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沈巍就是斩魂使

记住系统流小说,www.xitongliu.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他当初受高人点化走上这条道, 可以说是机缘巧合,运气不错, 但是并没有拜入对方门下——这也不稀奇, 尸道里的人大多性格古怪并且离经叛道,楚恕之这样的算好的,一般那群人都不怎么能沟通,所以有时才被人们认为是邪魔外道的一种。楚恕之当年只是被领进门, 很多忌讳和规矩他并不知道。”

“沈老师深藏不露, 博闻强识,大概也应该知道, 尸道修行的本体是他自己的陵寝, 如果修为不高,陵寝被毁还可能会伤及元神, 万物修行讲因果, 无故坏人修行的, 恩仇相报是天理昭昭, 哪条哪款也管不着。”大庆抱着它的小鱼干, 不慌不忙地摇着尾巴说, “那时候有人为了抓一只蛐蛐, 追到乱葬岗, 令人刨开了楚恕之的坟, 没找着之后, 又在一怒之下,放火烧了他安放陵寝的林子。幸好楚恕之那时候已经过了地门, 正往天关上走,到了可以不避白日,离开坟茔的地步,本体并没在墓中,里面只是个衣冠冢,总算没伤及根本。”

“怪不得了,楚恕之那人的脾气比我还不怎么样,偏激得很,”赵云澜也是头一次听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修尸道的缘故,整天不见天日地跟黄土白骨打交道,没人招惹他倒是还好说话,真急了六亲不认——后来他把那个人怎么着了?开膛破肚还是干吞了?”

“吊起来放干了血,当腊肉吃了。”大庆说,“本来这事算那个人咎由自取,谁也管不着,但问题是,令人挖坟的那个是个小孩,大户人家,打小骄纵,他办出这事的时候,正好差了一天半,没满七岁。”

这里赵云澜就不是很明白了,他有些纳闷地问:“嗯,没满七岁怎么了?”

沈巍轻声解释说:“小妖不能化形或者渡劫中途的时候最怕遇到未满七岁的幼童,被大人伤了可以报复,但是孩子年幼不懂事,有‘天降罪不加垂髫小儿、记功不记过’的说法,被顽童抓住打死了也就只能认命,胆敢伤了他们,都是重罪。他这事三百年前就已经定案,定案不翻,不然我……”

不然以斩魂使的权限,还是有地方说理的。

“老楚也真是。”赵云澜扔下这么一句,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修行这事,其实本就是逆天而为,能成功的万里挑一,天资、勤奋与运气一个都不能缺,特别是运气。

要是赶上赵云澜,他就算觉得熊孩子很操蛋,最多晚上托噩梦捣个乱、吓唬吓唬人,毕竟没死没伤,他肯定不至于跟个六七岁的小东西一般见识——天不降罪于垂髫幼童是有道理的,小孩傻乎乎的能懂什么?各路修行的小妖大可以躲开,大不了装个死、弄个障眼法糊弄过去,也不是什么难事,那些实在躲不开迎头撞见的,多半是夙世因果、有人陷害,或者干脆应了那句老话,“上天注定”。

偏偏楚恕之就是那种睚眦必报、目下无尘的人。

可见命运有时候之所以无从反驳,是因为它悄无声息。

赵云澜目光冷了下来——不过天命不可违也就算了,什么时候说地府命也不可违了?

他从兜里摸出手机,往后座上一扔,对大庆说:“给楚恕之打电话。”

第一遍拨号,楚恕之挂断了。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说:“再打。”

打了三遍,楚恕之关机了。

赵云澜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从钱包里摸出一张镇魂令,抽出笔,在上面飞快地划拉了几个字——“午夜之前,光明路4号来见我”,然后他把这张镇魂令折成了一只纸鹤。

还没来得及放出去,交警就过来敲了敲窗户:“哎,你怎么回事,怎么车停这了?”

赵云澜猛地弯下腰,一脸纠结痛苦地摇下车窗:“对不住哥们儿,我腿抽筋了,让我缓一分钟,一分钟就行。”

他说着,伸出窗外的手不易察觉地在车门上轻轻地一抹,折成纸鹤的镇魂令就像一缕烟,转眼消失在了空气里。

而后赵云澜没有回家,他趁着天还不太黑,把车开到了龙城大学附近的新房。

那里距离大学的后院只隔了一条街,是一片建筑风格非常有特色的花园洋房,赵云澜从车载的小盒里摸出一串钥匙,仔细地拆下来,把其中一把放在了沈巍手里:“虽然我知道你进屋基本不用钥匙,但这个就当是一种仪式吧。”

沈巍一呆,握着钥匙的手指情不自禁地收紧了。

赵云澜拉着他在前面领路,边走边说:“咱家现在墙面吊顶基本都弄完了,他们年前在装地面,里面有点乱,不过我估计过了年再有一个礼拜就差不多能弄好了,到时候你先把东西搬过去,平时常用的放在我那,等出了正月,放放味道咱们再住过来——来,电梯在这里。”