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大庆就着它就地十八滚的猥琐动作, 借着一身肥肉,还在地上弹了一下。跳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冲着赵云澜大声咆哮:“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赵云澜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你……你你你……”大庆几乎忘词, 他横行于世, 自以为见过千百般的怪现状,却还是头一次真真正正地领会了什么叫做“色胆包天”。

什么殷纣王为妲己挖心,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唐玄宗春宵不早朝之类匪夷所思的昏聩似乎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这群愚蠢的男人们为了美色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大庆心里很是晨昏颠倒了一番, 而后它气如游丝地问:“那……你、你们……现在到、到到什么程度了?”

赵云澜摸了摸鼻子:“没怎么样, 上过床了,不过纯睡觉, 他脸皮太薄, 一直没让我碰。”

大庆:“……”

床……脸皮薄……薄……没让碰……

这几个词就像一连串轰炸机,在大庆耳边落下一大片二踢脚, 轰鸣声来回响, 九重天雷加身好像都没有这样让猫魂飞魄散的效果。

一时间, 赵云澜和沈老师相处的点点滴滴都浮光掠影一般地在大庆脑子里划过, 每一个场景都在它不大的脑子里砸出一个万丈深坑, 让这可怜的黑猫在一瞬间产生出了某种恍如隔世的梦幻感与充满了哲学的叹息——他娘的, 世界上还有比赵云澜再操蛋的主人吗?

大庆费力地推开脖子上厚厚的肉, 仰着头, 用一种近乎膜拜、瞻仰与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赵云澜, 良久, 才夹杂着喵音发自肺腑地说:“你真屌。”

然后黑猫有些腿软地重新跳上窗台:“你知不知道斩魂使到底是什么人?”

赵云澜弹了弹烟灰:“我就是想问你这个。”

“我说不清楚。”大庆严肃下来,“自封神开始, 诸天神佛、遍地小妖,老猫我都能把来龙去脉说个大概,但是斩魂使的来历我说不清楚,你知道这事有多严重吗?”

赵云澜并不意外,他已经看见过沈巍亲手画的画——见过昆仑君的人,自然是生于大庆还蒙昧着的时期,他的来历大庆不清楚非常正常:“你只说你知道的。”

“你知道后土吗?”大庆想了想,问他。

赵云澜愣了一下,随后说:“《山海经》里说是共工生了后土,算是炎帝一系的后代,《招魂》里也有记载,说后土是掌握幽冥的神。但是后世民间传说里,‘后土’一般与‘皇天’并称,好像地位更高一些……也有一些传说,认为后土其实就是女娲。”

“都差不离。”大庆说,“当年共工掀翻了不周山,女娲补天,练五彩石扛住了天柱,身化黄土,隔开阴阳,那是幽冥秩序伊始。一种说法是斩魂使由天地戾气幻化而来,还有一种说法,是他生于黄泉下千尺,但是黄泉下怎么凄凉冷厉是凡人的想象,其实他们所谓的千丈戾气和幽冥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况且有斩魂使的时候,黄泉都尚未成型,哪来的遁地千丈?”

赵云澜:“你是说斩魂使并不是生于幽冥。”

“可能很相近,但我觉得他和地府的关系多半是相互合作,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联系。”大庆说,“太久远的事我并不清楚,只能靠猜测,后世通常将后土等同于大地,但真正的大地是盘古一斧子劈开的混沌,你想,女娲补了天,其实已经算功德圆满,为什么她要身化后土,形神俱散?为什么她要盖住真正的大地?那里无论有什么,和斩魂使必定关系匪浅。”

赵云澜手里的烟头快要烧到了头,他浑然不觉。

大庆叹了口气:“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么多,这里面事太老,水太深,你……你啊,怎么和他搅合到一起了?就不能好好管管你的裤腰带吗?什么人都好招惹的?”

更悲剧的是他的腰带还没来得及解下来……

“晚了。”赵云澜在被烧到手之前捻灭了烟头,丢在了一边废弃的装修材料堆里,“你这话说晚了。”

大庆暴躁地说:“那是因为你一开始勾搭他的时候没告诉我他是什么人!不然我砸锅卖铁也要阻止你的……”

“我说你晚了,”赵云澜忽然打断它,“不是这一年半载的晚,你大概已经晚了几千年了。”

黑猫呆呆地看着他,有一瞬间,它几乎觉得赵云澜想起了什么,然而赵云澜只是又点着了一根烟,默默地站在了窗根底下,身影被余晖拖得老长。

大庆陪着他整整抽完了一整盒的烟,烟头落了满地,男人的口袋空了,这才一伸手,示意大庆跳到他的胳膊上,往外走去。

大庆:“去哪?”

赵云澜面色冰冷地说:“回光明路4号,我先见楚恕之,再约阴差——我的人,在我手底下一天,就容不得别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