笔回去, 可他就是情不自禁地被那东西吸引着往前。

等手里的笔老实下来的时候, 它已经成功地把赵云澜完全坑在里面了。

他在黑暗中也不知待了多长时间, 身上一切的照明、打火用具全部失灵,赵云澜没别的事可做, 只好坐在地上慢慢地等。

他心志坚定,既不怕黑也不怕幽闭,这地方当然一时半会不至于给他造成什么影响,可黑暗而找不到边际的环境,总归不会给人带来愉快的感觉。然而这里的黑暗却非常的奇特,人在其中,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出不去,甚至会生出某种自己本该在此安眠的错觉。

赵云澜在里面坐着坐着,就打了个哈欠,莫名地有点困了。

就在这时,他耳边忽然响起一声碎裂的响动,还没来得及分辨那是什么,就听见一声巨响,整个黑暗的空间都被震碎,一道寒光闪过,赵云澜跳起来,往后退了十来步,再一抬头,大片的光透了进来,他情不自禁地眯起眼,只见一把巨斧劈开了黑暗,轰隆隆的巨响从地心深处传来,裂口越来越大、越来越宽,分开两边。

一个男人无比高大的身影挥动着巨斧身在其中,头顶苍天,脚踩大地,须发虬髯,口中发出怒吼,震得漫漫荒野颤抖不休。

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

故天去地九万里,后乃有三皇。

那就是盘古。

赵云澜眼睁睁地看着天高地厚,看着盘古的身形轰然倒塌,那巨斧掉落两头,长柄成不周,大刃成昆仑,男人的四肢头颅化为三山五岳,拔地而起,擎天而立。

而后有江河日月,山川深谷。

星河似海,一股无端悲怆之情莫名地流进赵云澜心里,他忍不住走过去,本想走近了再看一看那个与他血脉相连的男人,却眼睁睁地见他悄无声息地消失。

赵云澜猝然回头,原来他已经置身在了漫漫无际的大荒之间,数万年的光阴轰然而过,他听见不周之风的穹音,也听见来自大地深处的风起云涌,却没能留下一点浮光掠影般的痕迹。

大地深处那些真挚的、暴虐的、无礼的、奔放的、桀骜不驯的……全都与真正的昆仑血脉相通,身在混沌的时候,就有谁也不知道的联系。

昆仑山天生地长,亿又三千年,幻化出山魂,被封为昆仑君。

那时候三皇尚且年少,五帝还未出生,天地间只有飞禽走兽,没有人。

赵云澜的印象一瞬间混乱了,他一方面知道自己从什么地方来、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功德笔,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漫山遍野撒泼捣蛋的熊孩子。

伏羲大神的尾巴被他抱着撒过尿,大神木上原本栖息的凤凰被他祸害得搬了家、从此以后只捡梧桐栖息,最后女娲不知从哪找到了一只刚出生的小奶猫,扔给了他玩,才一时间让他安静了下来。

小猫非常脆弱,在终年冰封的昆仑山上,总是仿佛要死。

昆仑君第一次见到这么麻烦的小东西,只好亲手融了金沙,做了个固魂开智的铃铛,挂在了猫脖子上,前后不知费了多少工夫,才让这小东西跌跌撞撞地活下来,也没空去给别人捣乱了。

直到团子大的小奶猫能跑会跳,他才带着猫下山去,正看见女娲捏泥人。

她手持拿仙枝随意一摔,地上就生出无数与诸天神魔别无二致的“人”,昆仑君从没有体会过这样的热闹,一时被吸引住,迟迟不愿挪动脚步。

女娲回头对他一笑:“昆仑,长这么大了。”

昆仑君放下怀里的猫,小心地走过去,与一个女娲刚刚造出的泥人大眼瞪小眼片刻。

他看见那个人飞快地从一个幼儿长大成了青年,青年诚惶诚恐地跪拜他,没等站起来,又变成了中年人,而后满头青丝开始脱落,染上了白霜,再萎顿在地,重新化成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