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斩魂使与魔物瓜葛不浅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赵云澜不动声色地看完字条, 冷硬的表情微微缓了缓,随后难得细心地折好收起来, 塞进了钱夹里, 好像他只是收了一封情书。

楚恕之看了他一眼,站起来就要走,谁知还没来得及转身,三张镇魂令就同时从赵云澜的手里飞了出来, 带出了一大串火花, 笔直地蹿上半空,此时郭长城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 镇魂令已经烧成了一团, 就像一道枷锁,笔直地砸在了楚恕之身上。

一股大力硬是把楚恕之压回到了椅子上, 他一动也不能动了。

楚恕之和镇魂令之间的契约没解, 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 此时也依然要受这个约束。

赵云澜扫了他一眼, 从抽屉里摸出一根录音笔, 选择了回放, 正是楚恕之最后说的那句“希望以后谁家有孩子都看好了, 别让一声骨笳吹得三魂散了七魄, 变成小鬼才好。”

从机器里出来, 男人的声音显得越发阴冷可怖, 带着某种刮在骨头上的喑哑。

“你觉得自己说得是人话?”赵云澜面无表情地问。

楚恕之目光闪了闪,下一刻, 却固执地偏过头,硬邦邦地说:“我本来就不是人。”

郭长城讷讷地说:“楚、楚哥,你别说气话。”

楚恕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

郭长城犹豫了好半天,才小心翼翼地凑过去,轻轻地拽了拽的衣角,蚊子似的嗡嗡说:“我、我觉得你肯定、肯定不是那么想的,虽然我没听太懂,但是楚哥是好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做坏事……”

赵云澜哼了一声,往座椅背上重重地一靠,把打火机在桌上哒哒地磕了两下,抬手点着了烟,目光转向楚恕之,没好气地说:“你还明不明白什么叫冤有头债有主,什么叫一码是一码,急了就他妈会耍狠,还不如人家小郭一个小破孩懂事,我都替你脸红。”

楚恕之漆黑的目光瞪向他。

“看什么看,不嫌丢人,我现在没空处理你——小郭,把他推我办公室去,锁上门给我看着他,那里面连着个休息室,有张单人床,你要是累了可以躺下。”

郭长城立刻好心肠地问:“那楚哥呢?”

“他?”赵云澜斜眼扫了楚恕之一眼,“让他坐着吧,正好踏踏实实地参参禅,给我好好醒醒盹。”

他端起茶杯,晃了晃里面已经凉了的茶根,不解气,又来了一句:“我都想泼你一脸。”

郭长城推起楚恕之坐着的转椅,到了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然后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赵云澜一眼,见领导冲他摆手,这才把楚恕之一路推到了处长办公室,从里面轻轻地合上门。

赵云澜把两条长腿架在了桌子上,书放在膝盖上,皱着眉翻看起来。

关于女娲的传说非常散碎,四处都有,他手里这本书名为《上古秘闻录》,里面特别罗列了“风氏女娲”一章,大概是宋朝以后某位修道的前辈写的,作者不详,原版本不祥,这是建国后出版的影音版本。

开头就援引了《太平御览》里关于女娲造人的记载:“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

而后作者又补充小注:“人者,头面五官,皆以肖娲皇之态,能言善语,脱于泥胎,天风点其三火,浊土生其三尸,不死不灭,灵慧而不净。自婴孩至耄耋,朝生暮死,娲皇怜之,因置婚姻,遂为女媒,使之百代不息。”

赵云澜顺手从办公桌上摸到一根黑水笔,在“天风点其三火,浊土生其三尸”下面重重地化了一道,而后笔尖一顿,又往下一翻,到“补天”的那一段。

“《淮南子》曰: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斩鳖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下面依然是注释:“老鳖断足以献,娲皇感其大德,赐诸锦衣以为鳍。四柱镇四方,西北天倾,昆仑封字,曰:未老已衰之石,为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未灼已化之魂。此皆不可成之事,封之以不可抵之地,以为四圣,天不落,地不陷,则四圣不出,天下遂安。”

赵云澜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大庆的毛,轻轻地说:“它说人的六根不净来自于泥土胚子,而后女娲用老鳖的脚撑起天柱来补天,昆仑给这四根柱子下了封词——山怎么说话,这里的‘昆仑’应该是指昆仑君——另外这个判词我以前听说过。”

大庆:“在哪里?”

“在山河锥脚下。”赵云澜说,“‘不可成之事’如果指的是四圣,那意思是不是说,得到了四圣,实现了这些‘不可成’的事,就能抵达四条大天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