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我要功德笔,拎回来当聘礼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好一会, 赵云澜才撤回了极具压迫力的眼神,垂下眼皮, 半真半假地皱起眉, 不慌不忙地问:“而且我觉得这事特别奇怪,为什么你们连镇魂令都不敢拿,却偏偏敢认我一个凡人为令主呢?我这人吧,吹牛扯淡的功夫一流, 真本事半点也没有, 属于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脑子也不好使, 您看, 别人一给我灌迷魂药我就傻。”

判官只觉得自己肚子里久久不用的某个器官正一阵阵抽痛,只好僵硬地堆着笑脸:“哪里, 哪里。”

赵云澜忽然往前一倾, 凑近他问:“不会我祖上也跟昆仑有什么关系吧?那可牛逼大发了。”

判官心里暗暗叫苦。

然而赵云澜依然不肯放过他, 继续絮絮叨叨地说:“再说这半年, 我就没消停过, 又是轮回晷, 又是山河锥, 这回又来个功德笔, 我看再来一个, 都够凑成东南西北一把杠子了——哎您说, 这四圣器都是打哪来的?功德笔这么看来,是跟昆仑有关系的了, 轮回晷相传是三生石做的底,我听说当年女娲造人的时候,甩一个泥人落下一粒沙烁,到最后她抬头一看,发现沙子已经罗成了一个大漏斗似的柱子,快捅到天上去了,好像要吞噬三界,女娲赶紧把它收了,镇起来,那石头上面有人的前世今生和来世,所以后来又被称为三生石,这样轮回晷也算是和女娲娘娘有关了。还有山河锥,大玄武属水,难道和当年的风氏伏羲有关?咱这里的水有点深吧?我听着可都觉得心惊胆战。”

判官擦了擦汗:“小人才疏学浅,实在……”

“再说惊动了三十三天的大动静,到时候肯定有不少高人去吧,本来么,天地苍生,多大的功德啊,必须抢着立这个先进嘛。地府还联合了谁?妖族?各路密宗修道高人?神仙?斩魂使大人也是义不容辞,得赶去清理门户吧?”赵云澜说到这,话音一顿,扫了一眼判官的表情,“您说我这么个小鱼小虾,狗屁能耐没有,除了斩魂使谁也不认识,去了干什么?总不会……”

判官的心被他高高的一吊,只听赵云澜轻笑一声,缓缓地说:“是让我专门和那位大人打招呼、叙家常去吧?”

判官悚然一惊,猛地抬起头,面前依然是赵云澜那张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脸。

他有那么一瞬间,几乎觉得坐在对面的男人把自己看穿了,却又抓不到丝毫的端倪。

大庆的毛炸了起来,分外不友好地“喵”了一声,那声音是从喉咙里压出来的,不像猫叫,反而有些像是虎豹的咆哮了。它从赵云澜腿上站了起来,冲着判官露出了尖利的爪子,颈子间的铃铛微晃。

判官明显有些忌惮它,往椅子后缩了缩,忙抬眼去看赵云澜,眉开眼笑好言好语地说:“令主这话是怎么说的……”

赵云澜放松了全身,没型没款地往后椅子后面一靠:“我看这话咱们得好好说,大过年的,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小凡人,被诸位卷进这么危险的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看不见明年春暖花开了,可怎么办?”

判官:“当然保证令主的安全。”

赵云澜嗤笑一声:“你们连个山都进不去,拿什么保证我的安全?”

判官:“这……”

赵云澜就坡下驴:“我要带我自己的人,不要紧吧?”

判官一愣。

随后,就见赵云澜这个大祸害又露出一副牙疼的表情,判官见了,也不禁跟着他牙疼了起来,赵云澜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是我人手不够啊,您看,我手下大多都是只能夜间行动的,充其量只能跑个腿,没什么大用,白天能调动的,总共就一条化形都化不利索的小蛇,一只还没有一尺长的小猫,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实习生,还有个自拍网瘾少年……”

判官隐约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好容易有个尸王,还比较有本事,可是啊……唉!”

判官心里一转,楚恕之的事跟功德笔的事孰轻孰重,他只要不傻,自然就掂量得出,地府虽然占着这个拖延判期的便宜已经成了惯例,但是这个档口上,也不好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得罪赵云澜,于是善解人意地说:“楚先生的功德枷应该到期了,只是我们那边有些小手续没办完,这事既然令主提了,那我先拍板,就替他撤下去了。”

“哟,”赵云澜一听他这话音,立刻蹬鼻子上脸顺杆爬,表情和语气反而冷了下来,“您这话说的,我还以为是他功德不满,或者又背着我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呢,这不,刚让我捆起来锁在隔壁反省了——这事闹的,我看您那边办事的效率也有点低吧,弄出这样的误会,不知道的还以为地府故意拖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