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炼魂鼎分崩离析,功德笔重现人间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没疯, 山河锥既然被你拿了,那也就算了, 因为迟早有一天你会带着它一起来找我, 不过功德笔,我志在必得。一旦四柱断了两柱,掀起半边的天,世上就没有什么能拦得住我。”鬼面终于开了口, 而后, 黑沉沉的目光扫了一圈,“你来就来了, 还带这么多乌合之众——他们是怕你当场反水吗?”

这话无差别攻击, 在场所有人几乎都被他扇了一巴掌。

鬼面目光一转,看到了赵云澜, 脸上的笑容愈加诡异:“哦, 原来令主也在, 怪不得。”

大庆表情一冷, 可是才迈动腿, 就被赵云澜一把拉住了长发给扯了回来。

赵云澜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一只手抓着大庆的头发不让他乱窜, 一只手伸进兜里, 摸出根烟来。

大庆变成了人, 也依然遵循了猫被揪毛时候的本能, 回手给了赵云澜一爪子,只不过没了长指甲, 只给他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印。他发现赵云澜的手冰凉得吓人,忍不住愣了一下。

“别添乱,死胖子。”赵云澜毫不违和地对着一个仙气飘渺的“人”叫出了那三个字。

大庆:“你怎么了?”

赵云澜轻轻地吐出一口烟圈来,他的嘴唇越发白得没有血色,眼睛却依然亮得惊人,他的手指无意识地在烟上捻了捻,用一种比耳语还要低的声音对大庆说:“我有些紧张。”

大庆瞪大了眼睛。

赵云澜目光往旁边转去:“地府后面跟着鸦族,其他妖族人自成一家,西天的罗汉,那一头是什么人,道家吗?”

鬼面惊天动地的一斧子劈下来,人群中已经自动分出了群。

“要么是德高望重的,要么是得道升天、有了神职的。”大庆说,“但是没有一个有资格插手这两人争斗的,要是没有你带,他们连上都上不来。敢在这里大动干戈的,除了他们两个,我就只见过拖着蛇尾的。”

人面蛇身,是古神女而帝者,女娲。

阴沉的天空里开始有雪片飘过,丑陋的幽畜和各路神鬼泾渭分明,彼此对峙,一触即发。

大庆扭头不去看大神木,勉强自己冷静下来,对赵云澜说:“你最好退后一点。”

冰冷的雪片打湿了赵云澜的烟头,他从兜里摸出一张纸巾,把烟头和烟灰裹好,环保地塞进兜里,依照大庆所言退到了战圈之外。他径直绕过其他人,走到了大神木下,伸出手放在冰冷干枯的树干上。

大神木不知有多高,但从地底暴露出来的大根都已经到了赵云澜的胸口,它自己就像一个盘踞在这里的神明。

“虽然我什么都不知道,”赵云澜心说,“但你是认得我的吧?”

他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从他的指缝间,大神木的树干处滋出了一个细小的、嫩绿色的芽,它慢慢地抽出纤细如发丝一般的茎,温柔地缠住他的手指。

赵云澜摸了摸他随身带着的微型登山包,轻轻地笑了一下:“那我就先试试。”

这时,鬼面伸手一抓,巨大的炼魂鼎就被捧到了鬼面那双仿佛能遮天蔽日的手心里,在惨白的手指映衬下,一股一股灰黑色的东西在炼魂鼎中涌动。

“功德古木——未生已死之身。”赵云澜听见鬼面低低地说,“令主知道功德笔究竟是什么东西吗?”

赵云澜转过身,背靠大神木,远远地对鬼面仰了仰脸:“你说来听听。”

“炎黄大战蚩尤之前,就有诸神分据,伏羲女娲二帝为了建立秩序,上昆仑山,讨了大神木的一根树枝,女娲记恨造人时带有三尸的泥土,于是自作主张,把神木插在了大不敬之地的……”

斩魂使断喝一声:“住口!”

他身上突然飞起看不见底的黑气,手中斩魂刀无限延长,像当年传说中的定海神针一样,只有刀柄处依然不足两寸,以供人握,承着这千斤的重量。

斩魂刀的尖端似乎已经触碰到了天际,雷动的风云被他一刀搅起,哗啦一道惊雷落下,让人有种他把天捅了个窟窿的错觉——神雷笔直地劈向鬼面的头顶。

鬼面大笑一声,硬是仰起头,张嘴接住了这道神雷,吞进了肚子里,斩魂刀随即落下,就着鬼面手中炼魂鼎的位置,一路斩向他的胸口,刀口过处卷起了凄厉的朔风,拳头大的碎冰四处纷飞,大片的幽畜扑过来,在一片飞沙走石昏天黑地里,与昆仑山顶众神鬼不分青红皂白地战在了一起。

赵云澜费了一番工夫才站稳,干脆坐在了大神木隆起的树根上,在一片兵荒马乱里没什么事,又点了一根烟,心里终于明白斩魂使的尴尬——鬼面不拿他当敌人,其他人也不拿他当盟友——打成这样,才是他们俩的真实水平,上回在山河锥下,要不是鬼面手下留情,恐怕绝对没有那么容易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